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谭笑飞:闲谈中共的“问责”与“背锅”

人气: 6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6日讯】9月1日,中共修订了《问责条例》。从社团、企业到国家,章程中都有奖惩条款,目的是维护纪律和秩序,引导和激励成员去实现这个组织的目标。中共也不例外,但是中共的奖惩制度,不是中共《党章》或者《问责条例》之类的明文规定,而是特有的潜规则。

“罚”作为一种负激励,特别要求公平公正。例如,法律制裁是国家层面的“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履行正当的审判程序,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利,厘清责任,处以相适应的刑罚。但是中共体制中,党大于国,党大于法,法律只是中共的工具;中共问责的出发点,就是维护中共的利益。由于中共是一个与普世价值和人性敌对的犯罪集团,所以中共所谓的问责都是虚假的,甚至荒唐可笑。比如,在跑官买官已经是常态的官场上,落马官员鲜有“行贿罪”。因为实在不能定这个罪,否则中共体制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崩塌了。

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之类的进了秦城,他们都是属于权力斗争中的落败者。当然中共现在也是用经济问题做借口,定个罪名然后送进大牢。他们的罪名和所谓的犯罪事实显然只是冰山一角,现在一个科级官员都贪腐过亿,这些中共顶层高官被公布的贪腐金额简直太寒酸。原因很简单,第一,这些官员的许多滔天罪恶与中共体制是密不可分的,中共不仅不敢提及,而且还要帮助其掩盖;第二,他们的个人经济犯罪的金额也是天文数字,也不能公开,否则会震惊民众,危及中共的统治;第三,他们的刑期是中共高层决定的,他们被公布的罪行只是被挑选出来支持这个刑期而已。这些官员则不上诉,还要表演“认罪伏法”,“辜负了党的教育培养”等等。可见,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与这些在内斗中出局的党徒之间也是有默契的,互相包庇,共同欺骗民众。也就是说,中共必须主动为这些罪大恶极的党徒“背锅”。如前所述,这些罪恶本身就有一部分归属于中共,而对于个人的那部分罪恶,中共也揽过去加以掩盖。中共就是这样一直在积累罪恶。

许多高官落马的真实原因也是站错了队,比如周薄的党羽。站错队在中共体制内是最严重的问题,权斗胜出的一方必然要把对手的党羽清剿干净,同时空出位置来给自己的亲信论功行赏。这是中共体制的基本生态,所以这些落马的官员只会叹息自己运气不好,而不会认为自己冤枉。因为如果己方得胜,也会同样处置对方。就如同在赌场上,手气好坏是自己的事情,但是都忍赌服输,因为那是赌场规则,进赌场之前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个结果。

贪腐在中共体制内不算什么问题,反而是一个清正廉洁的人会成为眼中钉肉中刺,因为中共本身就是一个贪腐集团,人人都贪。也有一些官员主要因为贪腐落马,但是不是中共在反腐,而是因为贪官实在太多,总有撞到枪口上来的,而这些贪官又不伤及中共体制,干脆就被中共抛出去用来欺骗民众。有些贪官落马的原因非常奇葩,如家中被盗,骗子敲诈,情人举报,网友人肉等等。原陕西安监局局长杨达才就因为在事故现场笑容可掬,网友愤怒之后搜索发现杨曾戴过至少11块名表,称之为“表哥”,网络炸锅,不久杨黯然落马。当然,民意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不是决定作用。中共要以中共的总体利益为标准权衡抛弃杨的利弊得失,后来又有许多高官被曝光戴名表,但是大多安然无恙。

以上都是进入了刑事范畴的“问责”,而在行政范畴之内的问责,多数是党徒为中共“背锅”。当然中共不会主动问责,往往是发生了重大安全事件,不仅掩盖不住,而且民怨沸腾,中共才假惺惺地问责,根本上还是敷衍民众。

比如三鹿毒奶粉,假疫苗,动车追尾,天津爆炸等等,根本原因都在于中共的邪恶体制。权力本身就非法而且没有监督,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司法不独立,官官相护。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这些人为的灾难就是必然的,而且身处其中的个别官员,即使有良知和责任心,也是于事无补。如果真的问责,中共就难逃其咎。所以中共必须要混淆视听转移焦点,把责任推卸到几个当事官员身上。在这个过程中,中共还要做足表面文章,本来的责任主体摇身一变,成了主持公道的青天大老爷,摆出一副为民作主的样子,把责任一股脑推到几个替罪羊身上。

对这几个替罪羊来说,他们承担的责任显然超出了自己应负的责任,但是他们都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为中共“背锅”。从中共角度看,中共必须保持伟光正,这个“锅”一定要甩出去。从替罪羊的角度看,这个“锅”一定要背。一方面,不背锅的后果严重。你加入中共的时候发誓把生命都献给中共了,“背锅”也是工作需要;如果不服从安排,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没有经济问题?另一方面,背锅的前景光明。君不见许多被免职的官员纷纷复出,不仅时间很快,而且往往还升职或者出任肥缺。在中共体制内,这些背锅的人都是功臣,当然不能亏待。此外,中共的问责和处罚之间严重脱节,责任很大,处罚很轻,本来就是演戏骗民众的。

与官民矛盾不同,中共在处理内部矛盾的时候连作秀都不需要。2004年温家宝推行宏观调控,江苏省暗中抵制被抓了个典型,就是“铁本事件”。一批官员被免职,但是很快就被安排去了国企。风平浪静之后,准备安排一名副厅级官员官复原职,结果他还不愿意回来了,因为国企副总的职位既实惠又清闲,比他原来的官位强多了。引申一点题外话,说谎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凭空编造谎言,另一种是告诉你一部分事实,但是隐瞒另一部分事实。第二种方式更加隐蔽,具有强烈的误导性,中共特别擅长此道。比如中共关于程维高的处分决定,称“撤销正省级待遇”,这是事实,也是对民众公开的。但是后面是逗号而不是句号,逗号后面还有一句话“保留副省级待遇”,这句话就不公开了。

可见,中共所谓的问责,就是任意分配责任,至于是谁替谁背锅,就看中共的需要了。但是党性和人性之间是矛盾的,哪怕是没有良知的人也本能地知道推卸责任,于是就有了“甩锅”大战。当然,只要中共体制能持续,背锅的人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但是当中共面临解体,累累罪行即将被民众问责的时候,谁背锅就不是儿戏了,这就是现任党魁面对的问题。中共的罪恶罄竹难书,掩盖罪恶就等于为其背书。如果为了保持权力而去掩盖那些自己并没有参与的罪恶,只能说是利令智昏;其他人还可以找别人当挡箭牌,习近平作为党魁,成了其他人的挡箭牌。

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之类的,因为中共掩盖了他们的滔天罪恶而苟且秦城,也许他们因此而窃喜。其实大可不必,中共解体之后,这些人连同江泽民等都将被送上正义的法庭,接受民众的审判。这对于现任者也是一个警钟。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16 9: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