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 吉林省舒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人气 665

【大纪元2019年09月18日讯】1999年至2019年,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残酷的迫害:34人被迫害致死,61人被非法判刑,326人被非法劳教,148人(194次)被关洗脑班折磨,645人(1,140次)被绑架,322人(共469次)被非法拘留,160人被勒索、抢劫人民币达753,794元,物品不计在内。

明慧网报导,此外,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被迫失去正常的工作、被剥夺工作机会,其经济、精神损失无法计算。

迫害致死案例

根据明慧网曝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舒兰至少有34人:王国平,初丛锐,王树全,孔繁荣,包丽娟,吕青,刘文良,宋冰,孙进平(开原镇),孙建华,杨俊峰,李成才,佟彦林,佟振天,张洪伟,张爱英,陆艳芳,陈仁哲,陈永哲,陈德喜,林松柏,马希茹,王忠言,田秀云,田淑云,曲志敏,关玉生,杨守祥,孟祥林,耿淑贤,高岩,高起,董海芬,翟继存。

19岁妙龄少女被活活打死

被迫害前的初丛锐。(明慧网)
修饰后的遗容照。(明慧网)

2000年12月1日,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吉林省舒兰市天德乡徐家村19岁少女初丛锐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17日,家属接到北京海淀分局派出所通知认领尸体。据说已经死亡4天了,可是初丛锐的遗体还面目肿胀,嘴唇肿起很高,两耳塞着带有血迹的棉球,鼻子塌陷着,明显有被殴打的痕迹。

北京海淀警方说她死于绝食绝水,但医生否认这种说法,因验尸时死者七窍流血,鼻子被打塌,脸部变形。18日遗体在昌平火化。同时被打死的还有一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

父老乡亲听到她被警察打死的消息,非常震惊,气愤地说:“这么好的孩子都被活活打死了,真是造孽啊!谁没有兄弟姐妹?!更何况小锐还仅仅是个19岁的孩子!”初丛锐的父亲眼泪都哭干了,母亲也因无法承受这巨大的痛苦,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精神失常。

两死两判 家破人亡

杨俊峰,男,时年40多岁,原舒兰市自来水公司职工,遭受五次绑架,1年非法劳教,劳教期间被迫害得不能自理。

2015年5月,父子三人再次被绑架,杨俊峰因生活不能自理被放回家。他没有经济来源,主要靠好心人的帮助艰难度日。

期间他与亲友多次找舒兰市政府和街道,希望能让他父亲回家照顾他,但遭到拒绝;办理低保也需要用签字放弃信仰作为条件,最终什么也没给办理,政府对他置之不理,无人问津。2018年,杨俊峰被发现独自惨死于家中。

无人照顾的杨俊峰。(明慧网)
惨死家中的杨俊峰。(明慧网)

母亲林松柏,一位公认的好老师,惨遭五次绑架,四次非法抄家,残酷毒打,数次恐吓,一次非法拘留45天,两次合计3年劳教,一次精神病院强制洗脑90天,没收工资折,断绝其经济来源等各种迫害……多方面巨大的精神打击与压力,致使她原本健康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瘫痪在床,于2015年初含冤离世。

父亲杨国枢数次被绑架、两次被劳教,一次被冤判5年,现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中遭受着迫害。

弟弟杨骏琦遭受三次绑架,1年非法劳教,两次冤判,2007他被舒兰法院非法判刑5年,2015年5月再次被冤判6年,现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中。

遭非法判刑案例

舒兰市61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王文鹏遭冤判12年、付洪伟10年,曲洪祥9年、刘文涛13年、刘双慧8年、刘达鹏11年、李生成9年、宋冰14年、宋彦群12年、张洪伟13年、赵涛7年、赵靖岩10年、姜艳7年、高玉香10年、董立彪7年、谢贵臣18年,谭成香8年。

历尽苦难 死里逃生

迫害前的宋彦群。(明慧网)

宋彦群,女,现年49岁,舒兰市人,原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英语教师。她和妹妹宋冰(被迫害致死)2004年被绑架,遭受殴打、灌芥末油等酷刑迫害,后舒兰市法院非法秘密开庭,不让律师介入。法官刘勇不让宋彦群说话,诬判她12年。

在长春女子监狱,宋彦群遭受“抻床”、扒光衣服毒打、包夹监控、谩骂、注射不明药物等各种身体和精神上的摧残,甚至达到弥留之际的濒死边缘。后来她经过9个月的绝食反迫害,于2012年末回到家中,2013年又再次被劫持回监狱,2014年生命垂危保外就医。死里逃生的宋彦群,回到家时体重仅剩80来斤。

