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香港保卫战(上):拒绝沦陷

文/宗家秀

12月12日早上,日军攻入尖沙咀,前方为尖沙咀钟楼。(公有领域)

  人气: 9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港英政府于1922年制定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最后一次动用,是在1967年香港亲共团体试图将文革运动引进港区的六七暴动期间,而这项紧急法案制定的初始,是针对当年在港发生的有中共红色背景的罢工。

1938年,侵华日军迅速占领中国东部海岸,7月港英政府通过《紧急条例》积极备战,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的8小时,香港遭到日军突袭,驻港英军、加拿大、印度军及国军和香港民众积极参战,谱写了二战史上最为悲壮的香港保卫战

香港进入紧急状态的法律适用,从来都是为抵制极权外侵、为保护香港本土文化与民意。而今天的港府欲动用紧急法,不是针对西来幽灵中共,反而针对港民,这是开历史倒车,港人会比对待当年抗日更为彻底和坚决的意志而予以反击。

“鹰”袭香港

1941年12月8日7时,香港启德机场上空,突然飞来几十架飞机,紧接着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响起,香港街面上、酒吧间电影院里享受着生活的人们,望着远处浓烟滚滚的天空,疑惑地抬起头:“70%是防空演习,报纸上没说战争已经逼近了呀。”

人们不敢相信,这是日本派遣军23军飞行队队长土生秀治大佐,在接到代号为“鹰”的空袭香港指令后,投向九龙启德机场英军飞机的炸弹群,瞬间,全部14架英军飞机被毁。

位于民用启德机场旁边的启德空军基地,约摄于1945年。(公有领域)

日本“鹰”计划为香港准备的侵略主力军2.3万人,后增步兵炮兵各6千,飞机1300架、运输车2300部、登陆舰艇500艘。

香港守军总数只有1万余人,其中海军900人、空军100人,以华人为主体的香港义勇军1720人、一个皇家步兵旅和一个皇家炮兵团。1万人中还包含1940年11月加拿大应驻港英军陆军总司令马尔特比和前司令贾乃锡要求派遣的1973名援军。全部的守军飞机仅为14架、各类舰艇27艘、坦克40辆。

不只是兵力悬殊,对于极权政权的疯狂与无耻,正常社会的政府和民众同样估计不足。当时英美方面和香港的媒体都未曾预测到日本侵略军会如此快速对美英宣战和空袭香港。

日军正在空袭香港中环。(公有领域)

共产党人乔冠华、张友渔也在廖承志的《华商报》和邹韬奋的《大众生活》上发表文章大肆宣传日美不会开战,极大误导了当时的香港民众。此前,中共毛泽东更是包藏私心,在英方与中共合作的条件上提出,英方允许中共冯白驹部游击队在港设立办事处和电台,英方须向冯部提供装备和经费及进行爆破人员培训。这根本不是在帮助香港人抗日,而是意在培养中共日后接管香港的纵队。

而日军第38师团和23军的攻城重炮队,在做好了进攻香港的准备的同时,却不断释放烟雾弹,负责香港作战物资运输任务的日军北岛支队长,特意宴请深圳宝安县长夫妇,席间,他故意透露出日军要向大西南进攻的假消息,同时他下令,一切日军战略物资的运输,都要伪装成平时补给的粮食和日用品。

侵略者的欺骗果然奏效。

香港保卫战全面爆发

日军偷袭珍珠港后,还在马来西亚、泰国和菲律宾同时开战,“鹰”袭香港。密集的炸弹惊醒了世界和香港。

8日8时30分,义勇军中尉汤华恩奉英军指挥官格雷之命,成功爆破深圳罗湖桥,以切断日军路线。日军新建两个浮桥进入新界,但遭到了印度军的强烈阻击。格雷在各地的爆破行动滞缓了日军的进攻。

晚8点,港督杨慕琦发表演讲,号召160万港人参加香港保卫战。中午时分,被港英政府拘禁的国军“孤军营”500名英勇善战的国军士兵获释,加入抗击日军的队伍,在大埔前线痛击日军。

12月9日,蒋介石呼吁美英中组成反侵略同盟,同时一再催令第7战区司令官余汉谋的三个军立即向广九铁路沿线发起进攻,牵制日军对香港的进攻。

12月9日至14日期间,由于日军进攻香港的强大海空力量,炸毁了英军的兵营仓库,舰队在海上封锁了香港,英军在“垃圾湾防线”上只能边战边退,日军的重炮和远射炮压过了英军的海岸大炮,11日,日军又在薄寮洲登陆,直接威胁到港岛。英军司令马尔特比不得不放弃九龙半岛,11日下午,英军炸毁九龙电厂等设施退守港岛,而东线的印度守军12日也从恶魔山撤退。九龙一站,英军死亡214人,日军死亡143人。

港岛作战

12月10日,日军在南海炸毁英国远东舰队2艘主力号。13日和17日,日军两次派军使进港岛招降,被港督杨慕琦拒绝,杨慕琦令海岸炮轰击日军码头,将英、加和印度军整合成两旅三营,号召百万香港民众继续作战。日军不战而取港岛的计划破产。

