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梅霍——神秘的西班牙文艺复兴绘画大师

巴托罗梅.贝尔梅霍,《基督复活》(Resurrection)局部,松木板上油彩和金箔,90×69厘米,约1470—1475年作。(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 2019)(公有领域)
  人气: 6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Lorraine Ferrier采访报导,甄萍编译综合)一件经典的画作,可以让观者为之屏息,在伦敦国家美术馆“巴托罗梅.贝尔梅霍:西班牙文艺复兴大师”(Bartolomé Bermejo: Master of the Spanish Renaissance)展上亮相的七件稀世杰作,每一件都有这样的力量。

在已发现的贝尔梅霍作品中,这七幅画约占三分之一,其中有六幅从未离开过西班牙,包括画史记载的他的处女作——1468年的《圣米迦勒战胜魔鬼》(Saint Michael Triumphant Over the Devil With the Donor Antoni Joan)以及封笔之作《哀悼基督》(Desplà Pietà,1490)。

展览展出的1468年2月5日的精美手稿,详细说明了《圣米迦勒战胜魔鬼》一作赞助人的付款情况。(Real Colegio Seminario de Corpus Christi, Valencia)(公有领域)
展览展出的1468年2月5日的精美手稿,详细说明了《圣米迦勒战胜魔鬼》一作赞助人的付款情况。(Real Colegio Seminario de Corpus Christi, Valencia)(公有领域)

七幅宗教绘画,每一幅都令人惊叹,有如一座座重见天日的宝藏。

的确,观众步入小小的展厅,就像置身宝箱:昏暗的灯光下,七幅画作有如明珠,在深紫色墙壁上熠熠生辉。

从富丽的天鹅绒、丝绸、锁甲,到闪烁的珍珠、宝石和盔甲,每幅画的细节都极尽精微。仔细观看《圣米迦勒战胜魔鬼》,连织物的经纬都清晰可见,圣米迦勒的黄金胸牌上还映出圣城耶路撒冷。

巴托罗梅.贝尔梅霍,《圣米迦勒战胜魔鬼》,板上油彩加金箔,180×82厘米,1468年作。伦敦国家美术馆提供。(公有领域)

“他的绘画技艺真是太精彩了,展出作品数量虽少,但质量都非常高。”策展人莱蒂西亚.特里夫斯(Letizia Treves)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

伦敦国家美术馆收藏的“圣米迦勒”一画,堪称英国收藏西班牙古画中最灿烂的瑰宝,通过展览,观众终于可以将它放在广阔的时空背景下来欣赏。

同时,展览也让人们认识了一位鲜为人知的大艺术家:直到19世纪末,贝尔梅霍的《哀悼基督》和他为巴塞罗那大教堂洗礼教堂设计的彩色玻璃花窗才被归于他的名下,而他的大部分作品到20世纪初才重见天日。

贝尔梅霍生平

贝尔梅霍的艺术生涯相当漫长,但后人并不知他的确切生卒。“他真的很神秘”,特里夫斯说,很多佚名的尼德兰风格绘画可能也出自他手,因为他显然受到15世纪佛兰德斯绘画的深刻影响

贝尔梅霍出生在科尔多瓦,尽管同时期艺术家受制于行业公会只能在居住地进行创作,但他却先后受托在阿拉贡王权管辖的多地作画,包括瓦伦西亚、达罗卡、萨拉戈萨和巴塞罗那。只是每到一地,他必须和当地艺术家合作,由后者为他担保。

实际上贝尔梅霍从未在一地待满十年,有三幅祭坛画都是留给当地画家完成的,他还曾因此被逐出教会。不过,他的杰出技巧,使得委托人(赞助者)们愿意承担风险。

特里夫斯介绍,这位画家或许是一位“改宗信徒”,即改信基督教的犹太人。一个理由是他妻子就是有名的改宗信徒,曾因不读《信经》受到宗教裁判所的审判;在那个时代,不同信仰的人不会联姻。而画家四处巡游,或许就与那一时期宗教裁判所迫害犹太人与改宗信徒有关。

巴托罗梅.贝尔梅霍,《哀悼基督》(Desplà Pietà),杨木板上油彩,175×189厘米(带框),1490年作。(Guillem F-H/Catedral de Barcelona)(公有领域)

来自巴塞罗那大教堂的《哀悼基督》中画着一位德普拉(Lluís Desplà)主教,他也是这幅画的委托人。坚决反对宗教审判的德普拉,想必为贝尔梅霍在巴塞罗那的活动提供了保护,玻璃花窗设计应也是受他委托而作。

巴托罗梅.贝尔梅霍,《基督复活》(Resurrection)局部,松木板上油彩和金箔,90×69厘米,约1470—1475年作。(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 2019)(公有领域)
巴托罗梅.贝尔梅霍,《基督升天》(Ascension),松木板上油彩和金箔,104×69厘米,约1470—1475年作。(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 2019)(公有领域)

