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迫害20年 美中部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义

2019年8月3日,美中11个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芝加哥中国城举行反迫害20周年主题游行。(陈虎/大纪元)
人气: 43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芝加哥记者站报导)2019年8月3日,美中11个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芝加哥中共领事馆前集会,呼吁中共政府停止对法轮功长达20年的迫害。三位从中国大陆来到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分享了他们的故事。他们纷纷表示,法轮功所教导的“真、善、忍”,让他们找到了生命的意义,面对中共的残酷迫害,坚守善良,更有幸能从修炼法轮功中找到坚持正义与真理的勇气。

美中11个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2019年8月3日在芝加哥中领馆前举行反迫害集会。(David Yang /大纪元)

“浑身老是有劲儿 就是不累”

曾在清华大学工作的贾晓梅来自印第安纳州,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说:“修炼前我一直在想人为什么活着,我和先生都去过欧洲,觉得那儿的生活很好了,但还是觉着活得没有什么意义。回国以后同事一介绍法轮功就觉得挺好,我就想炼。”

“以前睡眠不好,修炼以后再也不会失眠,浑身老是有劲儿,就是不累,站一天都没有问题。”从理性上,“(法轮功)要求‘真、善、忍’,从做人方面来说,我就觉得真是好,个人、家庭、社会从哪方面讲都是特别好的。”贾晓梅说。

法轮功学员贾晓梅介绍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经历。(新唐人电视台)

在劳教所不让睡觉“32天没有挨着床”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贾晓梅还在大陆,“1999年打压以后真的不理解,就觉得政府不理解我们,所以四二五、七二零(上访)我都去了。我以前不了解这个政府,觉得政府都像宣传那么好呢,结果真的没想到,都不是那样子的,真是把我都打懵了。”

“我被拘留了好几回,最后被劳教了一年半。在劳教所里他(中共政府)把正的说成反的——他把我抓起来了,(反倒)说我不顾家,我没做任何坏事。”“在家里都待不了,说要把我抓到洗脑班,所以只好从家里出走。我要告诉人们这个法轮功怎么样受迫害了,结果就因为这个,又把我抓起来。”

“(在劳教所)被邪恶的洗脑,不妥协就一直不让你睡觉。32天没有挨着床、没有睡,他们轮班地熬你,到最后人根本不会思考,会突然摔倒,眼睛都没法儿聚焦,就把人逼成不是人的状态了。我觉得那是很邪恶的,从精神上、肉体上毁人。如果我不修大法,那么长时间,一般人是过不来的。”

2005年贾晓梅来到美国,“来到海外就觉得太幸福了,(大陆)同修那么多人没有我幸运,我就觉得用我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愿意为这个大法讲清真相。因为还有太多人被蒙蔽,不知道这个大法这么好。”

美中11个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2019年8月3日在芝加哥中领馆前举行反迫害集会。(David Yang/大纪元)

“心灵获得了安静”从此坚定走入大法修炼

刘洪林来自俄亥俄州,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来在军工厂做一些民品销售,那个时候感觉自己道德下滑得很厉害,天天喝酒应酬,突然有一天看到法轮功,修炼之后按照大法去做,我把过去一切我认为好的——什么喝酒啊、出入舞厅啊、一切这些不好的东西都戒掉了,我觉得我心灵获得了安静,从此我开始坚定不移地走入了大法修炼。”

法轮功学员刘洪林介绍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经历。(David Yang/大纪元)

劳教所里“没有法律可讲”

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刘洪林多次到当地省委和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多次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三年劳动教养。

“在劳动教养院里,接触的所有警察和各种人,首先让你感觉到一点,我们不讲法律,没有法律可讲,在这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就要按我说的去做。”

“受过各种酷刑,坐小板凳达半年之久,可不是随便坐着,动一动就进行处罚。随后就是各种劳役,一天十多个小时,做一种给外国出口用的小工艺品,祭奠人用的那种玻璃花,做到最后手都磨破了。”

被强迫送进转化班 “感觉最冷的一天”

“出来之后又把我送入了转化班,朝阳市教养院,那一天是我感觉最冷的一天,虽然十一月的天气不是很冷,但是进去第一天我就看到一个法轮功学员可能因为反迫害,脑袋被打出血,缠了很多绷带。”

“关在一个屋里,有四张床,只有我一个炼法轮功的,其他是两个监控我的人员,那个学员进来之后被扔在床上,身上都是血,他躺在床上一直在抽搐,每抽搐一下我都觉得房间都在震动。”

“在那里头共产党没有人性,没有法律,甚至比邪恶还要邪恶,他就是魔鬼。”刘洪林说道,“共产党讲杀人诛心,除了把你监控住,限制你的自由,还要让你把心彻底死掉,彻底地脱离法轮功,所谓的‘转化’。在那里你没有任何时间去思考,不会给你一秒钟的时间思考,从精神上、肉体上一直让你的精神达到那种紧张程度。”

刘洪林说,他今天来参加集会,是为了纪念反迫害20周年,也是为了纪念很多逝去的同修。前几天他刚刚了解到一位以前的同事再次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这位同事的妻子已经被迫害致死,他也想在此呼吁中共政府赶紧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2019年8月3日,美中11个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芝加哥中领馆前集会,呼吁中共政府停止对法轮功长达20年的迫害。(David Yang/大纪元)

被迫流离失所“8个月换了13个地方”

李女士也是近几年从大陆来到美国,她也讲述了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经历。“我们住在7楼,被围了三天两夜,在里头都不敢上厕所,怕被听见,没有开灯,不吃饭,到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就想,不行就把床单接起来,从楼上逃下去。到第三天晚上,感觉好像外面没有人了——可能他们以为我不在家——我们就这样逃走了,从此没有再回去 。”

“另一个我认识的同修被抓,当时(该同修的)孩子才5岁,后来这个同修一个多月后就死了。”李女士忍不住声音颤抖起来。

“8个月,我们换了13个地方,5个省,一直换地方。”但她还是被5次非法抓捕、5次抄家,“这还不算上抄我们的亲戚家——我爸妈家、我亲戚家、我亲戚的亲戚家⋯⋯反正搭上点边的亲戚都搜了。”

被上手铐、脚镣14天 出狱后“学走路学了一个多月”

让李女士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她被关押时,被上手铐、脚镣长达14天,“手铐、脚镣中间有个很短的链子,让人站不起来,也上不了厕所,只能别人帮,所以就不敢吃饭喝水。14天就一直逼我写东西,我就不写,最后他们也没招儿了,就给我放开了。”

“放开后我已经不会走路了,抬起脚来不知道台阶有多高,学走路学了一个多月。最后直接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一个星期里晕倒了两次。出来后,体能非常差,在车上坐着就头疼,坐公交车不知道在哪站下,走到菜市场都走不动。”

愿更多中国人站出来 维护正义良知

现如今来到美国,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李女士说,“想感谢美国的政府和人民坚持正义,保护我们这些受迫害的人。”“我也得感谢我的亲人,这些年来,是他们的支持和无私的帮助,才能让我顺利地走到今天,希望他们和世人一样都能有美好的未来。”

她更想感谢法轮功创始人,“感谢李老师给我们这样的坚强和勇气,面对邪恶的时候能够不屈服。”“能够坚持正义、坚持善良,遇到师父,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我觉得我对得起我这一生,我也对得起我的同胞。”她也希望更多的中国大陆同胞和海外华人,能够站出来反对中共,“真正做中国人的铁骨脊梁”。#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9-08-07 8: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