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1天2道“禁台令”中共怕什么?

去年获金马奖的台湾导演傅榆的一番话,引起轩然大波。(授权视频截图)
人气: 1128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8月7日,《中国电影报》在官方微博引述了中共电影局的决定,“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另外,大陆50名导演随后又接到当局的通知,不能参加“第15届海峡两岸暨香港电影导演研讨会”。

中共的做法虽然并未影响金马奖各项活动“照常举办”,但是招来了不少骂声。 中共对大陆电影界一天连发两道“禁台令”,让外界纷纷产生猜测,中共究竟是出于什么用意?

一天2道禁令

不许中国电影人参加金马奖颁奖典礼,估计大陆影视圈不会有人参与这个活动。有电影人表示,中国电影至少失去了一次在重量级影展上崭露头角的机会。

另外,包括知名导演冯小刚、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等在内的50位大陆导演,都接到了中共官方的通知。

多家港台媒体报导,中共要求他们不能参加9月6日至9日在台湾花莲举行的两年一度的两岸三地电影研讨会,原因是大陆对赴台的政策发生了变化。两岸电影交流基金会证实了这一点,大陆导演协会的确收到了中共的“禁足”令。

中共称这么做与政治有关,至于明年是不是会恢复参加,需要“以后再说”。中共国台办副主任龙明彪跟记者玩起了文字游戏。他表示大陆电影人参与金马奖“没有要中断,说的是暂停”。

刻意安排撞期

作为华语电影界最权威的盛会之一,今年的金马奖组委会很早就公布了“竞赛规则”:作品申报的截止日期是2019年7月31日,10月1日公布入围名单,然后11月23日举行颁奖典礼,公布获奖名单。

本以为大陆电影撤回申请便可,但另一个问题又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中共官方主办的“金鸡奖”,也在金马奖颁奖礼的同一天举行。

6月17日,中国电影家协会突然宣布,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将在福建厦门举办,举办的时间是11月19日至23日。

从时间顺序看,金马奖公布在先,中方不可能不知道。众所周知,所有的电影节,都选在最后一天举行颁奖礼。这种情况下出现金鸡奖与金马奖时间重合,不能不让人怀疑是“刻意安排”,“绝不是巧合”。是在“变相抵制金马奖”,“让大陆电影人选边站”,“考验电影人的忠诚度”。

现在不用猜了,中共自己扯下了面具,直接下禁令,不能参加台湾的电影活动。这等于强制关上了两岸文化交流的大门。

陆港影人成“磨心”

中共的这两道禁令,使大陆和香港电影人非常尴尬。其实在之前,尽管中共刻意撞期金马奖,但还是有不少大陆电影申报金马奖。早前传包括由王小帅执导的《地久天长》,胡歌及桂纶镁主演并入选戛纳影展竞赛单元的《南方车站的聚会》,还有刚入围威尼斯影展、由娄烨导演、巩俐和赵又廷主演的《兰心大剧院》,以及女导演朱昱的纪录片《少年问道》等,都已经报了名。

最无辜的要算香港电影人,在金鸡和金马之间,必须“选边站队”。据《联合日报》报导,中共广电总局私底下约见了几家香港电影公司老板,表明希望香港电影人配合。中共威胁称,如果坚持参加今年的金马奖,就要承担后果,别指望今后(参评电影)有机会在大陆上映。而且所有出席金马奖的香港艺人,都会被列入观察名单。

一边是年度盛事、权威殊荣,得到奖项是对自身的莫大肯定,但如果参加,可能会被中共秋后算账;另一边是庞大的电影市场,但是被中共控制着。如何选择,真的很“磨心”。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港星刘德华和古天乐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张家辉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及杨凡入选威尼斯影展的新作《继园台七号》等大批作品早已申报金马奖,但现在片方已陆续取消报名。

但也有因此怒骂中共的,大陆独立导演张赞波就是一个。他当天就在Facebook上怒斥:“可耻的电影局,狗急跳墙的节奏!”他表示“遗憾今年没有新片出来,要不然我一定报名金马。历史定会记住你们所做的一切。”

台湾方面的回应

对中共的做法,台湾总统府表示,文化是没有国界的,艺术更不应该有政治藩篱。阻止参加电影节盛会并不是聪明的决定,不但对中国优秀电影人是一种伤害,也无益于两岸的正向交流。

发言人丁允恭认为,中共政府的这一系列禁令,对中国人民非常不公平,把自己向着世界透光的窗户一扇扇关上,令人忧心,也让人对中国人民感到不舍。

海基会发言人蔡孟君也感到遗憾,她表示中共的做法无助于增进两岸相互了解,唯有“善意才能带来善意”。

导演朱延平、资深剪接师廖庆松等台湾影人前天(7日)也都纷纷表示,平常心看待今年的金马奖。朱延平表示,金马奖是华语电影的重要活动,“大门从来没有关”,他认为只有“电影回归电影,才是华语电影圈之福”。

中共担心“政治拼场”?

