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凯:《李锐日记》保卫战

2006年9月5日,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在北京接受采访。(AFP)

人气: 10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5日讯】中共党内开明派元老李锐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逝世,享年一百零一岁。李锐逝世不久,便发生一场《李锐日记》保卫战,这场保卫战打进了美中两国的法院。交战双方:中国那边,出面争夺《李锐日记》的是李锐的遗孀张玉珍,背后是中共中央组织部,并且由中共中央最高层授意;美国这边,保卫《李锐日记》的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李锐的女儿李南央。胡佛研究所七月十二日宣布向公众开放《李锐日记》,开始接受网上登记阅读申请,这表明胡佛研究所对《李锐日记》保卫战有必胜的把握,但不表示这场争夺战已经结束。

李锐一生保持写日记的习惯,他的日记从一九三五年写起,写到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住进医院为止,时间跨度八十三年,一千多万字。李锐一九三四年参加中共领导的“一二九运动”,一九三七年入党。一九四九年后,担任过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高岗的秘书、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国务院水利部副部长、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兼职秘书。他的日记,记下了中共九十八年历史其中八十三年所发生的几乎所有重大事件,是与中共官方党史完全不同的一部真实的中共党史,这部真实的党史记载着八十三年间中共所犯下的种种罪行。像《李锐日记》这样真实的党史记录,在中共党内绝无仅有。李锐逝世后,从来以掩盖、歪曲、伪造和毁灭历史为能事的中共最高当局,突然意识到,如果不把《李锐日记》销毁,这对他们将是致命的威胁。不过,当他们突然意识到时,《李锐日记》早在两年多前,便由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带来美国,捐赠给了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

多年前移居加州旧金山湾区的李南央,已经退休,她曾是伯克利大学劳伦斯实验室的一名工程师。李锐在世时,李南央每年都回国陪伴父亲一段时日。李锐的几名子女,就数李南央与李锐政治理念相同,最为贴心。李南央回国陪伴父亲,一是尽女儿对老父亲的孝心,二是帮父亲整理文稿、记录父亲对往事的回忆。在香港出版的《李锐口述往事》和《我的父亲李锐》这两本书,便是李南央数年间往返于美中两地,在回国陪伴父亲的时日中记录、整理和写成。

李锐去世,李南央却没有回国。李南央发表一篇声明,告知各界自己不回国的原因:李锐生前曾对自己的后事有交待,不开追悼会,遗体不覆盖党旗,不进八宝山,而且申明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李南央的声明引用父亲生前写的一首诗:“今生只缺一挥手,告别无须八宝山。请问骨灰何处撒?楼前树底作肥源。”李锐生前对李南央说:党旗上的镰刀斧头,是个不尊重知识、不尊重知识分子的标志;红色是非常让人不舒服的颜色,现在一天到晚都是红颜色,让人很难受。李南央说:父亲很清楚那面党旗沾满了人民的鲜血,给父亲身上覆盖党旗,违背了老人的遗愿。李南央说,父亲生前就表示,他不喜欢八宝山里的人,八宝山里的人也不喜欢他。所以当李南央获知中共将按照正部级的规格为李锐举行追悼会,并在父亲身上覆盖党旗,李南央说这是对父亲的最大侮辱。

与父亲感情深厚的李南央,为了坚守父亲的遗愿,不回国与父亲做最后告别,从而避免了参加中共举行的违背父亲意愿、侮辱父亲人格的追悼会,李南央表现出高度的理智,但有谁知道她内心深处难以言状的丧父之痛呢?李南央在声明中写道:“我不需要顾及世人怎样看我,但是我需要能够面对父亲,面对自己。我知道父亲绝对不能接受将他定位于一个共产党的正部级干部进行追悼,我相信父亲在天有灵,一定会对那面盖着染满人的鲜血的腥红的党旗下的李锐恸哭长啸。”

