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幸福

作者:韩良忆

“在最微小的事物中也找得到幸福,幸福始于喜欢自己,并细细体会寻常事物含有的力道。”(《最好不过日常:有时台北,有时他方》/ 皇冠出版公司提供)

  人气: 510
【字号】    

整理书柜,找到一本荷兰文的绿色生活指南,过期好几年了,怎么先前没有“资源回收”呢?随手翻开,看见一小段文字底下被我画了线——

“在最微小的事物中也找得到幸福,幸福始于喜欢自己,并细细体会寻常事物含有的力道。”

想起来了,就是为了这短短的几句话,我不辞千里地将这本刊物从荷兰带回台北。还记得当年读到这一段时,心里想着,这不正多少呼应着“小确幸”,亦即村上春树所说的“小而确实的幸福感”吗?

近些年来,年纪越长越觉得有许许多多能够给人幸福感的事物,其实一如阳光和空气,是无所不在的。它们往往藏在并不引人注目、看似平凡、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可惜我们经常因为疲惫、麻木、得过且过,或只是将一切视为理所当然,而未能觉察到它们的存在,往往要等到付出过、努力过甚至失落过后,我们才能有所体会。

关于小确幸,村上自己曾举过一个实例——

“耐着性子激烈运动后,来杯冰凉的啤酒。”

冰啤酒并不是稀世珍宝,街头便利商店的冷藏柜中不就有各种罐装和瓶装啤酒任君挑选,然而倘若不是为锻炼身体而卖力运动到热汗淋漓,哪能感受到滑入喉间的啤酒竟如此清凉,如此沁入心脾?

至于我,这虽然渺小但始终设法踏实行走于人世的我,能够让这样的我感到幸福的日常小事有什么呢?仔细想想,还真不少。

初春午后向晚,在堤岸边向农夫阿伯买了一大颗翠绿翡红的莴苣,捧在手中,有如捧着美丽的春花,慢慢走回溪对岸的家。

夏日骄阳炙人,撑着伞去邮局寄包裹,绕到隔街的小冰店,一进门,刨冰机飒飒有声地刨出细碎的冰花,冰未入口,燥热已少了大半,盛夏的冰果店和刨冰真是台湾人的小确幸。

秋天,心情如天色般阴沉,闻到烤栗子的香气,突然记起关于季节和童年的往事,想起这世上有过两个人,他们曾赐我骨血,又曾无条件地爱我,顿时感到自己长出新的力量,只因我发觉那样的爱并未随死亡而消失,始终是我的幸福。

冬季, 刮着风还下着雨的下午,从市区办完事返家,骨子里有一股散不去的寒意,于是给自己热了一碗热热的红豆汤,唏哩呼噜地下了肚,身子暖了,心也跟着稳妥了。

还有更多看似寻常,却让我心头一暖的幸福小时光。比方说,在外奔波了一整天,终于回家,好好洗个热水澡;连日阴雨后,一早醒来,看见阳光洒在种在窗前的香草盆栽上;上市场,买好菜,结好帐,转身正欲离去时,小老板叫住我,递来一包九层塔说要送我,他想起我这位老主顾爱吃这一味。

就是像这样妥妥地藏在寻常事物中、微小而真切的幸福感,让我在这无常的人生中,得以直面不可逆的时光与无法扭转的命运,设法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

凡此种种,有时在台北,有时在他方,都让我深深地感觉到,最好不过日常……

吃得饱的幸福

请朋友一家吃饭,烧了一桌菜,样数多但分量不太大,如此大伙便可各取所嗜、各食所爱。谁知道这一桌鸡鸭鱼肉、青菜豆腐,九岁的小客人却这个不爱吃,那个不敢吃,最后在父母劝说下,勉强吃两样了事。

饭后,孩子打电玩,大人移到客厅聊天。我端了小蛋糕给小女生,随她吃不吃,大人则在沙发上喝咖啡,配夹馅巧克力。

“不好意思,这孩子从小偏食,不惜福。”

朋友啜了一口黑咖啡,摇摇头说:

“要知道,这世上还有很多地方,人只要能吃饱就是幸福了。”

他这些年投入公益志业,两度配合国际救援行动,只身赴海外当义工,前一阵子才回家。

“小孩子嘛,长大了就会明白道理。”

