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新解】隐士鼻祖被迫颖水洗耳

——成语“洗耳恭听”的来历
作者:俞元
明 刘原起《松壑高闲》,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人气: 691
【字号】    
   标签: tags: , ,

许由拒受天下,颖水洗耳,流芳百世。尧帝封他“箕山公神,配食五岳,后世祀之”;庄子把他描述为神人;《前汉书》列他为仁人;后世视他为隐士鼻祖。也有不少人,认为许由是小隐之人,洗耳之举乃沽名钓誉;“诗佛”王维认为他“病物者自我”,还不能算做一个旷达的人。那么许由到底是怎样的人呢?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尧帝在位,四海升平,八方宁靖。他年岁大了,想把帝位禅让给满腹经纶、品格清高的许由。尧很谦卑地把自己的治国能力比作火把之光、灌溉之水;视许由的能力为日月之光、天雨之水。尧认为自己的才德比不上许由,天下应该让给掌握天道运行的许由。

许由回答:现在国家在你的治理之下已经大治。我来接你的班,求虚名呀?小鸟在森林里有一根树枝立足,就高兴得唱个没完;田鼠在河边饮水,喝一点点水就很胀肚子了。我对天下不感兴趣。祭司不会代替厨师来置办祭品(祭品中有很多食物)的。

许由的话,也反映了道家的一个现象“乱世入世救世,盛世出世修行”。要么做入世的圣贤之人;要么做出世的真人。历史上的姜子牙、张良、刘伯温等道家高人,都是乱世出山,拯救苍生,功成之后,身退归隐。尧,现在是太平盛世,我还沾惹这些俗事干嘛?你请回吧。

尧走后,许由避居到箕山颖水旁。图为明 刘原起《松壑高闲》,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尧走后,许由避居到箕山颖水旁。尧知道以后呢,又派人找到他,请他做九州长(相当于宰相)。许由听了,心想:尧怎么就不懂我的心思呢?怎么才能让他死心呢?于是,许由当着尧帝使者的面,走到颍水河边,上演出“洗耳”这一幕来。

这时,隐士巢父牵牛来饮水, 听了许由的话,寻思:尧最早把天下禅让给我,我拒绝了;他让给许由,现在许由两次拒绝他,他会不会再次找我呀?我要再重申一下我的立场。因此,巢父大声说:“我还担心你洗耳的水脏了我的牛犊的口呢!”说罢,巢父牵牛向河的上游走去。使者见此,知道他们心意已决,摇摇头,向尧汇报去了。

许由洗耳,也有后人认为他是做做样子、沽名钓誉。佛学修养很深的王维评价许由说:声音怎么会停留在耳朵里,把耳朵污染了?你说它污秽,那是因为你内心先有了污秽……他一个旷达的人都够不上,又怎能入学道的门呢?一个真正学佛的人,什么都不能使你污秽,你怎么能说这样就污秽了呢?

莲“出淤泥而不染”,王维的这个观点有他的道理,但是他真的了解许由吗?庄子在《逍遥游》中讲了许由与尧帝的故事,也讲了藐姑射之山上居住的神人的状态。最后说尧去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拜见了四位神人,其中一位神人就是许由。尧感觉与神相比,自己太渺小了,治理天下的职位又算得了什么呢?

庄子在《逍遥游》中讲了许由与尧帝的故事,也讲了藐姑射之山上居住的神人的状态。图为《八十七神仙卷》局部。相传是“画圣”唐代吴道子的白描人物作品。(公有领域)

庄子笔下的神人许由“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他的思想广袤无边,水火冷热都伤不了他,又有什么能污染到他呢?许由只不过通过“洗耳”以明其专一修道、不问俗事之坚心。

据说许由后来还做过舜、禹的老师,他是三代圣君之师,他还需要沽名钓誉吗?竹林七贤之类的小隐者、小道修行者,怎能和许由相提并论?他入世,就是一位农耕的隐者形象;他出世,便是藐姑射山的神人。@*#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说到“坐井观天”,人们便会想到庄子寓言中那只坐在井底的青蛙,不知道大海之浩瀚、天地之高远,却沾沾自喜。现在多用来讽刺目光狭隘、自以为是的人。其实坐井观天还有一个传说,讲的是古人观测天文的故事。
  • 把粗粗的铁杵磨成一根针,没有人会做这样的傻事!大家都知道铁杵比针值钱,一个铁杵能换回许多根针,为啥还要几十年的光景去磨铁杵呢?其实李白和真武大帝看到磨针的老婆婆,她们不是人,是神!她们只不过用磨针这种方式,点悟一下修炼中的人。
  • 《列子.天瑞》中有一篇寓言故事,说古代有个杞国人整天担心天塌地陷,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杞人因忧天而被贻笑千古,人们认为他的忧虑是毫无根据和不必要的。子非杞人,焉知杞人之忧?你知道他有过什么样的可怕经历吗?
  • 叶公本名沈诸梁,楚国王室后代,24岁时被楚昭王封到叶邑(今河南叶县南旧城)。他组织叶邑百姓兴修了东、西两陂大型水利工程,东陂防洪、西陂蓄水。他把水利施工图画在自家墙壁上(因为竹简不适合画图)、梁柱上、衣服上,在每个水渠的出水口都画上龙,并称之为“水龙头”,以求风调雨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