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文大纪元专访:美教育部长谈高等教育战略

贝琪‧德沃斯:修复破碎的教育体系 为学生提供更多选择

美国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7月17日接受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的专访。(视频截图)

人气: 16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2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洪雅文编译)白宫近期频繁推动取消政府管制,这对教育部来说意味着什么?美国学生相对于国外学生一直表现不佳,美国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该如何解决该问题?特别在美国就业市场蓬勃发展的背景下,她的高等教育战略又是什么?

德沃斯是特许学校和学校选择(school choice)的主要倡导者之一。7月17日,她接受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的专访,讨论她的教育自由理念,如何领导教育部促进和实施该理念,并回应外界的反馈。

值得注意的是,在德沃斯概述的计划里,几乎让所有美国人,不仅仅是富人,都能够为他们的孩子选择合适的学校。

记者:我们想知道教育部所做的事情背后的理念,您计划的目标以及实现的核心方法。

德沃斯:我30多年的工作一直倡导让学生有能力找到合适的教育。我认为,让孩子拥有更多的教育自由是最重要的,对于K-12学生和高中以外的学生来说都是如此。现在的总统支持孩子通过多种途径接受高等教育,达成成功的生活。因此,我们希望非常有意地促进最佳方式,并为学生提供自由和机会。

记者:你对教育自由的热情来自哪里?

德沃斯:当我的大儿子(现年37岁)开始上幼儿园的时候,开启了我对这方面的热忱。我当时在市中心的一所小型信仰学校担任志愿者。随着参与的次数越多,我逐渐意识到,在那里可能有10或20个学生的家庭希望他们的孩子可以在那所学校学习,但由于无法继续获得奖学金而止步。

这个问题从根本上围绕着政策,我可以为我的孩子做出这些决定,但其它家庭、那些家长无法做出这些决定,这是不公正的。因此,我提倡落实更多的真正教育、自由和赋予这些家庭权利。

记者:请谈谈你所做过的促进高等教育的措施。

德沃斯:这届政府,这位总统倾向于寻求为学生寻找通往高中以上学历的最佳途径。今天,我们有超过800万个工作岗位空缺,其中许多职位不需要四年大学学位。这显然有些不相称。我们的目标是打破这些障碍,让学生能够真正接触教育,接触各种职业和技术培训机会。

我们将高等教育比作像高速公路一样,有很多斜坡,各种坡道,学生必须能获得额外的学习和额外的培训或技能,然后再回到你选择的车道上,并且能够在将来再次下车。我们今天真的需要理解将终身学习作为教育目标的主张。

目前美国的高等教育方法非常多,也都很稳定。所以我们会通过监管工作以及政府支持的法定举措来引入更多的创新、创造力和自由进入高等教育。

记者:教育和商业的联系关系一直在发展。

德沃斯:商业和工业有一个问题日益严重,而且没有足够的人可以利用现有的机会。我访问过许多的地方,发现那些在商业和教育界之间长期建立起来的联系正在衰落,商业正在以新的方式继续发展。

许多地方的教育工作者开始意识到他们必须与企业合作,为当今的就业机会提供正确的教育,着眼于明天。这不是一个静态的情况。机会有可能在5年或10年内消失。这是一个快速变化的世界,教育必须与世界其它地区一样的灵活。

记者:川普(特朗普)总统谈了很多松管政策。教育部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我知道这也是你一直在发声的事情。

德沃斯:这是我们参与的其中一个领域。过去政府的某些规定对于这种多途径方法来说确实适得其反。我们现阶段有一部分的工作就是放松、取消对就业和借款人的控制。这些都是内幕消息,但重新调整竞争环境,有利于让学生获得更多的机会。

目前国内只有不到30%的高等教育学生,属于传统高等教育的学生。我们必须承认,有许多成年人在从事全职工作、抚养家庭的同时接受教育。因此,我们必须确保他们有机会获得继续建立自己职业所需的各种教育。监管改革工作现在还围绕在认证阶段。

这意味着,一旦实施,高等教育供应者将提供更多、更广泛的机会满足学生的需求。求学者可以通过这些方法,在全职工作之余尽快地获得证书或学位,或者养育家庭。利用替代和创造性的方法,满足所有年龄段的学生需求。

记者:现在的美国就业市场发展蓬勃。基本上政府也在讨论提供学位或者其它形式的认证,像是技术研究等。一般标准的四年或三年的学士学位不一定能满足那些需求。

德沃斯:其中很大一部分归结为政府需要取消监管障碍。让提供者可以提升,为当今的学生提供新的解决方案。

记者:请谈谈新的教育自由奖学金和机会法案。

德沃斯:总统长期以来一直在谈论要给予所有学生权利和自由,让他们做出正确的求学选择:适合自己的K-12教育。因此,我们建议设立联邦税收抵免,而不是另外规划项目部门或新的官僚机构来负责。个人或公司企业可以贡献它们每年部分的联邦税单(federal tax bill)响应,各州可以决定是否参加。

由于这不是联邦政府直接委任授权,它将从该联邦税收抵免池(federal tax credit pool)中为参与州创建项目资金,向家庭提供奖学金,好选择适合孩子的K-12教育。也许这会大幅增加招生入学机会,使学生在高中时提早获得大学入学门票,增加高中的职业技术教育和课程选择。

如果你住在一个农村小社区里,这个社区里没有特定的课程,而且也没有足够的学生和老师一起上课,那么你可以选择这些课程学习。学生也许可以选到新加坡和最好的老师上课。我们非常积极考虑引入更多的选择和机会,并让学生及其家人使用。

记者:请举个例子说明具体的运作情况。如何发奖学金给学生?是由学校来授予吗?

