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抵消碳排放 只要花钱就行吗?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政府在本周刚刚为那些想要花钱抵消碳排放公司,启动了一个新的自愿性指导方针,允许这些公司在明年12月31日之前,按照这个指导方针,自愿出资采取行动,抵消或删除自己产生的碳排放。

但根据电视一台和TheSpinoff新闻网的报导,由于碳排放计划本身仍然存在很多问题,目前有很多人都在观望。也有不少人质疑这个计划是否可行、以及它的有效性,怀疑这个计划是否只是给有钱人提供了一个可以用钱来减少罪恶感的方法。
企业可以花钱买出路?

气候变化部长詹姆斯.肖(James Shaw)说,企业越来越受到那些想知道自己是否“在做正确的事”的客户们的压力,越来越多的公司在考虑碳排放抵消计划。

这个指南规定,公司的碳排放抵消计划应该是透明的、可衡量的、不会被双重计算的,并且还得是永久性的。

然而,对于碳排放抵消计划,目前仍然存在着不少争议,一些环保主义者质疑它的有效性,而其他批评者则认为,这只是富裕人士用钱减轻内疚感的一种方式。

国家党气候变化发言人斯科特.辛普森(Scott Simpson)表示,政府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提供给企业如何花钱的“指导”。

“在中世纪,人们常常可以够购买赎罪券,从而可以从罪恶感中解脱出来,这有点像现代版的、通过植树来抵消碳排放的购买出路的方法,”他说。

新西兰的碳排放问题,并不能通过在整个国家都种上树的方法来解决。”

但是肖回应说,这些指导方针,并不是为了企业“获得免监禁卡”而设立的。

抵消碳排放 应该勾选吗?

当你在纽航的网站上预订机票时,总会出现这样一个选项:“点击这里抵消你的碳排放”,对于很多人来说,花点钱来抵消飞机飞行时造成的碳排放,应该是一个既吸引人、又可以平息罪恶感的想法。但这个计划究竟是什么,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勾选呢?

TheSpinoff新闻网的客座作者米兰姆.盖斯根(Mirjam Guesgen)认为,虽然碳排放抵消计划的最初愿望是好的,但事实证明,过程中很难跟踪资金的去向以及这个项目的有效性,从而导致碳排放抵消计划被很多人贴上了“不可靠”、或者“彻头彻尾的欺诈”等标签。

根据纽航的统计数据,通过这家航空公司新西兰网站订票的人中,只有约4%选择付费抵消碳排放,而在英国、美国或加拿大的网站,则有接近10%的人勾选了这个选项。

碳排放抵消1减1

抵消碳排放是缓解气候变暖的一个选择。碳排放抵消背后的基本思想,是在(我们在生产和社会生活中造成的)排放量测定了之后,允许个人、公司或机构,随后自愿地采取行动,实行在内部减排无法实现的其他方面措施,减少或抵消碳排放量。

一个国家、公司和绿色项目等所涉及到的碳信用额(credit),是碳排放的流通货币。一个碳信用单位(1 credit unit)等于一吨温室气体排放量(1 tone emission),这让双方可以确切地量化它们正在产生多大的影响。

新西兰的排放交易计划(NZ ETS)也是按照碳信用单位(NZUs or NZ AAUs)来计算的。在新的指导方针下,碳排放抵消是一个两步过程,采取行动的公司,既可以把私人的信用额度(NZU)永久性地从流通中移除,同时还可以取消国家减排目标的信用额度(AAU)。

新西兰的零碳(carbon zero)或者碳中性(carbon neutral)计划,就是通过碳排放抵消或削减,最终使新西兰的碳排放单位变成零或者中性。

旅行中的碳排放抵消

新西兰出国旅行的人很多,每年的旅行总量接近300万人次。每当新西兰人飞行时,大量的温室气体就会排放到大气层中。

按照纽航的碳排放抵消计划,每位乘客可以在订票时选择“抵消你的碳排放”选项,花钱帮助资助减少碳排放的项目,来补偿其飞行中排放的温室气体。

所以,这边你乘飞机旅行,你的飞机喷出了温室气体,那么在那边,世界上其他地方就要有人种植树木,将这些气体吸收回来。在理想的情况下,这是个一对一的交换,产生抵消作用。

在具体操作上,绿色项目(比如种植树木等)通过吸收或减少温室气体,来赚取碳信用额度。然后,他们通过互联网银行向航空公司出售这些信用额度。整个过程由中间人组织安排,他们还为航空公司提供一系列项目支持。

这个系统有漏洞可钻

报导举例说,碳排放抵消计划有很大的系统欺骗空间,或者还可以误导民众。

在2010年,《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透露,一些碳补偿项目根本没有完成,负责传递资金的中介组织也从未这样做过。

2015年的一项研究还发现,37%参与分析的项目发生在已经受到保护的林区,对于抵消碳排放根本没有效果。因为无论是否得到碳排放抵消资金,这些树木都可以得到保护,都会吸收同样量的碳排放。

另外,由中介机构来安排,可能会导致雁过拔毛,层层抽取费用。纽航的全国碳排放抵消顾问奥利.贝尔顿(Ollie Belton)表示,“我们所得的,约占新西兰其他各方所得的四分之一,没剩下太多的东西给我们。”

抵制航空旅行vs抵消碳排放

随着促使人们抵制航空旅行的运动不断地在全球发酵,很多人都认可,与其在产生了碳排放之后再去花钱抵消这个影响,不如自己现在就行动起来,在碳排放发生之前进行预防,这样才能更好地应对气候变化问题。

据电视一台报导,目前有少数新西兰人正在参与一个远离航空旅行的运动,即“少飞新西兰人”运动。这个运动起源于瑞典的“Flygskam”(即飞行耻辱或留在地上)运动。

物理学教授少恩.汉迪(Shaun Hendy)说,他认为不飞行才是“我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它将有所作为,改变一些事情”。

玛雅.罗森(Maya Rosen)领导了瑞典的不飞行运动Flyskam,她告诉电视一台说,他们的运动已经敦促10万人在一年里不做任何飞行旅行。

“我本来很希望来新西兰看看,但我更希望我的孩子拥有一个(好的)未来,”她说。

他们两个人都对抵消碳排放计划表示担忧。罗森说:“这(抵消碳排放计划)好像是一种可以花钱购买碳排放的容易出路,但其实你是无法买到的。”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