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损害技术移民多元化 美国会议案遭民间反对

6月27日在纽约举行的一场美国新公民入籍仪式。(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人气: 27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砚报导)提议取消技术移民绿卡国别限制的S386议案上周四(19日)未能在美国参议院过关。民间组织称,该法案备受争议,因为一旦通过将严重损害美国技术人才和移民人口多元化,而将好处归向一个国家——印度。目前,反对该法案的民间力量正在向华盛顿特区汇集,希望在下周法案再次被表决前,争取到更多议员的反对票。

这项法案的全称是“2019高技术移民公平法案”,最初由犹他州参议员Mike Lee提出。7月10日众议院(版本H.R.1044)以365:65票获通过。目前法案已获得两党35位国会议员的支持。

不少法律界人士看过这项带有“公平”字样的法案后,认为它不仅缺乏公平,而且挑战美国技术移民人口多元化的传统,因为它要求取消对此类移民申请人的国别限制,希望借此减少大量积压的绿卡申请案。

根据现行法律,美国每年批准约100多万张绿卡数量,其中技术移民绿卡总计14万张左右,给每个国家的技术移民配额是7%。

由于每个国家得到相同的配额,使部分外国人,特别是大量提出技术移民申请的印度人,需等待的时间可长达20年。

多年来,印度申请者占据了美国技术移民申请的绝大多数。相比之下,其它国家的申请数量小得多,远达不到7%的上限。

S386议案要求取消对国家配额的限制,让技术移民申请者获得绿卡的先后由申请日期来定,而不是国籍。

民间组织对S386议案的分析

“跨国联盟”(Multinational Coalition)根据2018年国会研究服务报告(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Report)的数据分析说,如果S386被通过,意味着未来10年(2023-2033)中,印度人口将几乎包揽所有的美国技术移民人数,“这将对美国技术移民多元化的传统,说再见”。

他们说,取消7%的国籍限制还会加重对美国本土技术人才的歧视,从而继续让印度外包公司,如Tata, Infosys和高知特(Cognizant)滥用美国技术类签证和移民政策,至美国技术人才受损。

该组织分析说,S386的根本问题在于印度在获得技术移民绿卡上,每年都设法超过7%的限额。“那些财大气粗的企业利用H-1B签证为自己获利,不少印度申请人利用H-1B的漏洞和欺诈方式,希望通过立法取消对他们的配额限制。

“国会之前明智地将各国配额限制在7%,以保护我们移民政策的多样化,防止任何一个国家垄断美国绿卡。

“如果S386被通过并成为法律,未来10年美国的移民将大量来自唯一的一个国家,让美国绿卡被一个国家所垄断。”

技术移民与H1-B签证的关系

跨国联盟说,在接纳科技移民方面,美国是世界上持最开放政策的国家。在各类美国工作签证中,H1-B是最受申请人青睐,也是最受争议的签证种类。

H1-B是美国《1990年移民法案》的产物,由前总统老布什在1990年11月签署成为法律。它允许具有“特殊技能”的个人进入美国,获短期雇佣,在“特殊职业”领域任职。

但是该法律对“具备特殊职业才能”的定义较空泛,只提到是“在某些有益人类发展的领域、具备特殊理论和实践经验”的人。

虽然H-1B被视为非移民签证,但拥有者在美国可以抱有移民倾向——他们在持H-1B签证而合法工作的同时,可以申请绿卡。

目前美国每年对H-1B签证的批准量限制在85,000。各国申请人通过抽签来决定是否能获得该签证。

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提供的数据,近年H-1B持有者绝大多数来自印度,他们从事单一的IT职业。拿2014年为例,70%的H1-B持有者是印度人。

跨国咨询和外包服务商高知特(Cognizant)近20年来一直是H1-B政策的主要受益者,为美国高科技公司源源不断输送来自印度的IT工程师,致其它国家的技术人才被更多地挤在了门外。

持H-1B签证的印度工人大多接受年薪6万美元的最低工资水平,大幅低于美国技术工人的工薪水平中位数——10万美元。这让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受冲击,多年来得不到改善。

跨国联盟的数据还显示,许多持H-1B签证的印度工人并非“高技术”人才,而是中等技术人才。他们绝大多数只拥有来自印度当地的学士学位,而非美国或其它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学历。

由于印度技术工人成本低,许多美国科技大公司大量为此类工人申请H-1B签证抽签,挤占了其它国家申请人的成功率,包括那些在美国获得高等教育的外籍毕业生。

同时,由于许多持H-1B的印度工人申请技术移民绿卡,让所有申请人的等待时间延长,造成案件大量积压。

民间力量希望阻止法案通过

马里兰州谭姓居民告诉大纪元说,有几次她的美国品牌电脑出现故障而拨打服务热线时,都被持浓重印度口音的接线员搞得昏头转向。

“我感到很明显,我的电话被转接到印度本土了,因为我致电时通常在美国晚间的非办公时间。我并非歧视他人,但对方一口极难听懂的英语,不仅让我的听力备受煎熬,还拖长了解决问题的时间,变得很没有效率。这也影响了美国IT业的信誉。”

她说,不少朋友和同事也有类似经历。

由于上述种种原因,许多民间组织和个人正在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媒体广泛传播S386议案的内容分析,和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他们正在集结更多声音,向各州议员和国会议员提出异议,希望国会对这项法案开放“公众辩论”,毕竟它将涉及未来10年、乃至更长期的美国移民人口结构和由此带来的后果。

参议院下周再投票

S386议案上周四未能在参院过关后,发起人Mike Lee参议员希望通过无异议表决(Unanimous Consent)的方式,绕过投票环节,直接在参议院获通过。“无异议表决”是一种参议院制度,如果没有任何一位参议员当场提出反对,就无需对议案举行听证,绕过一个个投票环节,直接获通过。

今年7月,S386第一次想要采用这种方式,在参议院闯关时,被肯塔基州的参议员保罗(Rand Paul)提出反对。

上周对议案提出反对的是来自乔治亚州的参议员珀杜(David Perdue)。

来自爱荷华州的国会资深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提出对议案进行“公开辩论”,被指是能够阻止法案直通的最有效方式。

如果议案下周在参院以无异议表决方式获通过,下一步会递交总统签字。川普总统还可以行使否决权。

议案最终能否过关,目前仍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9-22 8: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