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网友对话——对马克思的迷信早该打破了

The marble plaque showing damage from recent vandalism on the front of the tomb of German revolutionary philosopher Karl Marx, a Grade I-listed monument, is seen in Highgate Cemetery in north London on February 5, 2019. - Vandals have smashed and defaced the London tomb of Karl Marx in what the cemetery said appeared to be a deliberate attack against the philosophers ideology. A marble plaque with the names of Marx and his family -- the monument's oldest and most fragile part -- was repeatedly hit with a blunt metal instrument, Ian Dungavell, who runs the cemetery trust, told AFP on Tuesday. (Photo by Tolga AKMEN / AFP)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TOLGA AKMEN/AFP/Getty Images)
人气: 76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5日讯】中秋小长假,几位网友聊着聊着聊到了马克思的理论,以下是他们的对话:

A:现在许多中国人,不管他们对中共是什么态度,对所谓“资本主义”的认识,完全来自于马克思主义的歪曲与诬蔑,然后以此出发进行愤愤的谴责、批判,完全是瞎打家伙!

B:面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缺陷。马克思在痛苦中运用缜密逻辑论证了一条不可能的理论,自由主义在痛苦中阐释了种种可能的修复路径。

A:谁说马克思的逻揖缜密?他在学术上早就彻底破产体无完肤了,他的经济学完全是胡扯,只是中共用墙隔离了文明世界的学术,又用枪逼着给国人洗脑,才使得许多国人至今仍把马克思的理论当回事而已。

B:学术应该是科学的,就此而论,马克思的理论当然破产了。但这套理论的逻辑推论却是环环相扣的,所以我说它是缜密。

A:马克思的什么逻辑?

B:比如说逻辑三段论,所有人都要吃饭,我是人,我要吃饭。当然,理论上的逻辑推论不等于我吃到饭的现实合理性。

A:这样的三段论推理,与意识形态或者学术体系的正确与否何干?
当盲人摸到了大象尾巴时,三段论完全可以证明“像”就是一根绳子呀。每一个判断的定义都是错的或不正确,形式逻辑三段论不能确保结论正确。

马克思关于资本、关于生产要素、关于劳动、关于价值等等等等范畴,就没有一个是对的,无论他怎么构造,也造不出一套正确的理论来。

B:对呀,证明逻辑运用与推导而进行纯概念的思考,不一定导出正确的科学理论包括实证主义理论。

A:所以,这套所谓的“缜密逻辑”,在学术上被一些学者称之为“病态幻象构造”

C:我举一个小例子,可以分分钟击溃马克思的所谓“缜密逻辑”——计划经济的优越性。

计算机专家赫柏特西蒙,因为研究计算机决策理论而获得197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证明了最优决策的不可能性:最优决策至少需要三个条件,一完全的信息,二,充分的计算能力,三对计算结果进行选择的,不变的价值准则。懂得一点,现代信息学知识的人都知道,信息的完全性是根本无法满足的,人类也不可能具有充分的毫无遗漏的计算能力,而且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和看法以及价值选择总是在不断变化的。最优决策的三个前提,一个都不具备,如何能有最优的经济计划?这是理论。

实践上,吴敬琏80年代末和国家计委专家团亲赴前苏联加计委考察。他们承认,即便使用大型计算机,要制定一个相对完善的计划,需要前苏联全体国民都不从事生产全部做计算,需要八个月,才能制定出来。三个季度制定计划,一个季度执行计划,这样的计划有可行性吗?

在所谓马克思的经济学里,这样的荒谬比比皆是!他究竟有什么样的缜密的逻辑?

A:你说的没错,而且西方经济学家德布鲁和里昂惕夫早就用数学证明了计划经济的不可行性。这两位都是经济学诺奖获得者。中国人不知道,被墙封闭了,强行洗脑了。对马克思的迷信,是被吓唬和灌输出来的,早该打破了。

D:马克思的荒谬性首先就是他把劳动与资本对立,把资本说成自从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沾染了无血。我的钱存在银行叫存款,我把存款用作投资叫资本,只是用途改变了,怎么就变成有罪了呢?其实资本就是劳动的凝固物,资本与劳动只是在经济运转过程之中处于不同阶段因而名称也不同而已。所以,我说,劳动是有待于货币化的资本,资本是抽象劳动的符号化代表。

把资本的原罪问题解决之后,那么资本与劳动相结合过程之中,分配的不公平是怎么产生的呢?是源于资本单方面对分配的决定权。因此要解决这种单方面的分配决定导致的不公平,唯有让劳动具有与资本谈判议价的能力。所以受雇者必须要有自我组织起来的权利与自由。只要这种自由没有保障,就无法解决分配的不公平问题。

如何解决社会不公的问题,马克思开出来的药方完全错误。是因为他对不公平的来源诊断错了。

E:无论任何个人、阶级或是党派组织,只要它宣称自己是“上帝”或“历史”的选民,并试图去垄断真理、权力和利益,那么无论其“初心”如何,它最终都必然会带来专制奴役和腐败堕落。

F:我认为,马克思最根本的荒谬之处在于,试图以人的有限理性扮演全知全能的上帝角色。计划经济,辩证唯物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无一不是这种僭越狂妄的结果。智力,道德十分有限的人,却试图在人间建立天国,最终只能是血流成河。

无产阶级,因为财产状况的缺失,却成为马克思学说中的中流砥柱,成为道德完善、智力高超的领导阶层,这是人类反智主义的最可笑的版本。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15 6: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