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面对不确定性如何管理风险?波湾战争的启示

文/ Allison Schrager 翻译/吴慕书, 曹嬿恒

麦马斯特将军乘胜追击,打赢波湾战争关键的一战。图为1991年2月28日遭到盟军击中的伊拉克坦克车。(图片来源/维基公有领域)
人气: 3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编者按,中国历史上不乏“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将军及其传奇故事。在现代,美国将军麦马斯特(H. R. McMaster)同样打嬴了一场波湾战争最具决定性的战役,改变了五角大厦对战争的看法。

******
风险衡量是我们对于将发生什么事情的最佳猜测,而风险管理则垫高情势有利于我们的概率。不过,这一切都基于我们对风险的估算做得好,我们推测得到大部分的风险可能性。可是剩下的不确定性呢?那些我们看不到却即将发生的事呢? 我们如何为无法想像之事做打算?

退休将军麦马斯特(H. R.McMaster)在战场上的决定性胜利,使他成为军事圈的传奇人物。他更为人知的是在白宫担任川普总统第二任国安顾问的那段骚动岁月,可是很多人不知道,他也是娴熟战争风险的一流专家,深谙不可预测的规划之道。

曾被川普认命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麦马斯特(H.R. McMaster)。(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东距七三之战

一九九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第二装甲骑兵团第二中队的“鹰队”(Eagle Troop)跨越沙乌地─伊拉克边界。这是“沙漠风暴行动”(Operation Desert Storm)地面战的开始,而骑兵团的任务是包围并击败来自西面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

鹰队的指挥官是麦马斯特中尉,当年的他还是个二十八岁的西点军校毕业生。他带领的鹰队有一百四十名士兵,分成两个装甲排。弟兄们士气高昂,大部分人从没亲眼见过战斗,对于深入敌后感到兴奋莫名。美国离上一次大型战斗行动已有一个世代之久,士兵虽有这方面的训练,但从未想过能真正上战场。

波湾战争是继越战之后美国的第一个战争。就跟所有的战争一样,军方高层仔细审视风险规划。五角大厦进行模拟,试着推测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并决定使用哪些战术与装备,以期把最糟结果的可能性降至最低。军方做最坏的打算,估计为了把海珊(Saddam Hussein)赶出科威特,会赔上好几万名美国士兵的性命。除了推定伊拉克军队火力与素质的情报,就某种程度来说,这些预测是根据越战经验做出来的。

鹰队既紧张又兴奋。他们以为会遇到顽强的敌人,可是穿越边界的头几天,麦马斯特和兄弟们很惊讶地听到骑兵团其他部队如何轻易打败伊拉克军队。

二十四日晚上,一个鹰队侦察兵侦测到伊拉克士兵。麦马斯特下令坦克发射,杀了几名伊拉克人,有些人逃走,其他几人则投降了。这是鹰队的第一次军事接触,来得快去得快,易如反掌,跟他们想的不一样。麦马斯特警告弟兄们不要过度自满,他们还没遭遇到伊拉克军队的菁英攻击部队共和国卫队。

接下来几天,鹰队更深入伊拉克,士兵们第一次看到被联军杀死的伊拉克人,也碰到伊拉克士兵弃械投降,有些人还高兴地举起大拇指欢迎鹰队,甚至似乎在为美国军队欢呼。麦马斯特形容他们极度渴求食物和水,“他们都是衣衫褴褛、一脸疲倦、满脸大胡子、黑头发的男子,除了穿着绿色军服和靴子,身上一无所有。”

二十六日一早,鹰队在一片浓雾中醒来,雾终于散去后,取而代之的是一场沙暴。风暴使得空中侦察队降落停飞,这表示如果部队在战斗时受伤,需要撤离接受医疗协助,便少了空中支援这一层保障。

早上十点前,鹰队在一次侦察任务时侦测到三辆伊拉克坦克,骑兵团另一个部队已经摧毁其中两辆,所以现在轮到麦马斯特来解决第三辆。他用无线电呼叫:“那台MTLB〔该辆伊拉克坦克〕上面刻有我的名字吗?”传来的答案是:“收到,车上满满都是你的名字。”

那辆坦克距离两千公尺远。麦马斯特坦克上的电脑根据风速和目标的行进速度做出计算。他等待适当时机,然后大喊:“发射!”

