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爆中共同时打入示威者和港警的双重手法

一名葵涌警署警长在冲突中多次以举枪指向市民。(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人气: 97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8月初的消息称,有中共警察混入港警中。之后发生的系列事件显示这个消息或可能是真的,且中共公安可能也混入了示威者队伍中。

有分析认为,中共一贯的手段,是派人混入抗议民众的队伍,甚至栽赃陷害,实际是为其后的暴力镇压制造借口。当年中共对待“六四”、法轮功都曾采用了这种手法。

疑似中共公安混入香港示威者人群

8月13日,香港抗议民众在机场发现疑似“中共卧底”的三名大陆男子混迹在抗议人群中。其中一人是中共喉舌《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另两人的名字被发现出现在深圳福田公安的名册中。

德媒采访了当时在现场的示威者阿铭(化名),阿铭描述了他与几位同伴在大楼内发现疑似大陆公安的两名男子的情形。两名男子都身穿黑衣和戴着口罩。

阿铭忆述:“我们察觉他们的眼神非常不同,不断地四处看。当他们发现我们之后,本来一起坐着的他们,其中一人站起来在附近徘徊,好像想刻意分开假装互不相识,令我们觉得更加可疑。”不久之后,两名黑衣男子突然离开原位,阿铭和同伴马上尾随。

阿铭在机场观察了这两名黑衣人一会儿,感到可疑,于是大喊“阿Sir,你是否是警察?”旁边的示威者留意到,也跟着一起高声质问。这个时候,黑衣人不但没有回答,而且拔足狂奔。阿铭形容:“他们跑得愈来愈快,到转角位置两人分开跑。我追着其中一位,想查看他的证件但被拒绝,我交给其他手足跟进,在他的手机内发现许多示威者的大头照,删除后就让他们离开了。”同行的另一名黑衣人被其他民众围堵,证件显示他名为徐锦炀,与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一位辅警同名同姓。

这名疑似公安的徐锦炀久久无法摆脱示威者,纠缠至晚上约11点,徐锦炀在警察协助下被送上救护车。报导指,原本不适理应昏迷的他在上救护车后睁开眼睛。

另一名跑掉男子的证件显示,他与深圳福田另一名公安林志威同名。

事发后,中共官媒只大幅报导了当晚付国豪遭打的消息,但对于当晚同样被抗议者围困的另两名男子,报导则被刻意淡化,不提其名字。

传中共警察秘密混入香港警方

法国《费加罗报》(Figaro)8月初用两个版面,刊登对法国社会学家、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系主任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教授的专访,评论香港“反送中”运动。

高敬文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北京秘密地在广东和邻近省份调动人手,增援人数约3万的香港警队,广东人能说粤语,因此能装扮成香港人。”

相关消息曝光后被多家海外媒体报导,香港警务处随后发表新闻稿否认,称“绝无此事”。

8月8日,高敬文又在脸书发文回应此事。高敬文在帖文中肯定大批大陆警察混入港警这一消息的真实性,并补充说大约有两千名大陆警察混入其中。

高敬文表示,之前部分中英文媒体对《费加罗报》报导相关部分的译法有误,因此他再次复述一次自己的说法:“表面上,香港警察听命于林郑月娥,但实际上,他们是通过中联办遵从来自北京的指令。北京已秘密地在香港3万警力中,安插了一定数量的中国大陆警察,这些警察来自邻近广东的地区,能像港人一样讲粤语,这样他们(大陆警察和香港警察)就能更容易地融为一体。这是我的消息来源告诉我的消息,而这是相当严重的事态发展。事实上,林郑月娥已没有对香港安全事务的话语权。”

高敬文特别提到,自己不清楚安插进香港的大陆警察的确切数字,但最新的消息显示,数字约为两千人。

曾经担任邓小平翻译的高志凯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北京下一步举动要取决于香港未来数日事态发展。他认为,北京只会将动用武力作为最后手段,但可以采取一些低级别的干预措施,包括派出警察。

港警承认警察混入示威者队伍 中共警察露蛛丝马迹

香港一家电视台拍摄的画面显示,8月11日晚上在铜锣湾,有身穿黑衣、假扮示威者的警察协助逮捕示威者。当记者问他们是否是警察,有没有委任证时,一名黑衣人回答:“警察公共关系科会回答你。”

当记者追问该名黑衣人到底是不是警察时,他反问记者有没有记者证,在记者出示记者证之后,他声称他的委任证不需要给全世界看。

香港警方在12日召开记者会,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承认,8月11日,警员乔装“不同身份”混入示威者,但未肯透露人数。

还有示威者指11日当晚有怀疑警员挑起事端,煽动“搞警车”。他们质疑对方明显煽动,但一般示威者很少有此行为,当时他们没有理会。

另外,警方11日在铜锣湾的驱散行动中,有媒体拍摄到有警察把竹枝插入一名被捕青年的背囊,被质疑安置假证据。

之后,香港高级警司李桂华在记者会上辩称,被捕者事前手持竹枝对抗警察,被警方制服时竹枝遗在地上,有警察拾起放入背囊,形容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

