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80) 天衣局-峰回路转3

作者:云简
图为清 钱维城《山水下册.远峰塔影》,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图为清 钱维城《山水下册.云关俯眺》,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人气: 182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五章 峰回路转(3)

莲花峰顶,哈尔奇来报,呈上永延军情战报一封。言白门柳被一黑衣剑客所救,又言荷城城内突发奇象,无端爆鸣,全城为白光笼罩,不知因由。

纳兰烧掉信笺,自忖:“当日之时,吾于莲花峰顶,亦远观此等奇象,不知究竟为何。”便在此时,哈尔奇副将来报,言军营之中出现奇像,众士兵议论纷纷,未免军心生乱,只好令几位末将看守,特此禀报。纳兰闻之,遂着令前往观视。只见莲花峰顶白云坛间,曾经寨旗矗立之处,有一物闪烁不停。

纳兰命人把守白云坛,无令擅入者斩。而后亲上坛间,伸手触之,竟有触物之感,但每每想要从光芒中取出,却尽化无形,更加蹊跷。

“王爷,这是何物?”哈尔奇道。

纳兰负手道:“无上火焰令。”

哈尔奇闻之色变:“便是当年那江湖上武林盟主曲正风的信物?”

纳兰凝眉不语。

哈尔奇又道:“不知此物为何会出现在此?”

纳兰道:“据我所知,此物该当在白门柳身上,是为曲正风交托义军之信物。现下出现在此,想必是白门柳欲以此召集当年同道,同守义军。”

“王爷的意思是,叛军在召集同党?”哈尔奇道。

“此物白门柳视若性命,断不可能遗失;何况永延战报提及,此物以曾在荷城出现,想必与爆炸之象有关,或许是为召集之令。”纳兰凝思一瞬,道:“哈尔奇,你可知这武林之中,有何种可以迅速传递与发布消息的门派?”

哈尔奇道:“末将寡闻,除了东方秋水的武林名人录,再不知其他。”

纳兰叹了口气,道:“若是莫少飞在就好了。”

“王爷是想遣人去问东方秋水?”纳兰点了点头,却又道:“不必了”。

哈尔奇道:“若王爷所思不错,现下该当拟定何种战策?”

纳兰道:“我原想给叛军一丝机会,但既然其冥顽不灵,只好倾力剿灭。”

****************************

天都峰。

众人正在商讨对敌之策,忽地哨兵来报:“山脚下集结了许多人马,不知是敌是友。”董伏卿与白门柳四目相接,董伏卿道:敢问大寨主,离此处最近一处友邦门派,是为何者?”

白门柳道:“南山派,掌门林奉阳,剑门主该当熟识。”

剑器道:“近年来虽联络渐少,但早年仍有些旧交。”

白门柳见董伏卿面色有异,道:“不知军师有何高见?”

董伏卿道:“战场之上,若无良将,虽兵士百万亦休矣。董某方才思量,无上火焰令能建其功,但终究非人,若前来助战门派,各自为营,不能号令,则与无助何异?”说罢,喟叹一声。

剑器道:“军师此言差矣,白大侠在此,岂能无人统兵?”

董伏卿拱手道:“大寨主身关义军兴亡,当坐阵中军,运筹帷幄,不可轻身犯险。我所虑者,乃有兵无将也。”

白门柳道:“军师所言甚是,但不知有何良策?”

董伏卿道:“十年前武林大会,曾推举出中原武林五大门派,是为东画风、南沉鱼、西黄沙、北寒刀、中刀剑,后来刀剑又分成飞刀、飞剑两门。黄沙帮地处西域,沉鱼轩地处江南,不问义军之事。现下画风、飞刀、飞剑皆在相助义军,吾闻寒刀门主也正自南下,兴夜兼程。不若以此三派门主掌兵,统率各部人马,不知大寨主以为如何?”

剑器道:“剑某未曾领兵一日,岂可堪此重任?”

白门柳自信得董伏卿,道:“正所谓举贤不避亲,剑门主切莫推辞。只可惜现下刀门主身陷囹圄,寒刀门主未至,笑笑暂不可委以重任,如何施行此法?”

董伏卿道:“董某愿暂佐郑三堂主,待救回刀门主,再行变更。”

“也好。”白门柳话音未落,便有一人进账:“我可是来晚了?”

众人眼前一亮,“寒掌门!”白门柳心内欢喜,起身相迎。董伏卿提醒二人援军不可久侯,众人遂一同前往山脚下。是日,便又有几位掌门陆续来到。白门柳仅备薄酒,为众义士接风洗尘。

****************************

转眼入夜, 众人皆入账歇息。董伏卿夜不能寐,遂上瞭望台检视,见白门柳亦在此地,道:“已入三更,大寨主为何还不歇息?”