我安慰他说。

我呢,就是个先例。我也曾是个偏食又挑嘴的小孩,记得每一回母亲劝我多吃两口饭菜,而我坚决不肯张开嘴巴时,她往往也会感叹地说我:人在福中不知福。当时我听不进妈妈的话,觉得挑食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些东西实在太“恶心”了,哪能咽得下去。

及长,我逐渐领悟自己有多么好运,有福气能生而为我父母的女儿。他们不但有能力让孩子吃得好、吃得饱,且是那么宠爱孩子,在台湾社会整体并不很富裕的时代,只要我想吃什么,统统都吃得到。儿时的我所拥有的,其实是奢华无比的幸福。

惭愧的是,我却未能将同等的幸福,回报于我的父母,特别是我的母亲。SARS风暴来袭那一年,母亲从年初起常有莫名的疼痛,可是因为害怕住院会感染病毒,拖到春末才住进医院彻底检查,这才发现她已重病,罹患两种癌症,且都是末期。当时我还住在荷兰,一听闻这令人伤感的消息,即刻飞奔回台北。艰难时刻,怎可不与亲人共度?

住院那段期间,由于化疗的副作用,妈妈经常埋怨明明肚子饿却没有胃口,吃东西也没有味道。看她逐渐消瘦,身体越来越衰弱,精神也一天差似一天,有一回趁医师来巡房,我在病房门外请他留步,一口气请教了好几个问题:我们该给母亲吃什么,让她补补身子?有什么食物是癌症患者须忌口的?还有,无毒、有机的蔬果、鱼肉是不是对患者比较好?

“唉,都癌末了,是不是无毒或有机都没有差别,她想吃什么,还吞得下什么,就给她吃什么吧。”

医师说得直白,并没有恶意,然而我听完这一番实话,背过身去还是潸然泪下。

十天后,妈妈走了。她临去之前没有一顿吃饱过,连最基本的幸福都被剥夺。◇

——节录自《最好不过日常:有时台北,有时他方》/ 皇冠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以前,房间有窗帘,那边有照片、花和书,一只叫卡斯特的猫睡在沙发上。有烛台,有细语,有斟满的酒杯及音乐。墙上摇曳着影子,一个高大,另一个妩媚动人。这个房里曾经有爱存在。
  • 安娜的父亲努力让她远离城里正在发生的事,但战争终归是战争,不可能让孩子永远不受世态的打扰。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惧,偶尔还有枪声。一个男人如果喜欢说话,她的女儿终究要听见有人偷偷说出“战争”两个字。“战争”,在每一种语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这张地图上也画出了至今为止走过的路。原本以为自己走在笔直的路上,结果发现曾经绕过好几次远路,也曾经停下脚步。当初走得很辛苦的荆棘路,回首前尘,发现原来是一段快乐时光。邂逅、离别、相遇,交错的地点。地图上留下了很多足迹,那是一张美妙的地图。
  • 看到五十岁的人活得很精彩,就会期待自己的五十岁;看到六十岁的人活得很轻松,自己也会想要学习轻松过日子;看到七十岁的人能够接受人生的喜悦和悲伤,也许会觉得时间的流逝并不可怕。
  • 湖
    岁月会在每个人身上累积,皮肤的状态会改变,头发也会变白,指甲、体型、声音和心情也会发生变化。能不能享受这些变化,或许决定了如何接受这些变化的态度。
  • “今天”不断累积,就变成一个星期,进而变成一个月、一年……虽然无法预测一年之后的事,但可以选择充实度过今天、当下这一刻。我已经知道,人生并非每一天都会快乐,也知道有些时候,心情无法畅快。即使这种时候,也只是因为“今天刚好是这样的日子”。
  • 四十年过后,在驶往圣布里厄的列车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种无动于衷的眼神凝视着春日午后淡淡阳光下掠过的景色。这段从巴黎到英伦海峡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满了丑陋的村落和屋舍。这片土地上的牧园及耕地几世纪以来已被开垦殆尽──连最后的咫尺畦地都未漏过,现在正从他的眼前一一涌现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白昼,那遭人遗弃的美丽国度闪耀着,到了黑夜,换成航向故国的恐怖回归在发光。白昼在她面前呈现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则是她逃离的地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