当们对伊拉克坦克开火,大家都想要凑一脚。老是这样打打停停,让鹰队既沮丧又焦虑,他们之前连一场小战役都没打过,而且可能很快就要遭遇大炮的隆隆声在麦马斯特的坦克车厢里回荡、车内充满了火药味之际,那辆伊拉克坦克已陷入火海。兄弟们责怪他不让他到共和国卫队。一旦深陷猛烈炮火,些微的迟疑可能会要了他们的命。

他们继续挺进,接到攻克更多土地的任务,中午时已经抵达东距(easting,一种〔往东方〕距离测量单位,以公尺计)六○之处。到了下午三点二十五分,他们接到命令前进到东距七○,可是不要再往前。尽管鹰队知道目标的概略位置,但对于他们即将面对什么状况并没有详细情报。麦马斯特有感觉他们会遇到敌军,所以告诉弟兄们:“我们等待已久的时刻到来了。”沙暴使能见度变差,又因为没有地图,所以鹰队穿越沙漠,浑然不知有一条路跟他们的前进方向平行。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正进入共和国卫队菁英卡瓦塔那师(Tawakalna Division)的训练场,而后者的任务是阻止他们进入科威特。

敌军指挥官穆罕默德少校(Major Mohammed,伊拉克和美国结盟时,此人曾在乔治亚州班宁堡〔Fort Benning〕受训过)打算从被这条路一分为二的村庄进行防御。他不清楚美国有导航设备,可以让鹰队穿越沙漠,而不是在路上行进。这是新的科技:波湾战争是第一个卫星定位战,让鹰队得以摆脱传统的地图和道路,不受其拘束。穆罕默德少校沿着道路加强防御阵地,打算等军队一进入村庄就拿下他们。数百名躲在掩体里的伊拉克士兵等着一百四十人的鹰队。

可是鹰队没有走在路上,而是取道沙漠,绕过村庄突袭伊拉克军队,对他们开火,并且由坦克领军以V字队形向前挺进。
下午四点十八分,沙暴依旧肆虐,坦克排爬上沙漠的一处陡坡,遇到一大群伊拉克共和国卫队。这是鹰队深入敌营以来,第一次遭到猛烈攻击。波湾战争中最戏剧化也最具决定性的二十三分钟战役于焉展开。

训练有素但缺乏战斗经验的鹰队并未停下前进的步伐,他们很快回击,而且力克敌军。麦马斯特回忆说:“我记得我对部队的反应感到骄傲。你很难在训练时复制遭受炮击的情况,可是装甲兵完全照着练习做反应。”

练习与训练当然是关键,不过鹰队的运气也很好。卷起沙暴表示大家的能见度都很差,可是鹰队的科技比较强,所以他们还是能找到并袭击伊拉克的部队。

鹰队向东方挺进,遭遇到更多伊拉克士兵。敌军的防御比上一波更难应付,对方有三十辆坦克、十四辆他种装甲车和数百名步兵,兵力远胜过鹰队。可是鹰队凭借着优秀的训练、更好的装备及出奇不意,更能弥补人数较少和对地形的不熟悉。
战斗很快地展开,鹰队在几分钟内便摧毁数十辆伊拉克坦克,启程向东移动,就在这时候,指挥部的一名中尉以无线电告诉麦马斯特他已经跑太远了,提醒他不要超过东距七○。麦马斯特说:“跟他们说声抱歉!”然后继续前进。

过了二十五年,麦马斯特回想当初,还是认为自己做对决定。他们一向前推进超过东距七○,就袭击并打败了另外一队正在整军备战的伊拉克预备军。如果他们奉令停在三公里后,伊拉克人就可以重新整顿,发动一次成功反击。麦马斯特详述这场战役,说明他的决策:
如果我们停下来,就会丧失施加在敌军身上的震撼效果。假使部队停止前进,就给了更东边的敌军一个机会去组织对抗我们的力量,同时我们又成为固定目标。我们占有优势,必须尽快结束战役。我们要强力攻击,直到所有敌军都被歼灭或投降为止。

他们奋进取得更多胜利。过了四点四十分没多久,他们终于停下来,在快要逼近东距七四之处,战斗停止了。

鹰队没有任何伤亡,还打败了一整营伊拉克最好的士兵,他们的兵力比美军大上许多,坦克的数量也超过十倍以上。这场战役,特别是那关键的二十三分钟,成为闻名于世的东距七三之战(Battle of 73 Easting),波湾战争里最具决定性的一场胜利。

<本文摘自为什么最便宜的机票不要买?,商周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9-08-22 5: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