李南央没有对人说过,她不回国与父亲作最后告别,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也许她担心回去后再也回不了美国了。身在海外的李南央,是唯一能完成父亲的遗愿而中共封杀不了的人,她一旦回国,不难预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李南央将《李锐日记》带出美国的过程,是一篇传奇故事。二零一三年《李锐口述往事》在香港出版后,李南央从香港带一些样书回北京,在北京机场,这些样书被中国海关不说明任何理由的没收并且销毁。李南央为此向北京法院状告中国海关,北京法院受理了李南央的诉讼却从不开庭,李南央至今写了六十一篇《状告中国海关》的系列文章,抨击中国海关与中国的法院,抨击中共的一党专政,抨击中共的腐败堕落。《李锐口述往事》一书被海关没收销毁这件事,又给了李锐和李南央一个明确的警示:李锐百年后,《李锐日记》和李锐书房中的所有文稿,都不可避免的遭中共当局查抄和销毁,如何保住《李锐日记》和李锐书房中的文稿,便严重而紧迫的摆在李锐父女面前。没有任何别的路可走,唯有将《李锐日记》带出国外。李锐有自由的思想和意志,但他被囚禁在中共的桎梏中;李南央却是在桎梏外自由飞翔。于是李锐便把将《李锐日记》带出国外的重担,交付给女儿李南央。

当决定做出,有关的往事便一幕幕浮现在李锐老人的脑海里。他告诉李南央,中共有销毁对自己不利的历史档案的传统:李锐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时,便曾奉命销毁周恩来的历史档案;经过大跃进大饥荒的李锐,打算写一本《大跃进亲历记》,记下那个年月的荒唐,他叫秘书去中央档案馆查找资料,有关大跃进大饥荒的原始资料无影无踪,已全部销毁。习近平上台后,也作出清理和销毁对中共不利的历史档案的指示,如果不及时转移,《李锐日记》和李锐书房中的文稿——李锐用自己的一生记载下的中共党史,毫无疑问,都将焚为灰烬。

选择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作为《李锐日记》的归宿,也是李锐的决定。胡佛研究所是美国顶尖的保守派智库,拥有美国的任何智库所不及的中国历史文献和资料的丰富馆藏。李锐生前访问美国,曾到胡佛研究所浏览他们的馆藏,包括《蒋介石日记》、文革的影音和印刷品、在中国的北京大学也找不到的北大“五四运动”的史料,等等。李南央在网上公布了父亲生前嘱托她将《李锐日记》捐赠给胡佛研究所的讲话录像和录音。李南央说:“父亲非常在乎‘立功、立德、立言’,他骨子里是个知识分子。他觉得他能够把自己的日记留下来,供后人去研究,他没有白活。还有特别重要的一条是,李锐认为他的日记能够跟蒋介石的日记一起留在胡佛,他的历史地位得到了肯定。”

李南央是在几年间利用每年往返北京与旧金山的机会,分批将《李锐日记》带到美国。把一千多万字的日记,带到美国,谈何容易,其过程漫长而艰险。李南央必须首先将《李锐日记》全部复印留下一份,以防原件带出时有所闪失。更重要的,她必须避过海关的检查和继母张玉珍的监视。李南央的生母与李锐离异后,张玉珍进入李锐的家庭。张玉珍在李锐家是一个微妙的角色,她是李锐的妻子,但对世事人情洞若观火的李锐,对自己的续弦张玉珍有准确的比喻,他说张玉珍是自己的“医生、护士兼政委”。张玉珍坚决反对将李锐的任何文字带出李锐书房,这位“政治委员”曾声色俱厉的说:“李锐你的日记不是你个人的财产,是共产党的财产,你不是一般的党员,你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你必须交给党组织。”保证李锐书房的文字在李锐百年后一页不少的交给党组织,或许是“政委”李玉珍来到李锐家的一项任务,谁知道呢。

尽管躲过海关的检查和躲过“政委”的眼睛,是艰险的事情,但李南央成功了。她把一千多万字的《李锐日记》和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记录与土改笔记以及一批书信等等,带到美国,全部捐赠给胡佛研究所。《李锐日记》等文献经胡佛研究所专家鉴定,认为与该所保存的《蒋介石日记》一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李南央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李南央说“从那个时候起,爸爸就特别兴奋。”

