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黄雀行动 港人义救六四学运人士

文/宗家秀

香港支联会举行六四事件30周年烛光悼念集会。(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9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可追溯到三十年前港人义救89六四学运人士的“黄雀行动”。“黄雀行动”始于1989年6月下旬直至香港政权移交前,香港商人、艺人、黑道曾募资千万,前后将七八百名89“六四”人士成功从大陆救出,安全抵达海外,其中包括被中共内部通缉的赵紫阳次子赵二军的妻女。

黄雀行动发起者——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司徒华。(潘在殊/大纪元)

营救行动发起者香港良心司徒华曾解释“黄雀行动”名称来源于曹植的诗作《野田黄雀行》。

《野田黄雀行》

史载,曹植才思敏捷,很受曹操宠爱,曹操曾想立他为太子,但曹植生性好饮酒,不自雕励,后曹操让曹丕继位。

曹丕登位后,曹植的亲信羽翼相续蒙难,而此时的曹植身处逆境危难之中,无力救援好友,内心悲苦愤慨,《野田黄雀行》于此时写就,全诗如下: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诗中,作者用比兴寓喻的手法寄托情志,抒发自己欲拔剑破网、义救友人的悲愤情怀,英武之气跃然纸上。

“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三十年前的香港人神会曹植,将悲愤诗句化作刺向中共的利剑,营救出一批批“六四”人士,从此揭开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序幕。

赵紫阳6岁孙女遭通缉 次子一家流亡法国

1989年六四事件后,赵紫阳下台,其旧部被清算。赵紫阳二儿子赵二军1989年前就持有香港通行证,能够自由进出香港。中共89六四后开始大批抓人,赵二军当时还积极参与营救部分知识分子去香港的行动,这些知识分子只是抗议当时中共戒严,就遭到大抓捕。中共的阴谋是把这些人抓起来,将罪名栽到美国和赵紫阳智囊团身上。

紫阳百日赵府祭奠合影。右二为赵二军。(大纪元)

今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前夕,赵二军在广州接受《香港01》专访,谈到他因参与营救六四人士,妻子和6岁的女儿被中共内部通缉,当时任广州市长的黎子流曾对赵二军说:“有没有搞错,6岁都(被)通缉。”

“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人称“六哥”的陈达钲回忆说,赵二军夫人姓汪,她和女儿始终被有关部门监视和跟踪。她们历经艰险从北京逃到了广东,与陈达钲弟弟陈达钳接上头。

从屯门龙虎滩上岸,在去市区途中,一行人遭港警例行检查。“黄雀行动”另一主要参与者香港艺人岑建勋,曾给行动成员们一个秘密电话,遇到紧急情况可拨打这一电话。陈达钲用当时的移动电话大哥大拨打了那个号码。

卫奕信勋爵及夫人,2013年摄于剑桥大学。(Matthew Lee, Deryck Chan/Wikimedia Commons)

谁也没想到,接电话的是时任香港总督的卫奕信,双方做了简短交流。不一会儿,警察就接到来自上司的电话,车子没做检查便被放行了。车子载着赵二军夫人和女儿直接去了法国驻香港总领事馆。

由此可见,当时的港英政府和警察对营救行动实际上是暗中支持和帮助的。

吾尔开希乘军机逃亡

“黄雀行动”策划者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生前曾披露吾尔开希当年在甘肃兰州乘军用专机逃亡至珠海,“黄雀行动”将其送达法国。

“香港支联会”全称为“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六四事件后,由香港民主派元老司徒华等人创立,并由牧师朱耀明、艺人岑建勋等人加盟策划支援,支联会先后向香港各界募资千万元,招募走私商人参与偷渡活动,并和西方国家的领事馆商讨庇护程序。

司徒华在其《大江东去》回忆录中提到,吾尔开希的父亲是兰州军区空军成员,吾尔开希从兰州由军用机送至珠海,因而获得生机。

司徒华得到吾尔开希在珠海的消息后,立即安排接人。司徒华前后两次白白花费40万元,没有接到人。第一次原因是浪太大不能靠岸,第二次是对方说附近有军队。第三次,司徒华叫人拿60万现金去,当场交钱换人,吾尔开希翌日就坐飞机去了法国。

