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求救信》丹麦首映 获影评界好评

纪录片《求救信》在丹麦的广告(李文双/大纪元)
人气: 9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6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李文双丹麦哥本哈根报导)2019年9月12日,电影《求救信》(Letter from Masanja)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首映。当影片结束后,灯光渐亮,观众席里却长时间地静默,人们久久沉浸其中。

一位观众感言道:“我看过无数电影,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求救信》是由加拿大皮博迪奖获奖导演李云翔(Leon Lee)先生在2018年指导制作的纪录片。这部影片曾多次获奖并曾入围第91届奥斯卡最佳华语纪录片。此次接受丹麦电影公司的邀请,从9月12日至9月21日在哥本哈根市中心的Cinemateket影院连续放映10场。

现代版的漂流瓶

《求救信》讲述了一个真实的现代版的“漂流瓶”的故事。

2012年,美国俄勒冈州的家庭主妇朱丽‧凯斯(Julie Keith)在从凯马特(Kmart)超市购买的万圣节装饰品中,意外地发现了一封隐藏在内的手写信。阅读之后,才惊觉,这封信竟是从八千公里之外的中国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发出的求救信。

信中披露了中国马三家劳教所对其劳教人员(多数是良心犯)残酷的迫害和压榨。

写信人孙毅因修炼法轮功被关进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因不放弃信仰遭受酷刑折磨,并被迫做奴工。他在被关押期间,冒着生命危险写下这封求救信,企盼有人能收到并转交给国际人权组织,曝光中共体制下黑暗的劳教制度。震惊的朱丽将信件转给了她居住的当地媒体,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并最终促成了中共劳教制度的解体。

影片导演李云翔在电影放映后,与观众互动。(李文双/大纪元)

这部纪录片的完成相当艰难,是由导演李云翔通过互联网在Skype上教授孙毅拍摄影片的基础操作,孙毅冒着生命危险,在中国秘密摄制而成。电影除了用镜头还原他的曲折经历,还采用手绘动画的方式,呈现他在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及如何完成求救信的过程。其中的每一个构图都出自孙毅之手。

观众感动 反响热烈

这10场电影的放映,多数都是在工作日的傍晚,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上座率,放映多为满场。观众反响非常热烈。

很多观众都在问卷调查表上写下了反馈留言:“大开眼界”、“引人深思”、“令人惊叹”、“无以言表的悲伤”……而出现最多的词就是“重要”。“这部电影对我们很重要”、“这个信息对我太重要了”、“这是一个万分危险、但是需要告诉世界的事情,非常重要。我们必须相信,正义必胜!”

9月12日晚,纪录片《求救信》在丹麦哥本哈根首映,观众人头攒动。(李文双/大纪元)

丹麦华人郭女士表示:“我对迫害了解不多,对法轮功也不了解,过去我不认为这与我有关。现在我了解了,我真的全都明白了!感谢这部电影!”

丹麦广播电台24/7(Radio24SYV)的记者、曾荣获2018年“克里斯蒂安‧达尔(Christian Dahl)新闻奖”的托马斯‧弗特(Thomas Foght)先生认为,这是一部很好的纪录片。

他说:“令我惊讶的是,影片传递的信息是如此的好,如此的强烈。孙毅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人,因为我知道,在中国调查一些不利于政府的事情,并实际制作成电影,确实非常危险。他是真正的勇士,我们都应该向他致敬,他做得非常出色!”

托马斯‧弗特很喜欢这部影片的内容结构,“它是如此完美,令我惊讶!我还想再看一遍。”

律师博(Bo)先生赞扬:“影片拍的很棒,而故事的本身又十分震撼人心!”“电影反映了当前中国一些令人痛心的现状。”

“我觉得这部电影让我们对大公司的职责有了深思,特别是那些全球供应商,他们必须要遵守他们在人权方面的职责。我也对这部电影里提到的进口这些万圣节装饰品的公司感到好奇,他们难道不该被追究法律责任吗?”他说。

数据安全专家彼得(Peter)先生对于孙毅的离奇死亡,表示非常痛心。

他说,他刚参加了一个计算机安全会议。专家们讨论了在过去10到15年间,中共政府黑客攻击遍布世界各地的手机。有资料显示,他们利用不同的方法在监视不同人群。

彼得表示:“我们往往追求顶尖的技术,不会考虑过多。可怕的是,人们对此带来的安全隐患不以为然。”

政治家尼古莱(Nicolaj)表示,看到孙毅为了坚守信念,甘愿为此受苦,真的让他“非常激动”。

他说:“看到一个政权如此残酷,令我恐惧;看到我们西方世界如此冷漠,集体漠视像孙毅这样的、显然急需帮助的受迫害群体,这令我更加恐惧。”
“现在很多西方国家或多或少地屈从于中共的经济压迫,而选择对中共的人权迫害保持沉默。”尼古莱说,“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把加强经济建立在他人的苦难之上。这绝对是错的。”

丹麦影评界高度评价

《求救信》也引起了丹麦影评界的关注,很多影评界人士观看了电影并打出了5颗星甚至满分6颗星。这样的好成绩之前并不多见。

丹麦电影网Moovy以标题“坚守你的信念——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一个男人与一个劳教制度的抗争”为题做了长篇报导。

