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美 如此难得

作者:韩良忆
花 杯 下午茶

就在这安静下来的时刻,我们听见鸟啭莺啼,春风拂过树梢婆娑作响,这些来自山林的天籁其实一直都在,只是方才被人造的声音淹没了。(公有领域)

  人气: 307
【字号】    

阳春三月,暖阳和煦,眼见春光烂漫,想想咱两闷在水泥丛林好一阵子了,简直越来越像不见天日的“饲料鸡”,决定上山走走。听说山仔后有老屋改造的餐馆,庭园甚美,就将散步的终点定在那里,或可在园中喝杯冷饮,歇歇腿。

按址寻路而至,一推开门,空调冷气伴着西洋歌声迎面扑来。定神一瞧,主屋有一半空间开了天窗,显得宽敞明亮;探头看看窗外的庭园,荫凉处摆放着桌椅,正对着浅浅一泓池水,更是宜人。

非假日的午后,屋里上了四成座,园中露天桌椅空无一人。此刻山间的气温二十三、四度,比冷气房舒爽多了,换作在欧美北温带地区,大伙应该会抢坐在屋外,好呼吸相对新鲜的空气吧!

一问之下方得知,户外并非餐饮空间,真想露天就座的话,需先在柜台点餐结好帐,再自己将饮料“外带”去庭园。早知道我们出门前该带上“随行杯”,好歹少用两只塑胶杯。

我让丈夫先去园中坐着,独自留在屋里等饮料,这才注意到室内流淌的西洋歌曲声来自黑胶唱片,怪不得店名中有33⅓1/2这个数字,那原是旧式唱盘的转速。

“这算是本店特色吧!”

我暗自想着:“幸好我们坐外面,不必听歌。”

结果,拿着冷饮走到外头,发觉室外也架了扩音机,音量之大,坐在哪一角落都避不了,就是要庭园中的人也一起来怀念美国老歌。

“想不到连院子里都这么热闹。”

我用英文对丈夫说,热闹一词讲的却是国语。荷兰人约柏虽不谙中文,这二字倒是听得懂。在台湾生活,焉能不识咱乡亲最爱凑的“热闹”?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喝着饮料,或昂首望着天光云彩,或垂目端详倒映在池水上的树影,设法不去注意那时而兴高采烈、时而哀怨感伤的一首首西洋老歌。好不容易,歌声停了,大概是唱片一面播放完毕,工作人员暂时没空去翻面。

就在这安静下来的时刻,我们听见鸟啭莺啼,春风拂过树梢婆娑作响,这些来自山林的天籁其实一直都在,只是方才被人造的声音淹没了。为了远离市嚣而上山的咱两,这会儿总算感受到春日之静美。◇

——节录自《最好不过日常:有时台北,有时他方》/ 皇冠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对很多人来说,我是神话的象征,是最神奇的传说,是一则童话故事。有人觉得我是怪物,是突变异种。我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有人误以为我是天使。母亲认为我是她的一切,父亲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会想起过往失落的爱。不过,我的内心深处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 一开始只是我这年轻女子的简单研究计划,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个周末,我在西雅图中央图书馆搜集我出生时的资料,这个举动后来却带领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接触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语言,且花上许多时间理解我到底是谁,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为何而来。
  •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 读美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绿色拱门的尽头。 视线范围内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习惯强光。 然后,读美瞠目结舌。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看到五十岁的人活得很精彩,就会期待自己的五十岁;看到六十岁的人活得很轻松,自己也会想要学习轻松过日子;看到七十岁的人能够接受人生的喜悦和悲伤,也许会觉得时间的流逝并不可怕。
  • 白昼,那遭人遗弃的美丽国度闪耀着,到了黑夜,换成航向故国的恐怖回归在发光。白昼在她面前呈现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则是她逃离的地狱。
  • 所以,过去中国人对自然的爱好,不下于今日的西方人。但不愿和自然对立,祇想如何使自己与自然融而为一。甚至缩小山林的形象,置于庭园里,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于自然之中。他们也登山,但祇是“我来,我看”,却不想“征服”,他们欣赏山,不但用眼睛,还用心灵。
  • 唐美云戏演得好不说,出身戏曲家庭,她对于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担,更有深深的自觉。她成立戏班,培养后进,年年推出新戏,作可能的探索却永远不忘戏曲的立基,她将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显一个演员在生命承担与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在最微小的事物中也找得到幸福,幸福始于喜欢自己,并细细体会寻常事物含有的力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