胡佛得到了《李锐日记》,便展开数据化处理和编写目录的工程,李南央参与了其中的目录编撰工作。

美国的主流媒体都显着报导并高度评价《李锐日记》收入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馆藏的意义,认为《李锐日记》为研究中共真实的党史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有学者指出:李锐一生最大的贡献是记录下中共的真实历史,如果没有他的记录,世人便对中共的真实历史无从了解。《李锐日记》都有哪些珍贵记载呢?研究学者未来会逐渐披露,目前只有李南央能讲出一些内容:比如李锐在担任高岗秘书时,高岗亲口告诉李锐:刘志丹离开延安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必死,他是抱着必死的悲壮走的。比如土改,《李锐日记》记录了贫雇农不肯分地主的土地,说这是丧天良的事。又比如目前举世关注的三峡大坝,《李锐日记》记下了几年间,他怎样为黄万里等专家和国家计委、国家经委的一些干部,向中央递交反对建坝的上书,直到全国人大通过了建三峡大坝的提案,他们的努力也没有停止;李南央说:“这些记载就像是一部史诗,你能看到这些知识分子,和计委、经委有良心的共产党干部的不屈不挠。让我最印象深刻是,这些人至死都没有放弃努力,到后来无可挽回的时候,他们就转向把三峡大坝的灾难降低到最小。”李锐生前著作甚丰,李南央说,《李锐日记》比父亲生前公开发表的著作更有价值。

在李锐逝世一个月后,一个恐怖的事件发生了:李南央的朋友发来电邮,说他到李锐家拿回几本书,发现李锐的书房已经被抄没一空。李南央向媒体公布了这个消息,她说,父亲还有多少珍贵文稿没有带出来而留在书房里,她无法准确说出。只记得1958年3月毛泽东召开成都会议,启动了全国疯狂盲干、蛮干、攀比赶超的所谓“大跃进”,导致饿死数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父亲便有一本笔记专门记录下这次成都会议。还有南宁会议、杭州会议的笔记,等等。李南央表示,她为父亲的书籍和文稿的去向感到担忧。她说:“我希望当局能找几个大铁柜子把他们抄没的李锐的书籍和文稿封起来,贴上封条,这些书籍和文稿还有见天日的一天。但是中共当局,就是要消灭历史和掩盖历史,我觉得封存的可能性不大。”

李锐书房被当局抄没,这使得李南央感受到后怕,她庆幸能够把父亲的日记和部分文稿带到美国,不然,《李锐日记》也逃不脱被抄没的劫难。由此李南央又觉得自己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她打算根据父亲日记的记载,整理出一份李锐书房藏书和文稿的目录,以供人们日后追查李锐书房中藏书和文稿的下落。

当然,李南央还有更重要的使命。4月2日,《李锐日记》保卫战正式开打。4月3日,李南央收到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寄来的张玉珍向北京西城区法院起诉李南央索要《李锐日记》的法律档,同时,中领馆派出一位副总领事前去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要求胡佛研究所交出《李锐日记》和李南央代表李锐捐赠的所有文稿。中国方面为索要《李锐日记》的文件编了号(LimsTim134 ),表明这场诉讼,不仅仅是张玉珍个人的行为,而是中共最高当局采取的行动。熟悉中共高层运作的李南央指出,行动的执行者是中共中央组织部,而外交部参与其事,最高决策者可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这不仅仅是一套日记和一批文稿的争夺战,而是销毁和保卫中共真实历史的一场较量。

李南央表示,她不会到北京法院出庭应诉,在党大于法的中国,这场官司她必输无疑,况且李南央在中国已失去人身安全保障。胡佛研究所会依照美国的法律应对这起诉讼案,自己也按照美国法律办事。李南央说:“法治碰到了党治,这是西方国家面对中国的新课题。”李南央发表一封公开信,申明:《李锐日记》捐赠给了胡佛研究所,在李锐去世前便已完成所有捐赠手续,从法律上讲,《李锐日记》不再是李锐的遗产,而是胡佛研究所的财产。《李锐日记》早就与自己无关,她现在是从道义上,与胡佛研究所一起保卫《李锐日记》。李南央接受媒体采访说:“我觉得他们很可笑,什么这个自信、那个自信,他们对真实发生的历史在一个人的日记里记录下来怕成这个样子,非要拿回去,而且拿回去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销毁。”李南央还表示:父亲是唯一有权要回《李锐日记》的人,如果共产党非得要,那就想办法让李锐起死回生吧,看父亲答不答应。”

