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来吉和我们(下)

作者:陈渊灿

“要不是高拉,我和我儿子活不到今天,这是毫无疑问的。”主人阿尔汉娜感恩告白。示意图。(Konstantin Tronin/shutterstock)

乡下向来只要有养狗,总是敞开房门不锁,留着它看家,放心地下田工作的多。(Konstantin Tronin/shutterstock)

人气: 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好动成性的来吉送到乡下后,对于没有我们这一个家的来吉,感到实在既生疏又不习惯,很不自然!隔了一段时间,我们去了乡下阿姨家看望它,远远地看到我们走近,它想挣脱首环与绳索,欢天喜地跳跃着想奔向前来,场景令人感动又伤感!

第二次再去的时候,没人看家,大概下田去了,只留下来吉单独看家。看到我们去了,依旧欢天喜地跑近每人前来跳起来,又搭又闻个不停。然后做势要出去,就这样带我们去下田见它的新主人──孩子们的阿姨一家人告诉他(她)们旧主人家的人来了。

乡下向来只要有养狗,总是敞开房门不锁,留着它看家,放心地下田工作的多。

认真看家 拽着人不放

早期乡下还有家庭式以手工酿造酱油的商人,定期带若干装了新酱油的瓶子,定期地到各乡下客户家,不管人在不在,自行放置新装酱油,把空瓶带回去,已司空见惯,未曾有任何问题。

但没人在,只留来吉在家看顾的时候,情形就不一样了。来的酱油商,既是“熟客”,又是来“进货”的;但带出空瓶子就不行了,事关“全权全身”的看家本领,而且“(犭肖)入无(犭肖)出”(台谚:(犭肖)字音ㄒㄧㄠヽ,疯狂的意思),一样的东西──瓶子,进来可以,带出就不行了!

怎么办呢?来吉一声不响地咬住酱油商的裤脚,坚持不放!如果硬拽,裤管会破,不仅见不得人,而且激怒了看门狗,搞不好,一气之下咬你一口,那才划不来哪!因此这家的酱油瓶,只要来吉看家,也就唯能有进无出了。这事于下一次送酱油来时,向主人家抱怨,事情才传开来呢!

笔者一直觉得,一般脊椎动物,特别是猫狗等做为人们宠物的哺乳类动物能喜欢玩具,或懂得与人共玩,这类动物,还是具有相当智商的。想来,来吉正是具有这种条件的家中宠物,令人不知不觉中觉得它是家中一员,爱惜不已。我们吃什么,来吉就吃什么。

来吉吃面条。(陈渊灿提供)

然而事与愿违,不知是否受到造物主的招唤,来吉有天忽然失踪。最坏的想法是“黑狗的肉是最补的”,有此一说,有可能是被诱杀成桌上物,消失了。这也是我们家,和孩子们的阿姨家两个家庭最常念念不忘,心心念念,息息相通的伤心事,这两家家人,与来吉缘尽了。(全文完)◇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