司徒华生前回忆另一个传奇营救故事是救援学运领袖柴玲。当年柴玲逃至内地边境时,一直匿藏在一所公安派出所的楼上,而楼下还贴着通缉柴玲的海报。利用政治迫害来发财,中共大小官员向来擅长此道,89六四也不例外。

柴玲和封从德自己坐船来到香港,柴玲从马料水上岸后到广州中山大学学生会打电话给司徒华,司徒华立即叫人去接她,同时通知法国驻港总领事馆,接到柴玲后直接去法国领事家,第二天买机票飞往法国。

香港马料水一带。(Wpcpey /Wikimedia Commons)

香港记者冒险参与营救

1989年6月4日,中共武力清场后,9日,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广播员吕京花忍痛离开刚满周岁的女儿,她从北京搭乘火车到石家庄,再转车南下,11号到达广州。

在广州友人家里,她把学运期间收到的一大摞各地记者的名片翻了出来,其中有《星岛日报》、《成报》、BBC等。她就像抽签一样从名片堆里随机抽出了一张,这张名片竟成了她命运转机的上上签。

吕京花紧张地拨出了第一个电话,非常幸运,一位年轻的香港女记者接通了电话,吕京花语带焦虑,话音有些哆嗦,她含蓄地暗示对方:她从北京一路到广州,身体感觉不适。

心有灵犀一点通,对方敏感而准确地捕捉到了吕京花内心的恐惧与需求,女记者与她约定,双方手上拿着一张卷起来的报纸作为接头暗号。

隔天,女记者就搭香港到广州最早的一班火车赶到见面地点,别人拿着的报纸都是叠着的,她俩马上注意到了对方的报纸是卷着的。

女记者立刻把吕京花带到中山大学的一处私人寓所,确认了吕的身份后,女记者立刻联系了“黄雀行动”成员。8月底,吕京花成功偷渡到香港,后流亡美国。

吕京花曾问这位年仅30左右的记者姑娘有没有害怕这个电话是中共的钓鱼手法,香港姑娘坦诚地回答:“怎么不害怕!”为防止不测,女记者特意邀一位朋友在其身后照应。

与吕京花同一批偷渡香港的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召集人项小吉,则是在一名三十多岁香港男记者的帮助下,联系上了香港“地下通道”。整个流程非常周密、专业,一环扣一环,最后安全到达香港。

香港良心司徒华

1931年出生于香港的司徒华曾是香港左派人士,89六四中共的残暴使他彻底看清了中共的本质。他生前曾是每年香港纪念六四的维园活动的灵魂人物。

2010年,司徒华在维园纪念六四21周年烛光晚会上。(laihiuyeung ryanne/维基百科)

人称华叔的司徒华对中共认识的清醒转变也并不是“六四”一夕之就。华叔在他的回忆录中谈到,中共在批判胡风时把私人信件作为罪证,他认为这“是不道德的”。

1985年,北京当局任命他为《基本法》草案委员会委员,1988年,他在基本法草案不记名秘密表决时,投了反对票,中共竟在记者会上公开披露。他体会到了中共的无耻。邓小平曾谈到香港“一国两制”五十年,当时邓说到兴起处表态,如果五十年不够,可以再加五十年。这令华叔“愕然复凛然”,他认为中共领导人“不知法治精神为何物”,如此重大事情竟随意变化、信口开河。

六四大屠杀后,华叔退出“草委会”,组织香港支联会展开营救行动,支联会参与者知情者只有六人,整个黄雀行动由走私集团负责,共从大陆救出七八百人。每次行动先付五六十万港元定金,事成后再追加。黄雀行动得到了影艺界邓光荣、梅艳芳以及商人罗海星出资出力。

华叔一生拒绝中共的统战,坚决不入党。生前他表态支持法轮功反迫害行动,积极声援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运动。对于97政权移交后的香港虚假民主,他也早已看透,他曾建议香港特首应设立一个副行政长官,但遭到中共责骂,因为中共担心两个特首难以掌控。

黄雀行动——港人的又一次恩情

大逃港期间,港人曾义无反顾地接受遭中共政治迫害的逃难者,黄雀行动中,香港又一次向大陆人伸出了援助之手。

这项救援计划一度被称为“地下通道”。1991年,演艺界人士岑建勋在接受BBC采访时提出“黄雀行动”的说法,并引用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作注解。司徒华病逝后,2011年1月,“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陈达钲在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提到“黄雀行动”实际上是由司徒华所命名,即来源于曹植的《野田黄雀行》一诗。