不许大陆电影人参加金马奖,其实在影视“圈内已经讨论很久了”。6月底的时候,就已经传出中共可能不允许参加金马奖的消息。

一位大陆影视业者对中央社匿名表示,主要因为去年两岸影视界人员先后在颁奖台上进行“政治表态”,引起了轩然大波。

大家知道,去年的金马奖,台湾导演傅榆的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得了最佳纪录片奖。她登台领奖时,突然有感而发:“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

傅榆说这番话时,难掩情绪激动,台下的群众送给了她掌声回应。不过这段话,却触动了中共的政治敏感神经,使金马奖典礼蒙上了“政治色彩”。据称中共当时就传出指令,要在场的中国电影人有所意识。所以随后大陆演员涂们在颁奖时,刻意地使用了“中国台湾”。

另外按照惯例,评审团主席在颁发最后一个大奖时要上台颁奖并讲话。但是去年评审团主席是巩俐,她婉拒了上台与著名导演李安一起颁奖。

不仅如此,颁奖礼后,大陆的剧组、导演、演员几乎全部缺席了金马官方酒会和片方举办的庆功宴,不接受采访,并火速离开台湾。只有凭借《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入围最佳导演的娄烨是个例外。

从这些情况看,巩俐、包括在场所有的大陆电影人,压力非常大,因为弄不好就会触怒中共。所以人人为求自保,谨慎为妙。

据那位受访者表示,金马奖“政治拼场”事件发生后,中共官方就出现了两种版本。“一个是装没事,像一阵烟一样过去;另一个是干脆不参加2019年的金马奖。估计近来政治情势的变化,不参加金马奖成了选择”。

有政治用意?

这位大陆影人还特别强调,金马奖距离明年台湾1月的总统大选还有不到2个月。中共当局担心,万一再出现去年类似的“桥段”。而且坐在台下的大陆影人也会为难:如果不上去“护航”,对内无法交代。但是“护航”,又会升高台湾民间的“反共情绪”,重演当年周子瑜事件,等于是变相帮助民进党催票,这不是中共当局愿意看到的。

知名导演李惠仁认为,在台湾总统大选前,中共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动作。

中正大学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宋学文表示,大陆与台湾的所有交流,中共都有政治考量。目的是通过政治杠杆,影响台湾的政治走向。如今台湾大选进入热身阶段,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的民调声望却在下滑。

宋学文认为,中共是想通过这些手法告诉台湾民众,“如果不支持我喜欢的候选人,我就抽掉这个、那个”。不过他指出,中共每次出手帮助蓝营,都起了相反作用。中共越支持国民党,越给绿营更大声势。

反送中让中共顾忌

中共发出“禁台令”,宋学文认为可能是还有一个用意。就是避免中国大陆的影视圈和传媒业接触香港的反送中消息。担心这些人到台湾后,把一些香港反送中的资料或影片带回中国大陆。

众所周知,从6月份以来,两岸三地的形势在发生着巨变。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为了讨好北京,在中共的挟持下,强推《逃犯条例》,意在把被中共视为“逃犯”的人引渡到大陆进行审判。

林郑的一意孤行引发了香港民众的强烈反抗,先后爆发了两次超过超级大规模的游行。6月9日有103万人参与,6月16日更是达到了200万。随后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也创下历史之最,有55万之众。随后香港民众把争自由的行动遍地开花,更加灵活持久,富有韧性。

对香港民众的反送中抗争,中共起先是完全封锁屏蔽,不敢告诉国人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中共担心,一旦让大陆人得知真相,可能会引起蝴蝶效应,在内地也发生类似事件。

在香港民众反送中的声势越来越大之后,中共改变了做法。有选择地报导香港事件,造谣污蔑香港人的争自由是“暴动”和“颜色革命”,以此煽动大陆民众的仇恨情绪。这些情况,只有翻墙出来的网民才了解,更多的网民并不知情。

但是香港的事态发展,让台湾民众觉醒了。他们从香港人的遭遇,想到了自己的明天,意识到台湾和香港是命运共同体。在香港6‧16的“200万+1”大游行后,台湾几十万民众在6月23日也发起了“反红媒”集会游行。

也许没有任何一个人预想过,这场风波会发展至今天的规模。可是到今天,这明显再也不是一场只关乎香港本地人未来命运的抗争,而是与全中国十四亿同胞的自由与未来密不可分。

大家都知道,今年是中共认为的敏感年份,香港反送中已经成了中共的一只黑天鹅,使中共陷入了“逢九必乱”的怪圈。如今正是中共的政治高压期,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万一中港台两岸三地电影人聚在一起,有哪一位冒出一句中共的网络禁搜词“香港加油”,弄不好会吓断了中共紧绷的神经线。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别忘了转发点赞,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8-10 6: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