德沃斯:立法要求学生及其家人最终获得奖学金,资金将由他们控制,好做出适合他们的选择。

记者:这项法案目前的情况如何?

德沃斯:国会两院的支持率都持续增长。法案在众议院由阿拉巴马州的国会议员布拉德利·伯恩(Bradley Byrne)提出介绍,参议院则为泰德‧克鲁斯(Ted Cruz)。两院都有不少支持者。我们必须为12年级的学生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与世界各地的学生相比,美国学生在科学领域排名第25位,在数学方面排名第40位。联邦政府50年来,仅投入了超过1兆美元的资金,试图改善这一点,并缩小最高端与低端人员之间的成就差距。经费花完之后,两者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因此缩短一点。

由此可见,解决方案不是依赖联邦付出更多的资源,而是真的去做一些完全不同的事情。为父母和学生提供他们的所需,以便他们在K12中接受正确的教育。

记者:特别的是,K12教育是在州内推行。

德沃斯:是的,90%以上的资金来自州和地方,联邦只有8%以上。然而监管和控制的部分,联邦的足迹却远远大于8%。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避开各州,鼓励他们实施帮助家庭和学生做出适合他们的选择的计划。

记者:众所周知,你在教育自由领域,特许学校上,有非常非常长的倡导期,是这方面的影响人物之一。但有部分反馈批评说,特许学校疑似重新隔离措施,或者被评为贪婪的营利性企业,失去原始的教育理念。

德沃斯:我和其他人一样都参与过特许学校。首先,特许学校是公立学校。父母和学生都在选择它们,没有任何人强迫他们去特许学校。而且学校不能选择他们的学生。所以有一种批评说他们(特许学校)正在撇开最优秀的学生。

但事实并非如此。根据我的经验,学生们在这些学校中一直在努力学习,父母也选择这些学校,觉得学校适合他们。也许这个特许学校有不同的教学方法,或者它有其它吸引学生入校的点。每个选择就读特许学校的家庭都是这样做的,因为他们选择了。

没有人被迫去那里。他们反而会因为入校感到高兴和满足。如果不是,这些学生会选择去别间学校。对我来说,最好的衡量标准是父母和学生们选择的学校。全国特许学校等候名单上,已经有超过一百万名学童候位。

国内现在没有足够的特许学校,我们需要更多。实际上,大多数特许学校是组织(organized ),而不是盈利实体。这是现状。这些指控完全错误。

真正的问题是,今天学校里的孩子们在指定的学校里无法学习,因为这些学校在教育上并不适合他们。我认为教育自由是唯一的答案,一个重要的方式,能帮助学生找到合适的地方。

记者:你从一间宗教学校开启对教育的热忱,对于一些学校里出现的宗教歧视问题,你怎么看待?

德沃斯:在行政管理方面,我们规划确保所有人都能够自由地实践他们的信仰。特别是在教育上,宗教实体不会像过去那样受到歧视。我们必须确保在每一个方面,每一个领域都尽力确保宗教信仰方面的自由。

目前全美有37州正在跑《布莱恩修正案》(Blaine amendments)。有几个法院案件正在通过该系统进行程序。

记者:你能谈谈正在筹备的教育新规则的具体方向?部分活动家提出的九个规则基本上都围绕着性骚扰议题。我听说你正在汇整20万条反馈。

德沃斯:现在新规定还处于收集公众意见的阶段,因此我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做太深入的说明。在性侵问题上,我和那些本身就是性侵犯、或性行为不端的受害者的学生一起听过课。也与那些被诬告的人进行了会谈。并和校园管理员以及裁决人进行了会议讨论。

我们需要确保规则对所有参与者都是公平的,并让相关机构知道他们的责任是什么,最终实行明确的法治。

记者:民主党的第二轮初选辩论,讨论到完全取消学生贷款,你怎么看待这一政见?

德沃斯:首先我要说的是,美国学生债务金额的增长速度相当快速,已超过1.5兆美元,这是一个重大问题。许多学生都在努力偿还他们的贷款。取消学生贷款债务并不公正。有人会因此付出代价。

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没有接受高等教育,或者没有学生贷款,(让纳税人)付剩下三分之一的人的学贷,这种观念不正确。同时也要考虑到还清债务学生的感受。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很疯狂。

我们应该为学生提供更多的信息,让他们了解实际承担债务的情况。我们已通过联邦学生援助(federal student aid)向有需要的人提供多项协助。

如果他们(民主党人)想要减少学生债务,其含义是什么,这对他们的长期支付意味着什么,他们必须提供更多的金融知识工具,才有望做出更好的长期决策。#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8-03 6: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