监警会前委员、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则认为,如有表面证据显示警察涉插赃,警方需作刑事调查。

美国之音引述香港公民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梁家杰的话称,(对警方)最严重的一个指控就是乔装者在尖沙咀向警处投放汽油弹。

8月5日,有网民在YouTube公布了一段香港警察欲进入大埔超级城被拒的视频引发热议。视频约1分38秒,视频显示约有十多名警察在大埔超级城外搜索,似乎要进入大埔超级城,但被拒绝。在视频的38秒处,带队的警察喊了一声:“来!同志们。”对现场警察发指令。

很多民众在视频的评论处质疑,“同志们?香港警察这样讲话?”有民众留言说:“不打自招,完全坐实了解放军暗中混入警察中,参与镇压的传闻。港警可耻,共产党阴毒。”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现在看来,中共公安警察可能已经渗透进了香港警察内部,以及示威者内部。“香港”警察的所作所为越来越像是中共的手段,如“打入敌人内部”等等。这样就出现一个问题,未来无论是香港警方加重出手,或者挑起事端,还是示威者使用暴力,都可能是中共的人在那里“执行任务”。

中共镇压“六四”用类似手法:派人混入抗议队伍栽赃陷害

李林一认为,中共一贯的手段,先是动用国家机器文攻武吓,然后派人混入抗议民众的队伍,制造混乱,甚至栽赃陷害,实际是为其后的暴力镇压制造借口。

李林一说,这种手法,在过去历次民众运动中,中共都或多或少采用过,在1989年镇压“六四”学运、1999年镇压法轮功及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中,尤为明显。

此次疑似中共公安、记者“挨打”事件,“六四”学生领袖之一王丹就直言,当年“六四”就用过,现在中共“故技重施”。

王丹发文表示,“1989年六四前夕,中共就曾经把一辆破旧的军车丢弃在长安街上,然后把上车检查的民众诬指为‘抢夺军车,准备暴乱’,为六四开枪制造口实”,“现在中共故技重施,派一些人用苦肉计,故意挑衅示威民众,拍下被殴打照片,在中国民众中制造‘香港人殴打中国人’的假新闻,也是为以后可能的镇压制造口实”。

王丹说,他以一个过来人,一看就知道中共要干什么。王丹强调,很多暴力冲突,其实是中共派人假装成示威者所为,这方面,他们是惯犯。

有报导指,1989年中共“六四”屠杀之前,为了激发军人对学生的仇恨,中共故意制造了一起惨案:名叫崔国政一个军士长遭不明身份人员打死,并被浇上汽油点燃,最后还被开膛破肚。中共称,这是学生和群众中的“暴徒”所为,并在随后的宣传片中以崔国政为例,煽动中国大陆民众对天安门学生的仇恨,认可中共的屠杀。

然而,媒体根据知情者提供的消息揭露,这是中共为了激化矛盾、煽动仇恨,派遣军人化装成工人和学生潜入广场抗争人群,在混乱中将军士长崔国政用铁棍等凶器打死,浇上早已准备好的汽油点燃。

中共在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中的手段

另外,中共抹黑“反送中”的手法,也曾用在2014年发生的“雨伞运动”。

2014年9月22日至26日,香港爆发大规模学生罢课运动,抗议中共人大的决定,争取真正的民主普选。9月28日下午5时58分,香港警察向示威者发射首枚催泪弹,引发一场持续了79天的雨伞运动。

据报导,时任中共常委张德江、特首梁振英联手发动参加“反占中游行”的以同乡会、商会名义掩盖下的外围特务组织的各种地下党员、特务和中共控制的黑社会帮派成员假扮成香港市民,故意制造暴力冲突,然后中共媒体加以渲染报导,制造虚假新闻,愚弄大陆和香港民众。

中共迫害法轮功用类似手法:制造血案 栽赃陷害

此外,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先制造谎言和舆论,再靠激起民众仇恨,达到加强迫害的目的。

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五人自焚,其中一人丧生。事发后,广场上的巡逻警察“神速”地在90秒内赶来灭火。仅两个小时后,中共新华社就以英语向全世界发布消息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一周后中共央视“焦点访谈”播放了“自焚”录像,煽动中国人仇恨法轮功。

在这起事件中,一个叫刘春玲的人当场倒地死亡。

事实上,刘春玲是被一个条状的重物猛击倒地而死。央视的“自焚”录像中可见,一名穿军大衣的男人挥动手臂,对她发出凶器。那个“条状物”是重物击打后反弹回来的,蹦得很高。

而且,刘春玲本人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

2001年2月4日,《华盛顿邮报》头版发表《自焚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当众自焚的动机乃为加强对法轮功的斗争》。

记者菲力普·潘(Phillip Pan)到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发现:她生前在夜总会靠陪吃陪舞谋生,时常打老母和幼女,没人见过她炼法轮功。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声明说:录影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该声明当时被联合国备案。#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8-17 10: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