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葛特曼:共同问责中共活摘器官的同谋犯

8月30日,美国记者、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伦敦法轮功反迫害集会上发言,他呼吁全球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并问责中共的同谋犯。(罗源/大纪元)

人气: 18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1日讯】(大纪元伦敦记者站报导)8月30日,来自30多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齐聚英国伦敦,举行集会游行等活动,美国记者、作家、独立调查员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集会上发言,他呼吁全球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并共同问责中共的同谋犯。

以下是葛特曼先生在集会上的发言内容整理:

作为两位美国心理医师的孩子,我儿时就非常清楚地知道,前苏联当局会把持不同政见的公民送入该国的精神病院,当时这种情况令我的父母感到非常不安。

为这些遭前苏联当局系统迫害异议人士的报导而担忧,我父母并非孤独无援。因为从1971年开始,国际心理学协会就定期谴责他们的前苏联同行,他们拒绝接受邀请到前苏联精神病院参观,因为他们非常知道那是在给假货去污。尽管西方的国际会议欢迎前苏联的心理医师参加,但是禁止前苏联的心理医师在西方杂志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报告,前苏联和国际社会在精神药物开发方面也没有任何合作,在心理学研究领域也没有任何学术交流,前苏联心理学系统在诊治精神分裂症方面的药物如此危险,以至于西方心理学系统完全否认前苏联在这方面的发展,因为西方社会达成了一种共识,那就是如果美国和欧洲无法阻止前苏联的这种“病毒”的蔓延,我们至少可以隔离它们。

就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受到中共国家支持的活摘器官罪行而言,加拿大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于2006年发表的《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就呈现了大量的证据,而在我撰写的《大屠杀》的过程中,我也采访了大量的医务人员,这些医务人员对中共活摘罪行的明晰回忆,全面地展示了中共对法轮功的全方位的迫害。

2016年我们又一起出版了最新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该报告表示,中共真正的器官移植机构的数量是中共官方数量的六倍至十倍,从那时开始,所有的英文大型报纸都报导了这些问题。欧盟议会和美国国会也通过了决议案,明确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人、藏族人和基督徒器官的行为。而对此事实最重要的认证,来自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的中国法庭。

西方社会只有一个组织在积极地否认中共活摘罪行的存在,那就是世界卫生组织,正如我们大家知道的那样,该组织与中国大陆密切合作,简而言之,中共活摘罪行的真实证据从来都不曾是一个问题。其实我们对中共活摘罪行的了解程度,超过了当年我们对前苏联精神病院迫害异议人士情况的了解程度。

但是,这两个问题的区别在于,西方医学界对于活摘罪行的回应一直都是在否认、或玩弄文字游戏,或幼稚地接受了中共大陆的承诺,其实中共对西方人的了解程度超过了我们对自己的了解程度,他们知道我们很弱,他们知道我们渴望与其保持良好的关系,他们知道我们担心会被指咄咄逼人,他们知道我们害怕失去中共掌控的世界中的那巨大的经济发展机遇,而为了避免无法得到好处,我们会愿意为中共做的任何无理的事情找借口。而且中共也意识到了,要让西方社会做同谋,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因此几乎所有的西方同谋者都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借口,那就是:“这是为了建设一个更好的,更公正的中国所必须的。”

因此包括国际移植器官协会、悉尼的维斯特梅德医院、世界卫生组织,甚至伦敦的大赦组织,都在一个预设前提下对待遭受活摘器官的受害团体,特别是法轮功。

而我作为一位作者,我所做的,就是曝光我们社会中所欢迎的这种同谋文化,用真相打破这种传统。这种活摘罪行是北京所为,无可辩驳。目前有5千万维吾尔族人都被验血了,200百万人遭到中共拘禁,随时都有可能被送去活摘器官。

这种情况本来是可以很早就得到制止的,当我们了解到法轮功一直遭到迫害时就应去制止。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获得制止,而且还得到了西方少数腐败的医生的持续协助,这些医师以为驾上这条中共红龙就可以载誉而归,因此在他们眼中所有的一切都非常正常。

作为“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的发起人之一,我希望从整个世界的各个阶层给这个组织带去新鲜的血液,带去新专家,来制止这种大屠杀罪行。

走过这个广场的人们,难以想像中共丑陋怪异的本质,也难以意识到此问题的紧迫性,这让我想起了最近我听到的一位维吾尔族女性对中共当局的喊话,她当时说到:“请将我的母亲还给我,我愿意用我的血和我的肾换我的母亲,我是O型血,我32岁。”

让我们切断我们与中共的器官移植行业之间的任何联系,让我们禁止中共医生在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和出席国际会议,让我们结束对中共的移植方面器械的出售,让我们终止与中共在药物开发和测试方面的合作,让我们开始问责那些中共的同谋者们。

(略有删减)

责任编辑:马颖慧、李缘

评论
2019-09-01 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