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谭笑飞:政府入驻民企?入主民企?

中共从所谓的公私“混改”,到民企大佬纷纷退场,到如今的政府官员直接进驻,新一轮“公私合营”已加速上路?(新唐人)
人气: 6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5日讯】杭州市派遣100名政府官员作为“政府事务代表”入驻100家民营企业,而且称这是“第一批”。北京市海淀区对民营企业和社会组织进行入户调查党建工作,网传太原市试点政府成立记账公司接管民营企业的财务。这令笔者联想到一句歇后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应该是以法律为纽带的。政府依法监督企业,这是政府的权力和责任;企业依法自主经营,这是企业的权利,不受政府干预。杭州市派员入驻民企的举动,首先是不合法,法律没有授权政府采取这样的措施;其次,不是出于民企的邀请,而且民企也持反对态度,只是不敢公开罢了。所以中共杭州市委在文件中掩耳盗铃地为自己拼凑了一块遮羞布:“在充分尊重企业意愿的基础上”。而海淀区的入户调查就明火执仗了,为了调查党建工作,与之风马牛不相及的海淀市场监管局和税务局都参与了联合发文,用意就不言自明了,谁不配合就查谁的经营和纳税情况。

那么这些“政府事务代表”的工作是什么呢?杭州市委的文件列出了一系列的工作目标,简单概括为一虚一实,“虚”的目标包括所谓的“沟通”“咨询”“保障”之类,问题在于,实现这些目标根本不需要政府入驻民企,只需要双方保持顺畅的沟通渠道即可;“实”的目标就一句话“全权代表各级政府为企业协调解决各类政府事务”,问题在于,这个目标只有杭州市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可以实现。这些“政府事务代表”多数是各个政府部门的中层官员,比如入驻阿里巴巴的是杭州市数据资源局的一个处长,他在数据资源局都不能拍板,而一个企业要与政府许多部门打交道,比如工商、税务、环保、社保、发改委等等,这个处长怎么可能“全权代表”那么多政府部门?但是,虽然他不能帮助民企“解决各类政府事务”,但是他可以“全权代表各级政府”对民企发号施令。这就是杭州市委文件的弦外之音。

近些年中共对民企的渗透越来越直接。中共要求民企成立党组织,如果民企中有中共党员,那么成立个党支部似乎也说得过去。但问题是中共的口号是“党领导一切”,而民企的经营不仅是股东的法定权利,而且是基本的常识,这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了。2018年,宁波市向民企派出“红色教员”,“不仅帮助企业解决党建难题,更关注经济发展”,也就是说已经超出党建的范畴了;而且还派出“专职党务工作者”到民企,开始登堂入室了。同年,人社部副部长提出民企要让职工“共同参与企业管理”,同样既违反法律也违背常识。股东有权自主选择管理人员,即使是家族企业,许多高级管理人员也是从普通员工逐步成长起来的,本来是正常情况。但是中共所说的“职工”,显然是现任的普通员工,而且是中共属意的中共党员。

中共要求民企建党和支持党员参与管理,属于从侧面和下方渗透;而以“政府事务代表”的方式派人入驻民企,就属于从正面直接渗透;上下结合,水到渠成,所谓入驻,就是入主。其实在没有法治可言的中共独裁政权之下,民企本来就是案板上的肉,中共煞费苦心这样逐步渗透,不过是想装得文明一些。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9-09-25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