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女中学生:为香港的未来 克服心理压力

“中学生反修例关注组”成员之一司徒同学接受大纪元专访。(骆亚/大纪元)

人气: 11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香港的“中学生罢课筹备平台”于8月16日召开记者会,十多名香港年轻人会见传媒,其中一张稚嫩秀丽脸庞引起记者注意,女孩没有戴任何面罩,恬静中透出坚定和自信。

这位名叫司徒的女孩是来自“中学生反修例关注组”,她接受大纪元专访谈了自己对香港目前问题的看法和参与反送中运动的心路历程。

记者:学生用罢课这种形式表达诉求,学校、家长、及社会上会有部分不理解的声音,你们是如何面对这些压力?

司徒说,我觉得心理压力肯定有的,因为身边的人普遍都认为,学生返校读书是最重要的。自己要做到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

我都听到身边很多人讲,不可以不回学校,但在这关键时刻,香港的未来比回学校上课更重要。所以,我自己觉得学生要用香港的未来或前提克服心理压力。然后再与老师或者家长去表白自己的意愿。

记者:你是现场少数几个没有戴任何面具见媒体的,你是怎么考量的?

司徒说,首先,我做的事是对的,我们所做的是帮助香港。我认为所做的事情是对的,没有必要隐瞒自己的身份;第二,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更不需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加上我觉得我自己肯站出来,才可以带动其他中学生一齐去参与罢课。

记者:近日中共港澳办将港人反送中抗争定为暴力及有“恐怖主义苗头”,且已有不少的抗争者被控“暴动罪”,你怎么看目前这样的局面?

司徒说,我觉得(中共)把这个运动定性为“暴力”很会这样的,虽然我们采取了不合作的运动形式去表达诉求,包括堵塞公路、地铁,这一切的行为障碍社会正常的运作,自然会被认为比较小小激进的行为,但是我们不是用一个暴力的方式去表达自己诉求,所以我觉得这些指控比较无稽。

记者:你觉得究竟什么原因造成了目前香港这样局面?

司徒说,我觉得造成现在这样局面是政府漠视我们的诉求。对于这两个月来,这么多人去示威、游行、集会、表达自己诉求,表达反对这个《逃犯条例》的修订。但政府仍然漠视我们的诉求。再加上警队滥权,只会令到民愤升温,造成现在这个局面,我不认为是学生和示威者在搞乱香港。

记者:各种消息称中共可能派兵入港镇压,以尽快解决这种持续的抗争,你觉这一招对香港人管用?你觉得大概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前景?

司徒说,我觉得到了这一刻,香港人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就像之前民间记者会所讲的如果真的来了,那么就躲回家睡觉得了吧,让他们来啦,我们不出来他们也奈可不了我们。

我看到的就是越来越多的人都不怕了。现在看到香港的政权搞成这样、香港社会撕裂成这样时候,很多人都觉得没什么再可怕了。一开始出来的时候都说不要这样啦,出来了时都有点顾虑,但现在这一类的担心越来越少了。

记者:有一名医护人员在冲突现场被警察打伤了眼睛,作为学生你们对警方这样的做法是怎么看的?

司徒说,我觉得这个是意图谋杀了。首先,布袋弹、橡胶子弹没有一个字写着可以射向头部的地方,全部都写着身体比较安全点的部位 。另外警方可以武力镇压,但不能尝试去谋杀示威者。刚刚中了布袋弹的那位急救人员,她的右眼完全失明了。当时如果没有戴着眼罩,应该会没命了!我认为这已经是谋杀行为。

记者:目前香港不少人都在议论反送中运动中有“和理非”派和“勇武派”,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司徒说,的确示威游行集会中有分勇武、和理非的区别,但到现在为止用通俗的说法是到了be water ,在适当的时候转身为不同的派系。游行集会的时候就是“和理非”,不合作的时候就是小小的“勇武”。

香港已经处于人道灾难

日前多家教育团体在政府大楼前举行记者会,并将他们的联合声明递交给教育局长杨润雄,要求他尽己责求公义,公开谴责并帮助制止警方滥权。司徒同学当时就介绍为何有越来越多的学生走出来表达诉求。

她说:“因为警察滥权加强了政府的极权,香港已经处于人道灾难之中。但是政府爱理不理,对示威者定性为暴动,因此每个学生、每个公民应该表达诉求,可以走出来参加任何的集会、游行,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方式,为香港的未来而努力。”

“中学生罢课筹备平台”是由“中学生反修例关注组”、“青年反修例关注组”及“香港众志”三大平台共同协作下推出的,并向媒体公布上个星期进行的五天网上问卷调查结果。

近二万名参加问卷调查的学生大部分都是高中生,且来自350间本地不同的中学,调查结果显示有九成以上的同学都支持以罢课的形式表达诉求,有接近半数的学生支持无限期罢课的表达诉求。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08-17 1: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