影评人米凯尔‧阿贝尔(Mikkel Abel)写道:即使走出了马三家,看似自由了的孙毅,却仍然生活在被监控下。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孙毅依然被视为中共政权的敌人。法轮功在中国盛行于20世纪90年代,信奉人道和诚实。孙毅与其他七千万至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让中共统治阶层感到了极大威胁。因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诬蔑宣传、洗脑和送入劳改营,这成了中共用来对付法轮功的主要手段。孙毅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送进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

李云翔接受了Moovy的专访时说:“观众对影片反馈非常积极正面,并为之感动。对于西方观众来说,这部电影令人开阔视野。很多人可能曾经以游客的身份到过中国,看到一个宏伟的国家,但背后这些不人道的东西是看不到的。”

他说:“(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不是一个宽容的国家。中共控制着一切:社交媒体、报纸、新闻、电视台,所有类似的东西。对他们(中共)来说,保持自己的完美形象至关重要。他们严格控制着媒体报导的内容,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审查,而且他们从不放手控制权。”

丹麦大报《政治报》大幅报导电影《求救信》(李文双/大纪元)

丹麦发行量最大的日报《政治报》(Politiken)的影评记者吉姆‧斯考特(Kim Skotte)在他的文章中巧妙地把“求救信”和当前的香港形势联系起来。

他写道:为什么香港人在街头示威?如果你想知道示威者的勇气背后是什么,请观看Leon Lee的纪录片。

斯考特说:《求救信》——这不是关于香港,而是关于中国,以及在中共控制下一不留神所产生的后果。就像主人公孙毅,一个普通的有信仰的人,对任何人无害,但因坚守信仰,让他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为什么?

吉姆在文章结尾一语道破:“在中国,人权远远落后于经济的发展。中共就是要紧紧卡住你的脖子(控制你)。香港人很清醒,所以他们反抗。”

丹麦另一大电影网“在线影院”(Cinemaonline)指出,“在未来的很长时间,《求救信》都将是最重要的、最发人深省并最触动人心的纪录片。它讲述了有关政治权力,但更触及了我们作为人或许永远无法获得的终极自由。”

丹麦《信息报》(Information)评论道:“无论是求救信还是这部电影本身,都展现了面对强权和邪恶,一种极其罕见的勇气。然而遗憾的是,强权和邪恶在我们今天并不罕见。”

一位专门从事电影评选的业界人士表示:“我很惊讶,这么好的纪录片,很多大的电影展却没有放映过,我也差一点错过了。这部电影是作为‘cinemateket’9月份特别推荐电影,在丹麦获得了很多的好评,在目前所有首映的电影里排名第二。这部电影对观众的影响非常的大!”

导演亲临放映现场 与观众互动

9月14日晚,李云翔导演应邀从加拿大来到丹麦放映现场,参加放映后的讨论会,与观众分享自己对这部影片的感想感受,以及拍摄过程中的点点滴滴。

李云翔感受最深的是,作为坚信法轮功信仰的修炼人孙毅的人品风貌。他回忆起在与孙毅的交往中,孙毅总是为他人着想。

2017年,朱丽去孙毅当时避难处的印尼与他见面,李云翔陪同朱丽前往。孙毅曾几次关心地询问他们,是否适应当地炎热的天气。孙毅希望送朱丽一束鲜花作为见面礼。在买花之前,他特意上网查找各种花名的寓意,希望能买到象征友谊或者勇气之类的鲜花,来表达对朱丽的敬意和感谢。

孙毅在印尼没有工作,生活全靠从中国带出来的积蓄,而鲜花在当地却价格挺贵。因此李云翔希望能以购买电影道具款项的名义,帮助孙毅支付买花的钱,但是孙毅坚持用自己很拮据的生活费来买花,并说这样才能表达自己对朱丽的真诚谢意。

印尼的这次会面,是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见面,但李云翔感觉,他们之间就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相处非常融洽。

看完了电影《求救信》的观众感动不已,热烈地与导演交谈,迟迟不愿离去。(李文双/大纪元)

导演:小人物也能成大事

李云翔告诉观众,孙毅在马三家先后发出了二十封求救信。那么另外那十九封在哪里?也许有人收到了,但是可能又丢弃了它。

他说,如果每位看了这部影片的观众,都愿意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些什么,就像朱丽一样,也许你的小小作为也会产生大效应。

“我设想,孙毅在马三家写求救信时,或朱丽在考虑如何处理这封求救信时,他们两个都不会想到他们的选择将导致的效应。看了这部影片后,我们每个人都相当于收到了求救信,我们应该如何做,才至关重要。”

看完了电影《求救信》的观众感动不已,热烈地与导演交谈,迟迟不愿离去。(李文双/大纪元)

有观众问,怎样做才能帮助到像孙毅这样的被迫害的中国人?李云翔表示,那就是传播真相,让更多的人认清中共邪恶的本质。

李云翔提到,在西方社会有一个似乎很流行的说法就是:等中国的经济变好了,中国就会渐渐实行民主。但是,事实却恰恰相反。中国的经济在过去20年里有着飞跃的发展,但是政府对民众的迫害却变本加厉,甚至连西方国家的高科技,都被拿来用做监控民众的工具。

纪录片《求救信》将于10月1日在丹麦其它两大城市奥登塞和奥胡斯同时上映。#

责任编辑:林达、高静

评论
2019-09-26 11: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