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文足第四次会见 王全璋特别关心儿子上学

9月19日,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第四次会见到丈夫王全璋律师。(推特图片)

人气: 10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报导)9月19日,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第四次会见到丈夫王全璋律师。她说,这次看到王全璋比前几次还要瘦,他三次问及儿子泉泉上学的事情。

此次会见仍有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709家属王峭岭、刘二敏陪伴。

李文足说,会见时,大约有一二十个警察围着他们,还有一高一矮两个便衣,一直跟着她进出。

她说,不知为什么,王全璋的脸一次比一次消瘦,太阳穴明显往里面凹。

会见中,王全璋大约三次问及儿子上学的情况,同时还询问江天勇律师,称自己是从电视上看到江天勇被抓的。

李文足告诉王全璋,江天勇于今天2月份被释放回来,但天天被几十个警察软禁在家里,他的身体出了特别大的状况,全身浮肿,手脚肿得特别厉害,但当局不让他自由地看医生。

此次会见,当局仍使用惯用的干扰招数,如:撒水车,噪音,便衣打伞干扰会见和拍摄。

据王峭岭发布的消息,9月19日凌晨1点左右,她们几个人加上泉泉住进临沂的一家短租房,早晨7点多钟,房东打来电话说警察已经找了她,要几人拍照身份证。“我们想着蚂蚁短租是要求登记身份证,不过分,就拍了李文足的身份证发过去。结果房东过了一会儿又说,警察还让我们入住的每个人去物业登记。我们回复:请警察直接上门查身份证吧。”

待她们九点钟退房出来时,看见单元门口站着一个保安,盯着房门不眨眼,上车时还看见一个黑衣人闪到树后。

当局采用噪音,便衣打伞,撒水车等等手段,干扰会见和拍摄。(视频截图)

前三次会见,王全璋都表现出对儿子特别地担心,不断地询问上学的情况,并反复强调不让李文足和儿子再去看他,令李文足质疑:儿子一定成了官方要挟他的砝码了吧?难怪每次全璋都让我不要去看他了;难怪王全璋说不要保外就医。

而就在19日会见前几天,泉泉升读小学一年级,新学期开是9月2日,开学仅4天就遇到了骚扰。北京国保特务数次去学校施压,学校也怕公安、怕特务,终于顶不住了,泉泉渴望上学,喜欢上学,但被迫又再次失学。

王全璋于2015年709案被捕时,泉泉只有两岁半,李文足气愤指,现在又拿一个6岁的孩子上学来做文章。请问,你们(当局)要做什么?

王全璋律师曾代理过许多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土地维权案等。自709案被抓捕,曾“被消失”超过1,400天,杳无音讯,外界认为他遭受到严重酷刑。2019年1月,中共天津市法院秘密审判,以其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监4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

4年来,独自扶养稚子的李文足为了丈夫持续奔走抗争,不断遭到警方的阻挠、恐吓和打压。

今年6月28日下午,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但王全璋表现出极度恐惧,极度焦虑,记忆力出问题,像个木头人,状况一度令外界担忧。#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9-20 8: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