香港支联会成员、黄雀行动领导人之一——牧师朱耀明。(余钢/大纪元)

黄雀行动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香港艺、商界及名人。营救行动得到了香港各界的支持,但整个行动被港府视为最高机密,营救团队得到了英美两国情报人员和大陆正义人士的协助才能得以进入内陆组织营救。为保证当年参与人员的安全,营救行动的诸多细节至今仍未解密。

自1989年6月,黄雀行动营救出的六四著名人士包括学生领导人李录、熊焱、吾尔开希、柴玲、封从德,知识分子苏炜、陈一咨、苏晓康、严家其、高皋、吴仁华、刘再复、远志明、孔捷生等人。

在营救人员的帮助下偷渡到香港后,住在新界租屋内或香港支联会义工家中,每人每月可获得3,000元港币的生活费。他们还得到了香港各界的关爱,医生为他们义诊,香港明爱捐出衣服,香港电讯提供移动电话,方便他们拨打长途电话。

牧师朱耀明和律师何俊仁帮助他们办理政治庇护手续,安排出国逃亡计划。香港主权移交前,民运人士大都流亡法国、英国和美国,少数人前往挪威、荷兰等国,个别人在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的帮助下获得了香港身份证。

为了使大陆人摆脱中共的死亡与监禁的威胁,香港的部分营救者们却失去了生命与自由。在帮助苏晓康和孔捷生偷渡时,营救快艇在虎门镇外海遭到中共两艘边防巡逻艇以冲锋枪扫射,营救人员受伤。

据陈达钲披露,行动成员已知丧生案例有六名,四人因黑夜碰船而死,两人因躲避边防快艇的追截,船只失火被烧死。在营救王军涛及陈子明的案例中,因事情失败导致超过100人被中共提讯,罗海星、李龙庆、黎沛成等被判刑。其中罗海星被中共判刑5年、坐监2年,在英国前首相帮助下保外就医。2009年,罗海星因病离世。

如今,香港支联会每年都要举行六四游行、维园烛光晚会。香港人的坚韧、香港人的恩义、香港人的无所畏惧和义无反顾,正是香港人的精神所在,香港人的历史告诉我们:荣耀终归于香港!@*#

2019年6月4日香港维园举行六四烛光悼念30周年晚会,支联会宣布有18万人参加。(余钢/大纪元)

参考资料:

1. 江迅:《黄雀行动》
2. 司徒华:《大江东去》
3. 冉冉:《六四30周年:通向自由香港的“黄雀行动”》
4. 宋伯明编:《赵紫阳次子赵二军六四后流亡首次披露黄雀行动细节》
5. 维基百科:黄雀行动
6. 《乐府诗集》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景均,1912年出生于天津富商之家。其父是经营出口贸易的“桐油大王”李锐,是位基督徒。高中时,李景均被送入英国传教士办的天津英中学院。大学时,李景均进入美国传教士办的南京金陵大学。毕业后,李景均赴美国常春藤名校康奈尔大学,主修遗传学和生物统计学。
  • 抗战时期的香港起到了物资运转枢纽和巨额款项输送渠道的重要作用。国民政府在港设有专门机关负责对外采购和对内输入军用物资。军政部、贸易局、交通部、中央信托局都有驻港办事处。抗战初期,约75%的外援物质都是从香港经广九铁路运送到广东和全国各地。九龙启德机场每天都有定期航班飞往重庆运输大量物资。
  • 1941年12月8日7时,香港启德机场上空,突然飞来几十架飞机,紧接着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响起,香港街面上、酒吧间电影院里享受着生活的人们,望着远处浓烟滚滚的天空,疑惑地抬起头:“70%是防空演习,报纸上没说战争已经逼近了呀。”
  • 上个世纪50至70年代,发源于梧桐山的深圳河,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的“柏林墙”。 对于数百万渴望自由的人们来说,那里是天堂与地狱的分界线。大陆50年代以后的各种政治迫害,包括屠杀、饥饿与贫穷,使民众不得不想方设法逃离,当时香港几乎成了最近的一处“天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