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攻台湾” 一张图揭中共假讯息产业链(二)

中共对台湾“统战”手法日益精细、更加系统化,手法从地面战延伸到“网路空战”,以虚实混合方式,制造资讯乱流,裂解台湾内部。 图为示意图。(Pexels)
人气: 15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庄丽存、赖玟茹台北报导)中共对台湾“统战”一日未歇,唯手法日益精细、更加系统化,手法从地面战延伸到“网路空战”,以虚实混合方式,制造资讯乱流,瓦解台湾内部,尤其2018年地方市长选举前后,中共“网军”制造假新闻影响舆论,根据瑞典哥德堡大学V-Dem调查指出,在179个对象国中,台湾是“遭受外国假资讯攻击”第一个目标。

接上文

中共各部门有各自对台统战单位,自2015年起,中共组织“信息战部队”将分散在国安部(指挥网军攻击、窃资)、统战部(负责假新闻作战)以及省市、公安部、解放军等所有网军,全部整合到“解放军战略资源部网路系统部门”,是中共目前最主要对台资讯战(心战)单位。2018年台湾地方选举就是信息战部队组建后,操演假讯息战的首度练兵,并以2020扶植亲北京政权为目标。

中共网军假讯息产业链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指出,中共学习俄罗斯操纵美国选举手法,中共现在外包给第三方来操作舆论,接案的有中国也有台湾行销公司。中共透过台商转港资,出钱雇网路行销公司操盘,将舆论引导亲中候选人。《天下杂志》2019年4月报导,一名化名伟恩的30岁网路行销公司负责人,他手中握有全台最大电子布告栏“Ptt”近60个账号,是不折不扣专业“网军”,他的一组三人团队操作一个月风向收费3万~10万元(整合行销公司下包给他的价码)。伟恩指出,业界确实有人在接共产党生意,他认识的同业有人帮中共操作脸书,做成有哏的黑政府图文。

中共利用商业行销手法操作假讯息乱台,BBS站批踢踢(PTT)创站站长、台湾AI实验室创始人杜奕瑾在脸书上表示,假讯息从使用者行为分析可发现端倪。杜奕瑾说,散播假消息用户的账号,有频繁透过VPN跳板、集中推文前几则带风向、有明确上班时间等特征。

杜奕瑾指出,假讯息已发展成完整产业链,大多由媒体采购口碑行销公司接案,伪乡民、五毛执行。他认为,进行关键字过滤反而限缩了言论自由,变相成为极权统治的工具,台湾言论自由,要提倡声音平权,假新闻横行对比出台湾民主自由,正好可贡献世界特有经验。

如何解决假讯息泛滥?杜奕瑾建议,有效运用现在科技找出伪使用者,主动打击伪荐证广告行为、鼓励检举、揭露假造舆论金流与组织化行为。公民记者林雨苍在《台湾现今所面临的新形态资讯战,不仅“网军”这么简单》一文中提到。社群网路的运作模式是建立在使用者的认同与信任基础上,人们在社群网络上,会交流更多讯息、资料、信任上面的朋友、粉丝页提供的讯息,“心理暗示行动会更有效益”,社群网站自然也成为心理战的重要场所。

新型态的心理资讯战,藉由社群网站的各种仇恨心理或挑拨流言,让人们对自己在做决定时产生徬徨恐惧的流言,希望流言,藉由这些流言,能够改变使用者的态度、想法,最终影响他们的决定。林雨苍表示,在这样武器化的社群网路上,使用者受到被塑造出的想法引导,最后自身也成为武器互相攻击。

一张图曝光“中共对台假新闻产制流程”

提供中共“假新闻产制过程图”(大纪元)

战场在哪里?揭中共资讯战四大平台

中共网军操弄舆论的四大平台 案例
脸书 操作脸书粉专、购买粉专。长期研究两岸政经与网路资讯战的粉专“王立第二战研所”表示,中国网军利用外包、层层转包方式收购台湾知名脸书粉专 案例一、2019年4月,传出多名脸书管理员收到中介人私讯询问“要买他的粉专”,进2万粉丝的专页大概台币五千元行情;也有粉丝7千人专页,喊价后卖一万元成交。

案例二、韩国瑜粉专背后管理员是中共网军部队。根据“外交政策”6月26日文章披露,具中共官方色彩的“腾讯科技”员工是“韩国瑜粉丝后援团必胜!撑起一片蓝天”脸书群组管理员。该社群在韩宣布参选隔天成立,当选举一结束,三个主要负责人账号就停止脸书活动,该文作者调查发现,三人未清除网路足迹,因此被循线追到账号是来自中国假账号群。

YOUTUBE影音平台 手法一:中资业配网红、收购经纪公司,以经济掐住网红,让YouTuBer不敢说中共坏话、或反之吹捧中国。导致网红言论自我阉割。 案例一、网红呱吉在623“反红媒”活动上表示,两年前,中国官媒央视找他到云南拍业配,“价钱随他开”,但他没有接,因为怕到中国后会被失踪。

案例二、网红煎熬弟(钟明轩)表示,他上一个经纪公司是中资,曾因他在影片中秀“中华民国国旗”马克杯,经纪公司说他搞台独,要求影片下架。钟觉得“不能做自己”,就跟中资公司解约了。

案例三、网红“馆长”陈之汉,举办“623反红媒”集会,遭港资中国网路直播平台解约、厂商撤工商代言,还收到恐吓威胁,以及五毛谩骂洗版。馆长说,“我就是爱我的国家中华民国,我做错什么?”

手法二:YouTuBe假新闻频道,以google语音播报,在台湾各类社群用户分享造假影片。 2018年九合一选举期间,台湾国安单位调查YouTube平台,出现许多简体字影片对台放送,账号“江湖百晓生”大量产制造假影片,显示背后有组织,内容多来自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攻击对象主要是蔡英文政府与美国总统川普。
PTT 全台最大电子布告栏,2018年九合一大选前,出现大批疑似水军的活跃账号,炒热韩国瑜选情,“账号mark2165”被媒体揭露,该账号潜水一年多,选前频繁发文。

有学者比对发现,最活跃PTT账号发文数,竟霸占PTT上57%舆论声量。还发现有该更多活跃账号来自境外(中共网军利用美国或香港作跳板“隐藏”身份)。

通讯软体封闭社群 以人脉形成的Line赖群组,成为“长辈图”、假讯息相互感染传递的温床。
网路自媒体 中共在台协力者,创各式“网路自媒体”散布亲共言论,中共官媒抨击台湾政府的假新闻。 2019年7月,台湾23家网路媒体“一字不改”复制贴上“中共官媒假新闻,其中“指动传播科技有限公司”包办14家网媒,游姓负责人今年4月22日出现在上海“海峡两岸新媒体产业发展研讨会”表态支持“和平统一”。

这类中共在台协力者创立“假传媒”主要有四大特征:真内容农场、假传媒,“同步北京立场”以中共官媒为新闻中央厨房,散布不力台湾当局或吹捧两岸统一指导性文章;再透过中共收买的代理人,在其人脉社群系统“病毒式社群散播”,这群病毒式假传媒以“小本经营廉卖台湾”方式,赚取中国中介者给的广告、稿费,企图散布影响台湾人认知。

责任编辑:叶紫微 #

评论
2019-09-17 8: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