白门柳叹了口气,道:“现朝军八十万大军压境,义军兄弟幸存者约二十余万,正值存亡之秋,虽有众义士前来助阵,但一时难以筹措应战,白某故夜不能寐。”

听闻此语,董伏卿亦叹了口气,道:“大寨主不闻韩信背水一战之事?韩将军以数百之众,退却数万大军,乃因军士求生之志,激发士气。现义军所处之境,亦不如此?况现下寨中,上至将领,下至兵士,皆为大寨主马首是瞻,上下一心,此为人和;义军所驻天都峰,易守难攻,此为地利;朝军连番诈计猛攻,义军虽有损伤,但主力尚在,此乃天时所与。如此天时、地利、人和之境,大寨主有何可虑?”

白门柳听闻董伏卿一番劝说,心内重负稍解,拱手道:“白某何其有幸,能得先生之助。”

董伏卿亦拱手道:“惭愧,惭愧。”

山谷中雾气渐次升腾,黎明悄然而至。二人正欲分别,各自理会军务,却听白门柳道:“军师请留步。”

“大寨主还有何吩咐?”董伏卿道。

“军师请看,那白雾颇为蹊跷,内中似是有物。”白门柳道。董伏卿极目远望,果然见到山谷尽处,白雾缭绕之间,似有人头攒动。再一定睛,那批人马早已破雾而出,行军颇速。

“是朝军!”董伏卿道。

“想不到他们竟出尔反尔,日前所言三日之期,现下仅一日,便急不可耐,兵临城下。白门柳道。

董伏卿道:“事不宜迟,马上整军应战。”

二人下了瞭望台,即刻击鼓整军。董伏卿为防有变,昨日便下令全军枕戈待旦,由此不需半刻钟,众军已集合完毕:寒锋领左翼,剑器令右翼,董伏卿亲领中军。两翼自大寨后门而出,分左右两路包抄;寨门大开,中军前锋齐出,与朝军交锋于山腰之地。

义军按照董伏卿策略布阵,自山顶而下,大有百丈瀑布倾泻之势。朝军趁夜突袭,山雾掩映,未料及此,疏忽之间,阵型稍乱。交接不过半刻,不敌义军之威,掉头向山下而逃。董伏卿即刻鸣金,令中军前锋撤回峰顶。

朝军首次交锋受挫,大多弃甲曳兵而走,不料左右两路义军齐出,将朝军团团围住,一一点过,约有数百余人。寒锋与剑器正自纳罕:“以朝军八十万众,如若攻坚,为何只派百人?”便在此时,箭如飞蝗,自天而降,义军惊散。

再观那数百朝军,皆身穿铠甲、重盔,乱箭难伤,待义军慌乱之机,奋力拼杀,义军阵型登时一乱。天都峰顶,董伏卿见状,忙鸣金收兵。左右两翼慌忙撤退,便至半山腰时,西面山麓奔出一路朝军,为首将领正是哈尔奇。

朝军神出鬼没,义军阵势有缺,惊乱之中不敌朝军勇武,竟显出败象。董伏卿见状,率中军再出。

哈尔奇遭双面夹击,眼见将陷险地。危急之际,忽见峰顶寨门大开,冲出许多人马,却不恋战,尽往山脚逃去。原来纳兰布策,兵力尽出,夜攀绝壁,取天都峰北麓合围,现下已攻入寨中,遂使义军大乱。寒锋、剑器见状,忙回马及援。

“叛军贼巢已破,剿贼便在今日!”哈尔奇大喝一声,士气振奋,一鼓作气,冲上山顶,与纳兰所率朝军会合。

天都峰大寨,白门柳、独孤唯吾、管离子等人奋力杀敌,无奈朝军众多,一时无法突围。山顶大雾蒸腾,氤氲之间,兵器交接之声不绝于耳,朝军杀伐之声此起彼伏,大有排山倒海之势;众人奋力抵抗,誓与义军同生共死。

激战之间,光阴瞬转,天边一道金光,曙光乍现。

不知何时,山脚下竟集结了许多人马,因晨中大雾,不辩因由,是以未敢上山。白门柳定睛一看,原来皆是前来相助义军的侠义人士。与此同时,董伏卿日前所派探马亦已回转,浓雾之中不辩牛马,情急之下,只好大声呼喝,众人口耳相传,自山脚至山顶,此起彼伏,直至董伏卿耳中:“通报军师,伍镇聪大军西去,纳兰庭芳无兵矣!纳兰庭芳无兵矣!”直至众人皆闻。(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