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欧洲器官移植大会 中共活摘器官引专家热议

——2019欧洲器官移植国际会议系列报导(下)

2019欧洲器官移植国际会议(ESOT)网页主题图。(图片来源:ESOT网页)

人气: 310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李文双丹麦哥本哈根报导)9月15日至18日,2019年欧洲器官移植学会大会(ESOT)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贝拉中心(Bella Center)举办。坐落在哥本哈根市郊的贝拉中心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第二大展览和会议中心。会议上,有关中共的器官掠夺和活摘器官等话题再引专家关注。

欧洲器官移植学会(ESOT)是一个将欧洲所有移植活动进行统一组织的伞式机构。ESOT下属的各个协会和委员会代表了各个机构和专业领域。ESOT致力于与移植相关的广泛教育与培训,通过奖励和拨款来支持其成员,鼓励卓越者。

欧洲器官移植大会每两年举办一次。前来参加的有很多是在全世界移植界有影响力有建树的专家教授,还有很多的医生、学者和研究人员。今年的大会大约有3,500人现场与会,还有1,500人在线参加。除了会议、演讲、介绍等活动之外,大会还举办了与移植领域相关的展览。报名参展的有医疗器械公司、基因测试公司、生物制药公司等,还有一些非营利组织,“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简称COHRC)就是其中引人注目的一员。

COHRC公布最新调查:活摘器官罪行仍在中国发生

“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OHRC)是大会43个参展机构之一,与会的医生、专家等纷纷驻足展位前观看。 (李文双/大纪元)

总部设在美国的COHRC对中国的器官移植掠夺、包括强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等进行客观调查研究。除了发布最新调查报告、向政府及非政府组织提供咨询外,COHRC还在世界各地的道德和医学会议上介绍其研究成果。

COHRC在2019年公布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通过对一系列证据的分析,如在中国的器官移植预订、活体器官摘取、暂短的器官等待时间、中国移植医院的数量、不同医院的移植量、中国器官移植工业的发展和受害群体等,COHRC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仍然发生着大规模的器官掠夺。

在这次大会上,四份从不同角度阐述关于中国(中共)器官掠夺和移植工业的论文,全部入选大会学术报告摘要,加拿大知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德国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李会革教授受邀在大会发言。

此外,COHRC作为43个参展机构之一,向与会者展示了最新统计数据,分享了最新调查报告。他们希望向与会专业人士传递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中共还在活摘良心犯器官,按需杀人。最主要的活体器官来源是法轮功修炼者,同时还有西藏和新疆少数民族群体以及家庭教会成员。

多国医生承认 本国患者去中国进行“器官旅游”

新西兰移植医生丹尼尔(Daniel)先生讲述,他的一位华裔病人就是到中国做了肾移植。(李文双/大纪元)

在4天的大会期间,COHRC的工作人员向路过展位的专业人士分发相关资料,进行讲解或交谈。人们在展位前驻足观看。很多人都表示,知道这件事(活摘器官),有人听说过很多次,也有人吃惊地反问:“(活摘器官)还在发生吗?”另有很多人是第一次听说,在了解了真相后,都感到非常震惊。

来自阿联酋的几位移植医生说,她们就有病人去中国做移植的。她们表示回国以后,一定要告诉病人这些真相,让他们千万谨慎选择。

新西兰移植医生丹尼尔(Daniel)说,他的一位华裔病人就到中国做了肾移植。还有一位研究沙特阿拉伯医疗制度的学者告诉工作人员,他知道有沙特阿拉伯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

得知法轮功群体是主要受害者 各国移植专家震惊

蒂姆(Tim)先生是一家参展机构的工作人员。几天里他多次经过COHRC展位,一次他与工作人员详细交谈之后,表示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太重要了,他说一定会仔细阅读调查报告,并告知同事。他对反抗迫害而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表示敬佩,说要好好了解一下法轮功。

来自比利时的外科医生路易(Louis)先生说,他曾经看过电视台放映的揭露中共罪行的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十分震惊。现在又从这里了解到活摘器官仍在中国继续。他说,移植界对中国(中共)器官掠夺现象普遍都知道,但不知道具体统计数字,又听说中国官方公布从2015年起“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对这方面的真实情况就更无从了解了。今天终于可以看到一些比较详细的调查分析,他感到这些资料非常宝贵,说一定拿回去好好阅读。

斯特芬(Steffen)是德国一家移植中心的负责人。他说自己曾经误认为,2015年以后中国不再有活摘器官的事了。因为在他们那里培训的中国移植医生都告诉他,自己跟活摘良心犯器官没有关系。

他说,现在细想起来,这是个很简单的逻辑,捐赠器官不会导致移植暴增,如果中国真的不再活摘器官了,那么现在绝对达不到中国(中共)官方公布的一年一万例的移植数字,何况真实的移植数远远大于此。

来自希腊的盖亚(Gaia)女士是移植方面的研究人员,她认为活摘器官不仅仅是哪一个国家的事,这是一件全人类的事情。(李文双/大纪元)

“我们能帮助做什么?”

