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强摘器官证据呈递联合国 媒体聚焦

9月24日,资深律师哈米德·萨比(Hamid Sabi)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总部介绍了国际独立“人民法庭”的调查结果,中共当局正在从受迫害的宗教团体和少数民族中,以工业规模收割和出售人体器官。(视频截图)
人气: 38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报导)国际独立“人民法庭”的高级律师敦促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调查中共正在谋杀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成员并强摘他们的器官进行非法器官移植。

周二(9月24日),资深律师、“人民法庭”顾问哈米德·萨比(Hamid Sabi)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总部发表讲话,介绍了国际独立“人民法庭”的调查结果,中共当局正在从受迫害的宗教团体和少数民族中,以行业规模摘取和出售人体器官。

这是国际独立“人民法庭”的有罪判决和调查结果首次提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包括路透社、英国《独立报》、英国《每日电讯报》、雅虎等多家西方媒体报导了该会议。

哈米德·萨比说:6月份,“人民法庭”的报告结果 “事实证明(中共)对法轮功和维吾尔族(少数民族)所犯下的危害人类罪是毫无疑问的”。

萨比呼吁采取紧急行动,他说:联合国成员国有“法律义务”采取行动面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

今年的6月17日,调查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国际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中共至少20年来一直在从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成员中摘取器官,并因此杀死他们,且这种做法一直在进行。

“人民法庭”由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检察官,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经过多方取证,听取了人权调查员、医学专家和证人的证词后,做出最终宣判。尼斯爵士曾主导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案。

法庭的最终判决说,被拘留者“被命令杀害……在活着的时候将他们的肾脏、肝脏、心脏、肺、角膜和皮肤切除,并变成商品出售”。

法庭说,尽管数量较少,但仍有可能证据表明,维吾尔族穆斯林、藏族和一些基督教教派的被拘押者的器官也被强摘。

在中国新疆西北部,有一百多万维吾尔族人被关押在“再教育营”,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谴责。 仲裁庭发现证据,证明他们“被用作器官库”并接受定期医学检查。

中共一再否认使用不道德的器官移植做法,并表示在2015年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但这一说法在国际社会受到质疑。

周二,杰弗里爵士也在另一场由非政府组织主持的联合国活动中发言时说,法庭整理的证据意味着国际社会“再也无法回避他们以前不愿承认的问题”。

“人民法庭”揭示,器官移植行业估计每年可为中国(中共)创造超过10亿美元(8.014亿英镑)的收入。 杰弗里爵士呼吁国际移植协会和负责移植手术的全国医学协会“正视人民法庭的判决和行动所揭示的内容”。

目前,包括意大利、西班牙、以色列和台湾在内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对那些试图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人设置了限制。

发起“人民法庭”的“制止中国(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表示,预计制止不道德器官旅游的法案将于10月在英国议会审议。

Etac执行董事苏西·休斯(Susie Hughes)表示,Etac希望其调查结果能促使人权理事会,对发生在中国的器官强摘问题成立联合国调查委员会。

萨比在讲话中说,针对少数群体进行器官摘取是“可能发生的种族灭绝指控”,并将其与近期历史上其它大规模宗教或种族迫害的例子进行比较。

他表示,纳粹残害犹太人的毒气、红色高棉的屠杀、卢旺达的屠杀,这些都没有比从那些无辜和平的人的生命中割下他们的心脏和其它器官更为罪恶。

“这是本世纪最严重的大规模暴行之一。”休斯说。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了法轮功学员冯·霍利斯(Feng Hollis)的案例。

冯女士于2005年被捕,她说当时她想知道为什么在监狱中遭受酷刑后要接受医学检查。她在没有任何审判的情况下,被强迫劳教2年。周二,她在另一个由非政府组织主持的活动中发言。

她对听众说,联合国和国际移植学会应正视“人民法庭”的判决。

冯女士说,她在监狱中每3到5个月被迫接受身体“检查”。有一天,警察迫使法轮功学员坐在窗帘关闭的大型客车上。“我们被迫将手和头放在前面的座位上。然后我们被送到附近的医院。”

那段时间医院属于所谓“再教育系统”。“他们用力抽取我的血并将其放入许多小管中。然后他们检查了我的体重和血压。我还接受了肾脏超声检查,胸部X光检查,心电图检查和尿液检查。”

“有时候,我们不允许在身体检查之前吃早餐。在那期间,我还被迫长时间工作。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简短例子。”

萨比指出:“器官移植来挽救生命是科学和社会的胜利。 但是杀死供体人是犯罪行为。” “政府和国际机构不仅要在灭绝种族罪的可能罪名上承担责任,而且还必须在危害人类罪方面履行职责。”

“解决这种犯罪行为是联合国成员国的法律义务。也是安理会的责任。”他说。#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9-26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