西班牙最伟大的肖像画家之一

15世纪西班牙艺术家并不以肖像画见长。 “西班牙国王和王后曾抱怨他们在本土找不到像样的肖像画家。”特里夫斯说。

而贝尔梅霍的惊人技艺,恰恰表现在他描绘的人物和肖像上。仔细观看他的宗教绘画,这些局部就像独立的肖像画;以《蒙特塞拉特圣母三联画》(Triptych of the Virgin of Montserrat,1483—1484)《哀悼基督》《圣米迦勒战胜魔鬼》三幅作品来说,委托人的形象栩栩如生,并且和神的形象有机地融为一体。

《蒙特塞拉特圣母三联画》是专门为意大利布商德拉切萨(Francesco della Chiesa)创作的,中央的一联是贝尔梅霍亲笔所画,跪地者即是德拉切萨。这幅画起初挂在瓦伦西亚,德拉切萨去世后,被送回了他的家乡意大利。

巴托罗梅.贝尔梅霍,《蒙特塞拉特圣母三联画》,橡木板上油画,约作于1483—1484年,156.5×100.5厘米(中央),156.5×50厘米(两侧)。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Madrid/Diocesi di Acqui-Cattedrale N. Signora Assunta, Acqui Terme)(公有领域)

这幅三联画的左翼被烛火烧损了一小块,提醒着观者,这组画是用来灵修的实用物品,赞助人会在画前跪下祈祷。

同样,《基督升天》是为德普拉主教家中的小礼拜堂画的,主教的家连通着巴塞罗那大教堂。此次在被借展出国前,这幅画一直悬挂在大教堂内德普拉墓所在的房间。

在写实技巧之外,贝尔梅霍的独特画风,还体现在叙事场景中鲜活的戏剧性,以及醒目的风景,后者在当时的阿拉贡无人可及,这从《蒙特塞拉特圣母三联画》中的日出以及《哀悼基督》中的日落场景中都可见一斑。

“这个展览的一个最成功之处,也是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它能以少胜多。你真的可以看到艺术家的创作轨迹,看到他在每张画中表现的主题。” 特里夫斯说。

她最后表示,“贝尔梅霍是个非常独特的西班牙人,很难归类。研究中我发现他真的很有意思,因为我意识到当时在西班牙没有人真正喜欢他。”

“巴托罗梅贝尔梅霍:西班牙文艺复兴大师”(Bartolomé Bermejo: Master of the Spanish Renaissance)展,将展出至2019年9月29日,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伦敦国家美术馆官网NationalGallery.org.uk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般所说的“巧雕”要符合三个条件:材质出自天然,加以巧妙的创作,展现天人契合之妙,“翠玉白菜”就是这些条件携手之下造出的极品巧雕。“翠玉白菜”的“出身”和一位平民贵妃连系在一起。
  • 假使说达·芬奇有那么一件作品宛如一曲“天才”颂歌,那就是他的炭笔素描《圣母子、圣安妮和施洗者圣约翰》。
  • 小汉斯·霍尔拜因,《使节》(The Ambassadors),作于公元 1533 年,油彩、橡木, 207 x 209.5 cm,英国伦敦国家画廊藏。(公有领域)
    评量一幅人物画时,观众首先看到的是,画面的主体是一个人,还是表现二个人的互动,是三人结构,抑或多人的大场景。下面就让我们以人物多少为序,来欣赏艺术史上几幅写实油画杰作。
  • 米开朗基罗《创造亚当》(The Creation of Adam),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天顶画《创世记》局部。(公有领域)
    在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礼拜堂天顶画《创世记》中,《创造亚当》只是一个小局部,然而它已成为标志性的图像,经常出现在影视和文学作品中。医学界新近从这幅画中看到了大脑截面,米开朗基罗的创作意图究竟是什么?
  • 1647—1652年间,贝尼尼创作了被后世认为是其雕塑代表作的《圣特雷莎的狂喜》。此前一年,贝尼尼设计的圣彼得大教堂的塔楼被拆除事件,大大损害了他的声名。而次年,这位17世纪最伟大的巴洛克艺术家即通过《圣特雷莎的狂喜》这件传世杰作再次证明了自己。
  • 伴随路易十四一生的最大艺术事业,则非凡尔赛宫莫属。这座集结王权意识与当代的艺术精英共同打造的华丽花园宫殿,立即成为欧洲其它王室竞相效仿的王宫范本。
  • 北与南的艺术虽然有着先天的相异性,然而在二者相遇交流之后却互补不足,相得益彰。在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影响下,北方艺术家对透视、解剖、比例和造形更为讲究,使得写实艺术更加为炉火纯青;且在对外在形象逼真刻画的同时,也不忘呈现人物的内在性格。如霍尔班(Hans Holbein d. J.)风格朴实却又栩栩如生。
  • 威尼斯绘画艺术自十五世纪后期风格已趋近成熟,到十六世纪达到鼎盛。艺术家之间多有师承关系,虽然日后各自发展出不同特色。后人把这时期威尼斯地区的艺术表现通称为“威尼斯画派”。
  • 文艺复兴绘画中出现的Cangiante(换色法)、Chiaroscuro(明暗对照法)、Sfumato(晕涂法)和Unione(统合法)这四种风格迥异的绘画技法被后世广为流传,许多艺术巨匠都曾经出神入化地运用它们创造出辉煌而美丽的艺术珍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