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盂兰节暴力清场 港警为何对空街道发催泪弹

图为8月14日晚,香港深水埗,防暴警察放多枚催泪弹。(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人气: 7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日前,香港警察暴力清场出现诡异一幕。盂兰节前一天8月14日晚,民众在深水埗警署对面,烧纸钱、烧香祈福。警方武力驱离民众,不断从深水埗警署往钦州街的石硖尾方向推进,在没有示威者的情况下,多次发射催泪弹

8月14日,港民发起“深水埗激光烧衣积阴德祈福晚会”,深水埗警署外一度有约700人聚集,除了烧衣、祭拜,现场还有市民向警署方向作法,以示驱魔除恶。亦有人向警署照射镭射光抗议,并呼喊“黑警还眼”口号。

警方却在记者会上描述称,一群示威者在不同区域的警署外“聚集和攻击(attacked)”。700人围在深水埗警署外,用弹弓射弹球和用镭射笔照射办公室和大楼。

防暴警察对着空气发射催泪弹

现场直播视频显示,警察使用催泪弹清场,示威者很快散开,几名年轻的示威者用铁盘子和矿泉水熄灭催泪弹。警察一路快速推进,不停施放催泪弹,但现场多个清场镜头显示街道上只有警察和记者的队伍,根本没有示威者。深水埗多处烟雾弥漫,不少街坊因吸入催泪弹身体不适,猛烈咳嗽。

香港独立媒体网报导称,警察在清场时,从深水埗警署往钦州街的石硖尾方向推进,期间多次在没有市民、没有任何人冲击,及近距离接近防线下,依然狂放催泪弹。

港媒《热血时报》的一段视频清楚显示,警方冲着空荡荡的街面照射强光灯,展示黑旗,发射催泪弹。现场记者解说,“怎么回事呢?前面没人哦。就几个人一点街坊,比平时深水埗区少多了,他们想驱赶几个街坊吗?……现在来到青山道。再次举黑旗了,只有零星的人。刚才警方说前方聚集的人士立即离开。”

网民表示,“它们在预演屠城吗?”“那是冥界反华势力?”也有人认为这是摆拍,为了给CCP找个出兵镇压的理由捏造证据,“等待画面将来是否出现在CCTV。”

值得注意的是,警方一再宣称,是示威者使用暴力攻击警员,用镭射笔及弹珠作攻击。亦有人手持砖头和水喉通,警方在别无选择下才施放催泪弹。亦有使用掦声器作警告。

网民表示,“我当时看直播,除了照射镭射笔,那些人没其它事情。警察出来后,绝大部分人都走了。根本没有人搞他们……”

香港网民“HK-妮珂”也向记者确认,“我当时在深水埗现场:开始在西九天桥下烧衣纸,有人用激光笔照警署。黑警冲出来示威者就好快跑开!我都退到山边。黑警就一路放很多催泪弹,放到鸭寮街A出口这边,我从山边下来A出口还有浓烈的催泪瓦斯味……”

据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表示,14日共拘捕15男及2女,年龄介乎15至61岁,涉嫌非法集结、刑事毁坏、纵火等。警方共发放35枚催泪弹1发橡胶子弹,并没有警察受伤。

警方受到威胁 还是警方制造恐吓?

在8月15日警方记者会上,有记者就此提问,“在深水埗行动中,我们都看到,当警方使用了几次催泪弹,人们已经被驱散到了几条街外,事实上已经很少示威者继续待在那里了。在这时,如何是‘合理地’继续使用催泪弹呢?而且那时很多居民已经睡觉了,你是如何能事前通知他们呢?这不是紧急情况了。”

深水埗警区指挥官何启轩说:“当然,现场的指挥官,在当时当地他一定是看到前面有一个所谓的thread(威胁)在前面。那他觉得在当时的情况,他需要使用催泪弹去驱散,所以现场就会去驱散。我们绝不会因为前面是没有任何的target(目标),我们去使用武力的。”

一名前军官向记者确认,枪弹在军队和警察中是严格管制的,每开一发子弹回去都要写报告。没有目标就是浪费枪弹。他认为他们应该确实感受到威胁,有点诡异。

但也有人认为,警察是为了完成催泪弹发射任务。反送中运动2个月来,据香港警方稍早公布的数据,警方动用了1,800枚催泪弹,逮捕了568人,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

人权活动人士王清营向大纪元记者分析表示,这个事情表明了警方暴力的升级。抗议者和警察由于长期的对峙,双方已经都失去了耐心。共产党把一个简单的事情,越弄越大,警察的暴力起到了点燃激化群众抗争的作用。

“首先他是一种恐吓,因为政府掌握着武器,平民是手无寸铁的,制造恐惧把民众吓退,想达到这种目的。但是民众抗争的意志已经形成了,警察这种行为不仅不能吓倒他们,反而会进一步激发人的抗争意识。”他说。

“2个月来,每一次事件都是因为警方暴力的升级,从元朗白衣人用黑社会企图吓住人们不敢上街,其实越有这样的事,民众越容易凝聚在一起,爆发的程度越激烈。他唯一的方法就是响应民众的诉求。”

“中共欲把香港变成废城

香港的局势被认为越来越紧张。近来,民阵多次游行被警方反对,香港国际机场也一度获得临时法院禁令,阻碍示威者进入。德国之音报导,13日下午,警方将11日暴力拘捕的数十名年青人押送至北区医院治理,有数人手脚骨折。有人质疑警方滥用私刑,迫使示威者认罪。

“香港01”记者证实,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间不准见律师,送至医院才见面一次,再要求见律师时遭拒。

8月15日,中共全国人大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韩大元再次强调“基本法”18条关于决定在香港实施紧急状态的情况,及“驻军法”中驻港部队协助维持社会治安等内容。中共党媒新华社刊文称,“修例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王清营认为,所谓“实施紧急状态”就是戒严。他说,“共产党的策略历来是不松一点口的,它最担心的是雪崩。一旦香港开了一条口,它就会在香港全面妥协,在香港失去控制,它担心整个大陆也失去控制。所以它宁愿把香港变成一个废城,为了保住它的政权不惜一切。”

对于警方一再宣称示威者暴力对警察产生极大危险,王清营认为,他这种谎言会激怒民众,这是非常傻的一种说法。“如果政府有智慧不会这样做,专制社会它会这样做,民主社会首先政府会自己认错,认错本身会使群众运动降温而不是激化。”

王清营指,政府一再颠倒黑白。“作为政府是组织有序的、长期训练的、拿着纳税人钱,他没有任何理由和合法性向民众施暴;作为民众不是组织有序的,本来就是松散的,情绪控制之下的一点点暴力是难免的,可以容忍的,政府行为是绝对没有办法容忍的。”

“而且群众运动是为了公益,不是为了个人利益。不能同等地把政府的形象沦为一般民众的形象,这种对比是非常无耻。”他说。#

责任编辑:周仪谦

评论
2019-08-17 2: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