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极度依赖原油进口 沙特遭袭令中共陷困境

虽然北京试图努力减少对石油进口的依赖,但其经济增长需求及其与美国的贸易战已使北京处于尴尬境地。图为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沙美的主要油田在9月14日遭受伊朗无人机攻击,或影响对中国的石油供应。(Photo by – / AFP)

人气: 121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在贸易战以及美国对伊朗制裁的双重影响下,中国从沙特进口的原油比过去数年都多;但沙特炼油厂和油田上周的遭袭事件,令中共面临石油供应短缺的风险。

上周伊朗对沙特阿拉伯炼油厂和油田的无人机及导弹袭击给全球能源市场和原油价格带来了冲击,尽管沙特当局承诺尽快恢复生产以及控制油价,但事件的后续影响已经陆续显现。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共主导的大部分外交政策都跟能源依赖有关,而反过来耍弄外交政策也可能弄巧成拙、恐伤及自身。虽然北京试图努力减少这种依赖,但其经济增长需求及其与美国的贸易战已使北京处于尴尬境地。

中共的四大石油进口国 目前仅剩两个

中国传统上从俄罗斯、伊朗、沙特和美国购买大部分石油。但因为跟美国的贸易战,中共已主动或被动减掉至少两个重要的石油进口来源——美国以及伊朗,同时改从沙特或俄罗斯增加石油进口填补缺口。仅沙特一国,今年的石油进口量比过去数年都多。

根据海关当局的数据,由于贸易战的升级和关税的威胁,中国2019年上半年购买的美国石油暴减76%。同时,因川普政府对伊朗原油的进口国家重新实施制裁,中国从伊朗的进口石油量也大幅下降。

于是,从美国、伊朗减少的石油量空白在很大程度上被沙特填补上。根据财务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沙特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近几个月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石油出口来源,占中国石油进口量的18%,比去年增加了4个百分点。

中国从沙特进口的石油量五年来首次超过俄罗斯。

上周六沙特炼油厂的袭击事件已让中共当局担忧是否会影响中国的原油供应。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二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非常关注袭击对国际原油供应和价格稳定的潜在影响。

国内石油连续三年减产 供需缺口扩大

北京一再强调需要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但是国内自产石油已连续三年减产,供需缺口在扩大、而非缩小。

“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确保能源安全,”中共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上个月在政府网站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他把确保国家能源安全放到经济发展的首位。

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章还强调说,北京正试图减少中国对外国石油的依赖。他说,政府将增加投资、支持勘探,以促进国内石油生产。中共当局对自产石油设定的计划是,到2019年底,中国的石油产量将略有增加,增至1.91亿吨,2022年将达到2亿吨。

实际上,2018年,中国原油产量已下降1.3%至1.89亿吨,这是连续第三年下降。中国国内产量已不足2018年年均消费量6.48亿吨的三分之一。即便达到中共当局的计划产量,自产石油的增加量也赶不上需求增加量。

根据中国石油企业协会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文件,随着经济增长,中国将需要更多的石油;2018年,中国进口了近70%的国内石油需求,预计这一数字将在2019年升至72%。

中国的石油战略储备恐只够三周需求

中国石油企业协会的报告还指出另一个问题,因国内生产一直在减产,让中共建立战略储备的努力始终未达到目标。2008年,中共政府设定了到2020年将石油储量增加到约8,500万吨的目标。这几乎与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等量,美国的石油储备是全球最大的储备石油供应来源。

但中共当局没有公布过其石油储备的数据。CNN报导说,根据中共统计局在2017年底的说法,中共当局已在全国建立了九个主要的石油储备基地,总产能为3,770万吨。按照2018年的消费数据估算,这可以满足中国约三周的石油需求。

理论上讲,战略石油储备对保证经济部门的能源供给及稳定油价具有重要意义,国际上公认的惯例是,石油存储要达到90天才是安全。

其它能源不能完全代替石油

中共政府也一直在尝试采取各种手段实现能源独立,但其它能源的多元化也不能完全代替石油。

在第13个五年计划(2016年至2020年)中,中共当局制定了新目标——到2020年实现至少80%的能源自给自足能力。

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新能源安全战略,呼吁国家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促进与主要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的密切关系,同时推动替代能源发展,鼓励核电技术以及电动车。

但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6月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中共当局发现很难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因为其庞大的交通运输业占石油消费的70%。

打击不断 贸易战、猪肉价格飙升、油价上涨

中国已经在经历经济放缓,与美国的长期贸易战以及猪肉价格高涨的反复冲击,而全球石油行业的价格波动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因为高油价可能会推动中国国内通胀的进一步攀升,并收窄中共政策制定者降低经济衰退严重程度方面的回旋余地。

8月的中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升2.8%。因中美贸易战,中方禁止从美国进口猪肉,随后改从俄罗斯进口的猪肉却带来了“非洲猪瘟”,导致中国国内的猪肉减产三分之一,猪肉价格出现飙升。

目前,中共当局已向市场释放国家猪肉储备以避免危机出现,但碰到石油问题上,这种储备机制却无法具备同等抑制石油价格的能力。

在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以及严格限制伊朗原油出口之时,中国消费者不仅要为各种商品支付更多费用,更会因为汽油价格的上涨加重困境。

周三,中共监管机构将汽油和柴油的零售价格提高了每吨125元(17.6美元)。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声明,价格上涨是由于“近期国际油价变化”,该委员会每隔几周发布一次价格指导,确定中国国内的燃料价格。

而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周一关于保持关键贷款利率的决定也再次让市场不解。由于8月中国经济数据全面走软,市场都预计中共央行将降低利率、以保证经济增长。

分析师表示,通胀压力上升已限制央行降息的空间,中共经济或已陷入滞胀区间;或许央行已发现,此时降低利率不能刺激经济增长,恐进一步引发通货膨胀。#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9-21 6: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