胡佛研究所在北京法院发来法律文件和中领馆官员上门索要《李锐日记》不久,就向美国的法院提起反诉,并向美国法院提交了证明拥有《李锐日记》法律文件。胡佛研究所指出:如果有人对《李锐日记》的所有权提出异议,或试图索要《李锐日记》,请来美国打官司,《李锐日记》所有权的争议,应由美国法院来裁决。

北京西城区法院六月二十五日上午开庭,审理李南央的继母张玉珍状告李南央、索要《李锐日记》一案。法院当天没有做出判决,对这个结果李南央有点意外。据李南央的朋友从北京传来的消息,此案不公开审理,也不允许旁听,原告张玉珍没有出庭,整个审讯,只有张玉珍的律师出庭。

在北京法院开庭前,李南央在网上公布了李锐生前的录像和录音。李锐在录像和录音中,清楚的表达了希望他的日记等文稿,能够捐赠给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保存的愿望。

在六月二十五日,北京法院开庭的当天,出现一段出人意料的插曲,张玉珍发表一份书面声明,称与李南央打官司并不是她个人的意愿。张玉珍的声明写道:“一,首先声明,与李南央打官司,并不是我的个人意愿。二,事实上也不存在我与李南央争夺李锐遗产之事。我与李锐共同生活四十年,李锐对自己的后事安排,我从无异议,对李锐给他人包括自己女儿东西,我从无关注和反对过。三,我今年已近九十岁了,身体长期多病。李锐刚去世不久,我自己的精神上还没有调整过来,实在无力应付这社会上的各种传言和质疑,我想平平静静度过我的余生,我希望打官司这事不要再来找我了。”声明的落款是张玉珍的签字。

李南央说:“这个声明实际上什么作用都没有,因为它不是法律文件,并没有改变张玉珍起诉李南央这个案子张玉珍的原告身份,李南央和胡佛研究所的被告身份也没有改变,这个案子还继续在共产党领导的法院之中。还有她声明中的‘不是我的个人意愿’,被大家解读为揭发了她背后的党组织,但是她并没有明确的说这是谁的意愿。”对于张玉珍的声明,李南央表明自己的态度,她说:“我不去猜这个声明是真的是假的,除非这个声明有公证。其实最直接的是她撤诉,她撤诉了,她就不是原告了,李南央也就不是被告了,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也就不是被告了,这是让人相信张玉珍索要《李锐日记》不是她个人意愿的唯一做法。”

张玉珍的声明在微信上流传,引起人们的关注。著名记者高瑜在推特上写道:“被组织胁迫当原告的李锐遗孀,90高龄的张玉珍女士,也受到舆论关注多日,身心不堪疲惫,可想而知。不得不写下排除外界干扰的声明,在情在理。只是不知组织岂可放过她。”另一位网名“酥迷”的网友写道:“一点也不可怜。不是本意干嘛要答应。撤诉啊。”

北京法院的官司并没有阻挡住胡佛研究所开放《李锐日记》的进程。7月12日,胡佛研究所图书档案馆就向公众开放《李锐日记》发布公告,写道:“杰出的中国历史学家、政治家李锐的资料现在正式开放供研究使用。李锐资料包括:通信、日记、会议记录、工作笔记、诗词、印刷品以及照片,这些资料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政方针密切相关,为透视自毛泽东起直至当下的中国政府提供了独特的审思途径。”

美国方面,胡佛研所继续向公众开放《李锐日记》;中国方面,北京法院张玉珍索要《李锐日记》的官司也在继续。而美国法院还没有开庭。这也许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诉讼,而且有可能演变成一场国际官司。李南央表示没有什么力量可以让她退缩,她决不允许父亲的日记被中共讨回销毁。李南央相信,她和胡佛研究所将最终赢得了这场《李锐日记》保卫战。

(完)

——转自《议报》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16 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