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戏台(上)

作者:尘埃
看着好友的苦,突觉凡事皆空,一生的等待最终都成幻。于是一定年纪后,他卸下了宫中职务,在皇宫附近的一座寺院里出家了。(fotolia)
  人气: 417
【字号】    
   标签: tags: ,

话说,在某个朝代、某个皇宫中,有个清秀美丽的大宫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让她掌管宫中很多事情。她虽非国色天香(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只是宫女了),却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宫庭仓库的大总管。

大总管好喜欢她,深深为她着迷,却碍于宫中不能谈情说爱——这是当年入皇宫工作的规定,一旦谈情说爱,就必须离开皇宫——大总管该怎么办?他没有办法向皇后求娶大宫女,皇后那么信任她,肯定不会放人,那么,被调离皇宫的肯定会是他,那不就再也见不着自己的心上人了。就算天降奇迹,皇后愿将大宫女赐给他,但,大宫女跟着他,不知是否会习惯。她虽是宫女,宫女有大小之分,她的位阶并不是小宫女,而是皇后身边排名第一位的大宫女,善良,待人也客气。从小出身寒微的她,能有今天,对一般平民百姓而言,也是相当不错了。况且宫中的生活、宫中的俸禄,都比民间优渥,大总管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心上人吃太多苦啰!而且皇后会将大宫女赐给他的概率微乎其微。

他希望宫女爱他,又害怕大宫女真的爱他。

希望常常见到自己心上人的大总管选择留在皇宫,戴上面具,不动声色地隐藏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是啊,他绝对得隐藏心里真正的想法,压抑得让任何人都看不出来,包括他的心上人。

于是,皇宫中出现了一个对宫女严厉的大总管。他办事牢靠,能力奇好,只是对宫女们严厉了些。大总管未有夫人,皇宫中人觉得这样也好,不喜女色的他能约束他底下的人和宫女们保持距离。

皇宫中时常有宴会,都需要大宫女去张罗。大宫女传递字条请其他宫女或小宫女们向皇宫仓库请备宴会所需的东西,永远无功而返,还被嫌被念了一大堆,说这字条啊,写得不清不楚,小宫女们是怎么回事,也不问清楚,随随便便就拿过来,这大宫女在干什么,跟在皇后娘娘身边,怎么是这样做事,不然就是说这字丑啊,伤眼睛,字也不写漂亮点,不懂得仓库搬运人员们的辛劳,人家在搬东西还要看这么丑的字,鸡蛋里挑骨头,处处刁难。其他的宫女和小宫女们回来说大总管骂咧咧的要大宫女过去,宫女们也实在不爱去跟这位大总管打交道,能躲就闪,每每要大宫女亲自出面。而见到了大宫女,大总管更是骂得更大声且持久,久到宫女们和仓库的其他人,都惊呆了,等到大总管骂够了,开始吩咐下面的人去准备东西。大家都觉得,这大宫女真是有两把刷子,能够承受这样的责骂,不愧是皇后娘娘最信任的人。

而事实是怎么样呢?他喜欢她、观察她,察言观色地看着她每一个反应,即使是十分细微的一个小小动作,当然不会骂她骂到她讨压他啰!当心上人略有愠色,便不动声色地安插几句安慰语,然后再继续大声,使得大宫女觉得,这位大总管,对人并没有恶意,只是面对皇宫中的逹官贵人,想要将事情做得完美,压力过大,才会有这样的反应,再加上两人相差十多岁,大宫女不过双十年华,而大总管已过而立将迈向不惑之年,大宫女觉得大总管是不是有点年纪了,就把自己当小辈细细对待。

这当然符合大总管的心愿啰!

