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男子:民间提出的 “五大诉求”

人气 948

【大纪元2019年08月28日讯】

一、全面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
二、根据香港法例第86章成立有法律约束力的独立调查委员会
三、收回六一二暴动定性
四、撤销对“反送中”抗争者的无理控罪
五、落实真普选(7月前为林郑下台

林郑对“五大诉求”作出的回应

一、6月:《逃犯条例》草案“暂缓”;7月:《逃犯条例》草案 “寿终正寝”。
二、7月:由监警会调查过去两个多月反修例风波的工作。
三、6月:强调定性示威活动是属于警务处的责任,赞成及同意“暴动”的说法;7月表示无为当日集会作任何定性,亦不影响日后由律政司负责、不受外界干预、视乎证据的独立检控工作。
四、7月:特赦被捕者违反香港法治精神,法庭裁决须依法办事。
五、6月:不会下台;未见对真普选诉求作出回应。

“坚拒沟通”合理吗?

两个多月以来,经过无数“和理非”及“勇武”的抗争,政府一直躲在警察武力背后,回避回应民间的“五大诉求”,拒绝正面的沟通,只数次以“坚拒”作为对五大诉求的正面回应,折腾近三多月后,始声称“构建沟通平台”。如此做法,实在令人怀疑其以政治方法解决问题的诚意。

政府提出“坚拒”背后的薄弱理由,社会各界、甚至前任及现任官员及议员均有提出合理的反驳。然而,政府只以冷漠的无视作回应。

以沟通解决问题是文明的共识。要逆其道而行,除了明显不成立的“对方不愿意沟通”,就只有“己方无法作出任何妥协”的情况,“坚拒沟通”的才有其合理性。

政府“坚拒沟通”,背后正是“无法作出任何妥协”的假设。以下,我将一一阐述示威者的“五大诉求”与政府的“坚拒沟通”中间,政府可以主动作出沟通及让步的极大空间,以击破虚伪的谎言,论证政府其实并没有尽力去以政治途径解决问题。

“五大诉求”与“坚拒沟通”间可考虑之方案

一、全面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由最小让步起之可行方案)
1. 重申并解释已作出之让步
2. 详细解释为何不可能亦不会再推此草案
3. 为何不“撤回”提供合理正面解释
4. 聆听、沟通,详述现时决定背后的考虑以及不同方案的可行性
5. 对不再推此草案定立实质期限,并作明确的口头或书面承诺
6. 除了“暂缓”、“寿终正寝”等口头承诺,根据议事规则,宣布最长时间的“押后处理”
7. 承诺考虑“彻回”的可行性,提出实质的后续处理方法,并定期跟进及报告
8. 与支持者询议,举行及参考民调,聆听多方意见,让建制派及政府有足够下台阶后决定是否“彻回”

二、根据香港法例第86章成立有法律约束力的独立调查委员会(由最小让步起之可行方案)
1. 解释监警会将调查的项目及当中的流程
2. 承诺将会向公众汇报的事项及调查工作时间表
3. 以增加透明度、改善程序、扩大调查及监察权等方式,增加市民对监警会“监警”能力的信心
4. 以加入独立成员、邀请廉署参与等方式增加监警会调查独立性
5. 宣布将彻查警暴以及公众关注事件(如是否有警黑合作、指挥失当、选择性执法、违反警例等情况)
6. 承诺考虑“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可行性,订立条件或时间表
7. 与支持者询议,举行及参考民调,聆听多方意见,让建制派及政府有足够下台阶后决定是否“独立调查”

三、收回六一二暴动定性(由最小让步起之可行方案)
1. 重申政府或警方定性均从不影响法庭判决
2. 引述并支持卢伟聪“无定性”六一二为暴动的说法
3. 承诺调查,参考专家意见,聆听多方意见,让建制派及政府有足够下台阶后决定应否更正“暴动”定性

四、撤销对“反送中”抗争者的无理控罪
1. 表明因硬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为政府责任、部分政府或其支持者之行为或言论可能曾刺激示威者,且大部分示威者非主张港独,只因勇于求真、爱港、年轻冲动、或许存在的煽动,始作出违法行为为由,向法庭以求情信陈明及请求从轻判罪。
2. 宣布或承诺判决后将考虑运用特赦权减轻判刑(对面对“暴动罪”指控之示威者及或面对“酷刑罪”指控之警察均可纳入考虑)

五、落实真普选
1. 承诺向中央反映诉求
2. 提出“831框架”内重启政改的可行方案,例如修改选举委员会产生办法
3. 承诺请求中央重新检视“831框架”

虽然以上方案未必尽都可行、有效或广为接受,但微小如我这普通市民,也能想到如此多的方案,且当中显然有可行、立竿见影的做法,实难以理解如果政府有诚意解决问题,为什么要“拒绝沟通”。

解决问题,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我同意,只部分满足五大诉求,必未能让所有市民收货,但政治从非满足所有人,每多一分让步、每做一点应做的事,便能接近和平平息抗争多一点。

政府声称反对以暴易暴,反对抗争者以“民暴”易“政暴”,但自身却以“警暴”及更强的“政暴”尝试去“易”以上所述的“民暴”。除了抗争者必不同意以外,相信稍有一点良知及理性思考的“蓝丝”也不会“收货”。反观以上方案,只要承诺调查、聆听及参考多方意见,愿意沟通、听取民意的形象及实际做法,更有助挽回黄蓝双方民望,重新建立诚信。

要知道,令人不满的不是做了什么,而是有什么可以做、应该做而没有做。而最令人不满的,是死不认错、倒行逆施,不解决问题,反只求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横河:林郑低头 香港如何以小博大
传暴徒再发动暴力袭击 元朗一片死寂
为何林郑如此重视释智慧追思会?
西雅图的香港人声援香港民众“反送中”游行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泄露真党史惹民反?蓬佩奥或年内访台
【远见快评】美台新规解析 辽宁号泄底网络哗然
【秦鹏直播】美芯片峰会独缺中企 加速脱钩?
【财商天下】限制外资银行 中共怕什么?
【新闻看点】港大纪元报厂遭袭 美军事协防台湾?
《意外》观众反响热烈:《转法轮》救赎灵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