12月18日,日本舰队在炮火掩护下登陆港岛北岸。(公有领域)

日军调集驻台海空炮队对港岛进行四天的连续炮击,岛内炮台、弹药库等军事要地无一幸免。18日,日本舰队在炮火掩护下登陆港岛北岸,英军被迫退守铜锣湾、大潭山脉一带。19日,日军进攻遭到守军顽强抵抗,日军一名营长及百人被击毙打伤。

20日—21日,日军加强炮击,同时每日50架次轰炸机空中轰炸,直至24日晚,日军全线总攻,赤柱半岛的英军守兵和日军用刺刀硬拼。25日清晨,杨慕琦遵照丘吉尔电令,再次拒降。但英军弹尽粮绝,水源断了好几天,防御系统坍塌,当天下午,杨慕琦率九千多人投降。

因双方兵力、装备太过悬殊,在无任何外援的情况下,香港守军仍消灭日军2700多人,历经18天的奋勇保卫,实属不易。香港守军伤亡4000多人。

独腿将军陈策率众突围

蒋介石为加强香港的对日防卫, 1939年,派陈策出任国民政府驻港军事代表。陈策,1917年响应孙中山的护法运动出任大元帅府参议。1922年6月,陈策爱指挥舰队协助孙中山突围陈炯明叛变中获信,任国民革命军海军第四舰队司令。

1938年,在虎门海域对日战役中,战功显赫的陈策,获二等宝鼎勋章、三等云麾勋章、海陆空军甲种一等奖章。但在此战役中,他不幸被敌炮火击中左腿截肢,故被称为“独脚将军”。

日军在香港的“鹰”袭行动使陈策极为忧心,12月10日,陈策任“中国各机关驻港临时联合办事处”主任委员,统筹负责国民政府在港助英军抗战总务。陈策一面组织运送粮食,一面组建治安队,打击九龙第五纵队暴动,16日,陈策选派400人协助防守街道要隘,维持民众防空洞秩序。

港岛作战期间,陈策数次组织便衣队、敢死队共计1500人左右,请求英军发放弹药,协助作战。25日,得知英军决定投降后,陈策决心突围,杨慕琦将6艘鱼雷快艇交陈策指挥,英军70余人表示愿意跟随突围。

在英军示降1小时前,陈策率众乘快艇急向鸭梨洲驶去,日军火力扫射,远东情报局长麦都高和陈策都是左臂中弹,船体被射穿,陈策命众人弃船跳海向海口浮游,只有一腿一臂能用力的陈策在冬天冰冷刺骨的海水里,跑着枪林弹雨前进3个小时到达鸭梨洲边的小岛。

陈策于1941年带领几十名英军成功从香港突围,到达惠州留影。(公有领域)

对岸日军不停遥射,陈策和徐享等人又下海,找到5艘快艇,加速强行闯过日舰封锁,26日到达南澳海岸。稍事休整,29日,陈策等人又历经艰险,偷过日军封锁到达惠州,31日到达柳州,因伤口发炎而不能前行。其余突围队员继续前进,途径云南、缅甸、印度,4月28日乘船前往英国,5月22日抵达苏格兰。

在整个二战史上,陈策率领英军成功突围事件享有崇高的声誉,陈策在其《协助香港抗战及英军突围经过总报告》中写道:“我方之助友军抗战,纯以国家立场,在与国之间应表示国家伟大风度。”(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叶德娴感谢香港的年轻人
    自“反送中”运动6月份爆发以来,71岁的香港影后叶德娴(Deanie姐)多次走上街头,与广大市民一起参加游行和集会表达诉求。面对8月31日港警暴力镇压再度升级和大规模搜捕示威者,叶德娴9月2日坚定地表示,绝不会与年轻人“割席(划清界线)”,并呼吁学生们坚持抗争:“你们做得很对,你们没做错(你哋做得好啱,你哋冇做错)!”
  • 美国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议员麦卡锡(Kevin McCarthy)表示,“世界正在密切注视香港局势,中共对此应保持清醒。”麦卡锡说:“首先,我和任何一位争取自由的人站在一起。我们需要密切关注香港反送中局势。美国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更代表一种精神和思想。香港民众正在为保护自己的权利和信仰而抗争。”
  • 邪不胜正、暴政必亡;世界潮流、普世价值尊重人权法冶。胜利之前最黑暗,香港加油!
  • 香港反送中运动延烧,大学、中学2日发起罢课行动。香港艺人何韵诗脸书发文表示,年轻就是希望,为香港新一代感到无比骄傲。不过,她也感叹道,年轻人为何要经历如此痛入心扉的暑假?香港人很辛苦,年轻人更辛苦,而未来的日子必然更苦。但“我绝不会为强权打压而落泪”。
  • 上个世纪50至70年代,发源于梧桐山的深圳河,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的“柏林墙”。 对于数百万渴望自由的人们来说,那里是天堂与地狱的分界线。大陆50年代以后的各种政治迫害,包括屠杀、饥饿与贫穷,使民众不得不想方设法逃离,当时香港几乎成了最近的一处“天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