有次,皇后娘娘列了一份清单,命大宫女向总管请要乐器,大宫女将清单交给大总管,大总管一看见清单上的乐器就说:“没有、没有,没有。”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使得大宫女说了一句话,就是:“可是,这是皇后娘娘要的。”大总管微愣,回答道:“那你等一下。”于是,一件件乐器被慢慢拖了出来,而且是极慢,有人故意拖得很久很久,让大宫女在那儿干等,只是,无论怎么拖,最后宴会还是办得很好,大总管总会赶在最后一刻前完成,十分细心未有疏露,无懈可击,只是准备的时间,拖得长了一点。

又有一次,大宫女进来对仓库内人员每一个都敬礼微笑,大总管心里很气,怎么对每一个人都微笑,为什么不只对他笑就好了,气得对人说大宫女很轻浮,对每个人都笑,吓得大宫女来仓库再也不敢笑了,却不知这是没由来的吃醋引起。

就这样过了那一世,直到两人双双百年。

皇宫中有个看守皇门的侍卫长,看守内宫门,经常走动,他沉静、直觉敏锐,不动如山,口风甚紧,偶然一日见大总管看大宫女走过,那一般人不会注意的惊鸿一瞥,便转头像是没看到,旁人与大宫女,都会觉得大总管是没看到大宫女的,只有这位侍卫长,觉得这惊鸿一瞥另有深意,原以为自己多想,早听众人传说大总管很会刁难大宫女,刁难至此,应是对她非常有意见,当然不可能注意她,况且,皇宫中男女分际甚严,确实也不适宜去注意。

又几次见到总管骂着大宫女,虽然骂得最大声,但敏锐的他听出,话中的涵意,似乎和骂其他宫女不同,即使细微得一般人都不易察觉,他的直觉向来很准,于是,大总管的心思,他了然于心。

侍卫长对自己看守的各个宫门,一日之间有多少人会经过、来人是谁均了如指掌,知道了总管的心思,总邀大总管一起喝杯清茶。那么恰好,喝茶的时间,就是大宫女独自一人或领着其他宫人从宫门内侧走过的时间。于是,大总管经常来,却永远也不会承认是为见一眼大宫女而来,只道是和侍卫长私交甚好。久了,两人真的成了好友。

侍卫长有时会为大总管叹息,在他看来,大总管为了情,自寻了烦恼,以他的条件,在平民百姓间寻个不错的妻室未尝不可,又何苦守着一个等不到的人,这么苦,又无法对人诉说。侍卫长在想,如果自己有娶妻,似乎也应如大总管般专情至此,一生心里只有她一人。但又看着好友的苦,突觉凡事皆空,一生的等待最终都成幻。随着年岁愈长,此种虚幻感愈强。于是一定年纪后,他卸下了宫中职务,在皇宫附近的一座寺院里出家了。

大宫女和总管相继离世后,不久,他也百年。

大总管的灵魂飘飘,到达一个安排转生的地方。在那里,他询问着大宫女的下落。负责安排转生的高层生命告诉他:“改朝换代后,大宫女将转生为男性,将成为一个地方的小小父母官,带着这世对你体谅的经验,去体谅、照顾那里的平民百姓,这不得不说是你对她的帮助所致,虽然,这种帮助方式有点奇怪。”

“对自己体谅的经验”,大总管的灵魂笑了笑,大宫女的确当自己是长辈,去体谅她所猜测所认为的造成他责骂她的所谓一切原因,虽然最终没猜到实质。

负责转生的高层生命又跟他说,大宫女的下一世,那小小的地方官,将有自己的妻子儿女,必须等到她的下下世,他们才能再相遇。

看着心上人下一世还不错,大总管的灵魂相当高兴,能不能和他在一起就不重要了,没关系,他可以等,就在这里看着她的下一生,等到她的下下生、他的下一生,他们再相遇。

大总管的灵魂等着、看着,却发现世风开始下滑了。安排转生的高层生命让他看见最后的时刻,那是一个魔王开始祸乱人间的时代,很多魔鬼在暗处诱惑着、变异着人类,领着人类走向地狱。大总管一看,这还了得,魔鬼怎么可以这样?太坏了,那他提前转生吧!他在皇宫中毕竟看过士大夫的气节,知道唯有坚贞善良的心,才能走过重重苦难,他要赶在魔王祸乱人间前转生,这样,就可以在魔鬼们将人间所有的东西都败坏下去之前,保存一些好的价值,将来能够接几个人回来就接几个人回来。可是,他自己,够坚强到能够抵挡诱惑吗?

