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年轻抗议者:必须直接向中共发出信息

香港反送中运动愈演愈烈。抗议者表示,不会退缩,否则中共威权将会恶化。(李逸/大纪元)
人气: 550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步入第三个月,林郑月娥政府不但不听取港人诉求,反而谴责抗议人士,引发港人更强硬的抵制。有抗议者表示,如果这个时候退缩,中共威权主义将会恶化。另有人认为,现在必须直接向共产党(中共)发出信息。

抗议者:复兴香港是我生活的意义

路透社周五(8月16日)报导,香港的年轻抗议者直接在挑战共产党统治者。受已故香港武打明星李小龙的启发,抗议者们使用“Be water”战略,他们的无领导人结构令中共当局企图挫败抗议者的努力受挫。

25岁的阿龙(Ah Lung,音译)在一家香港运输公司做职员。晚上,他戴着面罩,黑色头盔,穿着防弹衣,走到街上抗议。

报导称,阿龙代表了越来越多对中共不满的年轻香港人,而这些年轻人正成为抗议的主力,并将“目标直接瞄准中共”。

香港的大规模抗议是一个没有领导者没有组织的运动,使当局难以有效地瞄准抓捕目标。虽然抗议得到了民主团体的支持,但是像阿龙这样的香港年轻人推动了这次没有固定形式的运动。他们独立或组成小组行动,并在运动中根据情况调整他们的战术。

“我们不是那么有组织”,阿龙对路透社说,“每天都在变化,我们看警方和政府在做什么,然后我们再采取行动。”

“我的梦想是复兴香港,在我们的时代带来一个变革。”阿龙说,“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意义。”

“Be water”一词源自已故香港武打巨星李小龙的话。抗议者们采取的“Be water”战略来自李小龙,意指习武的人不应拘泥于形式招数、要像水般流动,既柔软又刚强,能适应万物、又能汇聚成强大力量。这一思想启发了香港抗议者。

在“反送中”运动中,抗议者利用这种战略,不寻求固定占据某场所,而是伺机抗争,然后“快闪”。他们在中联办、铜锣湾、将军澳、观塘与黄大仙等地,且战且走,“快闪”多点辟新战线。这种流动战术为警方带来更大挑战,也令他们疲惫不堪,因为他们永远都不知道活动家下一步将会在哪儿抗议。

这次抗议从最初的反对香港政府修改“引渡条例”演变成对中共控制香港的直接挑战。通过使用“自由香港”等标语,阿龙和其他抗议者们向港府和中共明确,他们拒绝香港被无情地吸收入大陆的体制,最终成为中共控制的另外一个中国城市。

抗议者:若退缩 中共的威权主义将恶化

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时,中共承诺对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和当年谈判协议的那些人不同的是,在97年后出生的年轻人,“一国两制”50年失效时,他们将仍处中年。而且,随着北京加强对香港的控制,他们看到自己的未来就是香港在一个专制的中国大陆(中共)的控制之下,遏制了他们现在享有的自由和权利。

“在2047年,如果香港返回中国(中共制度),真正的香港人将离开并移民到其它国家。”阿龙说,到那个时候,香港将不再是香港。

香港港首林郑月娥表示,抗议者呼吁的让香港自由的革命是“非法行为”,这挑战了北京中央政府的权威。

“林郑拒绝听取我们对共产党干涉的担忧”, 27岁的抗议者保罗(Paul)对路透社说,“现在我们必须直接向共产党传达我们的信息。”

一位名叫尼克‧曾(Nick Tsang)的抗议者亲身经历被警察的催泪瓦斯所攻击。“我们不能退缩,否则(中共政府)威权主义将会恶化。”曾说,“这不是关于我,这是关于香港,我的家乡。”

这次抗议由年轻人充当了先锋。《纽约时报》称,在香港年轻人看来,他们正在为从中共政府手中获得某种表面上的自治而进行一场“最后的战斗”。

“他们这一代人没有在英国统治下生活的记忆,但他们的成长伴随着一种担忧,即中共以及大量涌入的中国大陆人,会改变香港以及他们心目中香港的特别之处。”《纽时》报导说。

香港问题的根源:中共掌握最终权利 港人没民主也没自治

亲民主政治团体“香港众志”的创办成员周庭(Agnes Chow Ting)告诉《日经亚洲评论》,香港警方正在采用越来越多的暴力手段镇压民主运动。就在几天前,他们在地铁站附近近距离射击抗议者并在车站内使用催泪瓦斯。这就是港人去机场集会的原因。“政府一直无视香港人的意见,并采用强硬政策压制我们的声音。”周庭说。

“我认为这场运动已经让香港社会改变很多。这是一次非常大规模的政治觉醒。”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副教授马岳(Ma Ngok)告诉《日经》:“每次林郑出来说话,都激起更多人抗议。她表现出一个糟糕的态度,没有回应抗议者们的诉求。”

“香港变了。政府和警察已经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且无法恢复。(事件)也对香港的国际形象带来打击。我不认为这能容易恢复。”马岳说。

对于香港动荡局面是否会结束,周庭说,这个问题要取决于香港政府和林郑。抗议者有5大诉求,但香港政府拒绝听取,“政府有责任倾听并尊重港人的声音”。

“和往常一样,北京政府想要更多地控制香港,并统治香港社会。最终权利的掌握者是中国共产党。这是香港问题的根源,我们没有民主,也没有自治。”周庭说。

华大酒店投资有限公司主席郑启文(William Cheng)表示,抗议者是学生和年轻人,他们不是恐怖分子。在他们的诉求被(政府)清楚地听到并做出足够的让步后,他们的抗议将会减少。“北京介入没有好处。”#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8-17 7: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