印度外科医生维汉(Vihaan)先生说,印度存在合法的器官买卖行为,患者只要有合法的文件,就可以接受从斯里兰卡、孟加拉国等邻国的活体肾脏。COHRC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中共实施的活摘器官和穷人为生活所迫卖器官、黑市贩卖器官有本质的不同。这是一种国家行为,是中共操控下的各层机构组织,包括军队、武警、监狱、医院乃至器官移植专家、医护人员等共同参与执行的种族灭绝行为。他听后非常震惊,并询问可以帮助做什么。

COHRC工作人员建议,移植医生可以把这个消息告知同行、医院管理层、医学界乃至政府相关部门。在政府层面,敦促政府采取一切措施制止这种反人类罪。比如立法,以阻止患者去中国接受非法器官移植,西班牙、以色列的医生就是这样做的。在医疗层面,禁止培训中国移植人员,除非他们承诺不使用来自不道德来源的器官,这一点澳大利亚等国的医院和移植机构已经在做。而作为医疗器械和药品公司,可以减少或者停止向中国出口移植必需的医疗设备和药品,等等。他边听,边频频点头。

来自希腊的盖亚(Gaia)女士是移植方面的研究人员。她之前听说过活摘器官的传闻,但一直对此持怀疑态度。当她看过调查报告之后吃惊极了,一直不停地和所有的同事讨论此事。

当她了解到主要的受害群体是法轮功学员,和中共建立的系统的按需杀人的具体罪恶后,她说,在中国向全世界炫耀光鲜经济和科技成果的背后,有一个黑暗但真实的中国(中共)!这是一件用语言无法表述的很可怕的事,这也不是单单哪一个国家的事,这是一件全人类的事情。她表示一定会把了解到的信息和最新报告带回她工作的大学和医院去。

“活摘器官不是政治话题,而是人性问题”

布赖恩(Brian)先生是美国一家大型医疗设备公司的主管,他说公司的部分股份已被中国购买,他们已经向中国几家移植医院出售设备。布赖恩先生表示要好好了解活摘器官这件事,并说自己对公司的决策产生了疑问。他说如果美国公司员工知道中国客户与活摘器官有牵连,大部分员工一定会辞职。

在谈到中国医生在这件事上所扮演的角色时,他说,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真不敢相信,他们为了钱变成了刽子手,成为了中共制度下杀人赚钱的工具!

来自英国的马丁(Martin)先生是移植医生,他说,活摘器官不是政治话题,而是最基本的人性问题。(李文双/大纪元)

来自英国的马丁(Martin)先生是移植医生,他说,活摘器官不是政治话题,而是最基本的人性问题。参与活摘的中国医生所扮演的角色,就像二战时的法西斯医生的角色,他们出卖了自己作为人的良知。他表示,历史在向前走,但人类不能重复过去犯的错误。二战后我们说,不能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可现在又发生了!我们必须要了解这个真相,重视这个事。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Veceric女士询问了情况后,觉得很可怕。震惊之余,她说,她完全能够看清中共的邪恶。因为她的祖国也曾经在共产集权的统治下,人民遭受迫害。幸运的是,如今的斯洛文尼亚已经驱走了共产邪灵,走上了民主之路。今年是柏林墙推倒30周年纪念,她由衷地希望,中国人民能够早日摆脱中共,走向自由。

华人医生希望了解活摘真相

此次参加大会的还有不少华人医生和医疗工作者。他们有的从中国大陆来,也有的在海外工作,中共活摘的话题也在他们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孙女士在欧洲生活了20年,从事医疗研究工作。她在大会目录里面看到COHRC的参展信息,因而特意找到展位工作人员。“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吗?”这是她问的第一个问题。交谈之后,当她看到报告中从大陆移植医院收集的移植信息、器官等待时间等等数据和分析,她沉默了很久。她告诉工作人员,她从不同渠道听说过一些这方面的讯息,但一直不敢相信。她郑重地表示,回去之后一定好好了解此事。

来自台湾的陈先生是医学院学生,他说医学界朋友告诉他,许多台湾人去大陆做器官移植,找到匹配器官速度之快,令台湾医界人士吃惊。他知道中共甩大钱收买渗透台湾媒体,报导假新闻,欺骗不明真相的台湾人,使他很担心台湾的未来。同时,他也相信,多数台湾人还是有良知的,特别是受教育程度高的,能够认清形势。陈先生感谢COHRC能够来这里参展,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来自美国休斯顿的华人医生李先生祖籍大陆,他说,美国病人等待器官供体的时间较长,法律规章完善齐全,器官移植不像大陆那样混乱。他相信发生在大陆的活摘器官的事。他虽然已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多年,但对过去在国内生活的经历记忆犹新。他的祖父和父亲曾经是私人企业家,文革中被中共抄家、游街、批斗。他说自己早已认清了中共的本质,它说的什么话都不能相信。它今天捧你上天,明天把你打入地狱,全凭它的需要。他说,中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邪恶的政党。

操着一口流利中文的麦先生和同事一起找到COHRC展位,他告诉工作人员,他从小在海外长大,但一直学习中文。他是从同事那里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无法想像,因此特意来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会有这么多器官供移植?为什么这么短的等待时间?两个简单的问题得到了满意回答,麦先生表示,他想知道更多信息。

与海外华人医生态度不同的是,大陆医生对此话题极为敏感。有的人远远地看着COHRC展位上面的概要,也有的人匆匆回避,甚至有一位破口大骂。有不少参加大会的医生在与COHRC工作人员交谈时质疑,来到这里的这些中国移植医生,到底有没有、或有多少人参与过活摘?一位移植界人士告诉展位工作人员,他观察这些中国医生很久,发现他们中的人,一旦被问到活摘的问题时,就会变得很粗鲁,很让人讶异。他质疑:这些人到底知不知情,到底是否参与了?#

责任编辑:林达

评论
2019-09-23 4: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