负责转生的高层生命,看着他的心思,说道,将来,各国曾有的灿烂的传统文化,可以帮助人们抵挡魔王对人心灵的侵蚀,只是到时传统也已式微,人类的被诱惑会使这些曾经灿烂的文明留不下来,反而会盲从着诱惑者,将这些灿烂贬得一文不值,都丢进垃圾筒,因此,谁能将传统文化留到那时就极其重要,现在,各国中各门各派各科别的传统文化都在选传人,你愿不愿意继承其中一门的衣钵?

当然愿意,这是大好事啊,大总管的灵魂答道。

“如你愿意,我将帮你安排一位良人,下辈子守护着你,一起维系着那一门学说的命脉。”

良人?那不就是说,他要变成女的了吗?为什么呢?大总管的灵魂想着。

原来,魔王对男性的诱惑大一些,安排他下世转生成女性是为了保护他。

此时,一位灵魂从远方走来,高层生命对他说,那远方而来的灵魂,就是你未来的良人。

大总管的灵魂定目一看,是他?!便笑着应允了,因这远方行来的灵魂,跟他很熟,他确信他真的会守护他。

从远方走来的侍卫长的灵魂,边走边想,高层生命跟他说,下辈子他得去守护一个人,不过,他之前就是因为在皇官里亲见大总管痴望了一生,觉得凡事皆空,才跑去出家的,现在要他去守护一个人,这人他认识吗?他了解吗?他该如何守护这个人,他低头沉思,忽闻高层生命让他抬头看看他将要守护的人,他抬头后大吃一惊,这个人这个人,不就是皇宫中那个痴情的……曾经令他感动,认为自己如有妻室,应该也要如此专情对待;曾经令他叹息,如此深情换来的是一场空,似乎提醒著身边人繁华如梦,没想到他下辈子将转生成女的,成为自己的妻!!

不过,想到在皇宫中的岁月,侍卫长的灵魂心生不忍,这个他将守护的人,的确是应该,也值得被好好的守护一辈子,他绝对会好好守护,他太了解他了,于是,他笑了一下,也答应了。

相传,习武之人摆放刀、枪、剑、棍的兵器房,淳风正气一般小邪不敢入侵,毕竟曾是正气凛然的带刀护卫,晚年又修行有素,的确比较适合在魔王乱世时守护人。

而人生如戏,两灵魂领了下场戏的新角色与使命后,相视而笑,始知姻缘天定,非人力所能及,便依使命匆匆往人间而去。@(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其实是位好客人,一次跟云订了20个摆饰。云在一个大节日开始时遇到他,因逢节日开始,云想请客人直接去炼土厂和前辈订做,客人觉得麻烦,要从云这里订。因订做数量多,客人也杀价,云便也接受了杀价,认为有赚就好,就当帮客人多服务一下。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处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或许没有很高的学历,却生命力强韧;他们多数有一些好手艺,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艺品,以服务人群顺便换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说,我们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艺;我们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书,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好像……什么都不会。
  • 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一起游戏、玩耍,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从草原往左看,还有那一片黄花,偶见蜜蜂采蜜,而另一座木质凉亭立在哪儿,提供了另一个人们体悟与聆听自然诗篇与乐章的歇脚处。
  • 走过严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鱼儿以袋计,而春来了,在高堤旁,惊喜地发现小小的涟漪不停的出现,是鱼苗!为数众多的鱼苗,在春神的眷顾下长成于湖中,展现了生生不息的生机!
  • 湖面再也听不到小天鹅凄凉的嘎嘎哭喊,小天鹅也不再悲伤,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气。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只,都关心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