遭迫害后的宋彦群。(明慧网)

10年冤狱的身心迫害,给她造成巨大的伤害,回家后她的精神和身体状态一直不好,常常整宿不睡觉,一连好几天不吃饭,人又瘦又苍老,说话、做事、思考问题都与迫害前的她大相径庭。她经常说妹妹宋冰没死,常出去给她送衣服。

被非法劳教案例

5根电棍电击3小时 身上多处烧焦

陈永哲(明慧网)

陈永哲,男,时年34岁,于2001年3月被非法劳教。他在吉林欢喜岭劳教所遭受残酷的迫害,如坐板折磨:两张光板床并排160厘米宽,法轮功学员一个挨一个地坐五个人。早饭之后坐到午饭,午饭之后坐到晚饭,晚饭之后坐到晚9点钟。

电刑迫害:2001年4月27日,劳教所中队长徐学权及三个狱警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叫出去迫害。从管教室里不时传出惨叫声,陈永哲被电了2个半小时,他的脸被打破、脱皮的地方变成了紫黑色,两腮肿起,嘴也肿了。

过了几天,陈永哲去管教室要求狱警不要虐待这些好人,结果又被毒打。狱警把他绑在床上,5个狱警用5把电棍同时迫害他3个小时,他脸上身上多处被烧焦,脖子上都是大泡,当时他就被迫害得精神恍惚呆滞。

2001年6月12日,狱警带他去体检,查出严重的肺结核。不久,劳教所为逃避迫害的责任后果,匆匆将他保外就医。因迫害陈永哲身心留下了难以治愈的创伤,于2002年5月14日在家去世,年仅34岁。

弟弟陈仁哲,2001年2月2日,传播法轮功真相时被北城派出所绑架,为了保护其他法轮功学员,他把电话卡吞了,警察用刑具撬他的嘴。后来他被非法劳教1年,回家后身体一直不好,也含冤离世。

两个年轻的儿子先后被迫害致死,给年迈的母亲李三静造成巨大的打击,老人不久也含冤离世。

洗脑班迫害案例

母子分离 九月婴儿被迫断奶

2000年12月,法轮功学员姚春艳在哺乳期间被拘留15天;2001年1月3日,回家仅7天,又被校长郭立千骗到教育局招待所六楼的洗脑班遭受迫害。当时她的儿子刚9个多月,正值哺乳期。

新年的前一天,阖家团圆之际,因她拒绝签保证书,郭立千又将她从洗脑班转入舒兰市看守所。2月2号后,她又被转到拘留所里的洗脑班继续迫害;4月,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她绝食绝水8天时,洗脑班怕担责任,将其放回家。但这时她早已没有奶水,造成刚出生9个月的孩子就被迫断奶。

强迫退学、开除学籍迫害案例

三名学生 被开除学籍

(1)2000年3月初,舒兰一中以上访为借口,将一名修炼法轮功的高一学生开除学籍。

(2)舒兰十六中学生王凯2000年末依法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回来后被学校开除学籍。

(3)舒兰市实验中学将本校法轮功学生征岩开除学籍。

经济迫害案例与统计

自1999年至今,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舒兰市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共对法轮功实施的“经济上截断”的迫害中,被勒索现金金额:753,794元;抢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汽车、口粮、牲畜、家电,生意被迫破产等。

注﹕这个数字仅是明慧网上有数字记载的一小部分,实际上没有数字记载的更多。如抢走现金、存折、银行卡几张,克扣工资,工资被某某提走等这类没有具体数字的都没有统计在内,还有很多被勒索欺诈大量现金后,家人怕报复或因各种原因没能上网曝光的,这类勒索的金额更多。

2000年11月,莲花村28名法轮功学员依法进京上访,均被勒索钱财,每人最少3,000元,共10多万元。李生成家的口粮被拉走,使家人无法生活、导致孩子失学。村干部刘俊仁雇人把李忠胜家苞米全部抄走,卖粮库尚未结算的水稻款3000元也被私自取走。

舒兰市实验中学教师殷丽梅,1999年被非法劳教1年,2001年被非法劳教3年,4年的工资全部被停发克扣,共计4万余元。这在当时是个非常可观的金额。教育局安全办主任温长吉传达“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迫害规定,取消她评优选先、评职晋级资格,给她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2018年上半年 北京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2018年 北京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综述
2018年 辽宁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2018年 上海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定3批党媒为外国使团 有何特征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重播】川普佛州集会 支持者现场过夜等待
【役情最前线】电邮门当事人指证拜登
【微历史】解体苏共英雄 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新闻看点】FBI约谈关键证人 中共方寸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