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出租司机到职场猎头 揭开中共谍影黑幕

几十年来,中共一直没有停止策反美国人为其充当间谍,但在数字时代,中共招募外国人当间谍的游戏形式已经改变,且更加变本加厉。(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气: 281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当查瑞蒂·赖特(Charity Wright)还是一名年轻的美国军事语言学家,她经常搭乘一名中国老人的出租车,被老人询问非常详细的问题,引发她的警觉。10年后她就职私营企业,经常经由领英等平台收到信息,为她提供去中国的机会。

这是10年前后中共对美间谍行动的两个不同方式,几十年来,中共一直没有停止策反美国人为其充当间谍,但在数字时代,中共招募外国人当间谍的游戏形式已经改变,且更加变本加厉。美国反间谍机构也对此警觉,并加强防御。

美国反间谍最高官员威廉姆·伊万尼那(William Evanina)去年曾表示,中共间谍行动的范围、持续和多样性使得它不同于俄罗斯和伊朗的间谍行动,构成一个独一无二的类别。“中共是头号(威胁)。长期来看,它们是我们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

9月21日,美国司法部向公司发出警告,中共盗窃商业机密的行为在增加,需要加强防御。10月1日,美国司法部对一名华人导游提出向中共政府提供美国机密信息的指控。

迈克·吉廖(Mike Giglio)是《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的一名职员作家,负责情报和国家安全领域的报导。 近日,他在《大西洋》杂志撰文《中国间谍正在进攻》(China’s Spies Are on the Offensive),曝光中共策反美国人当间谍方式的演变,以及中共对美国商业从事间谍活动的猖獗。

中共间谍假扮出租车司机 接触美国目标

吉廖在文章表示,大约10年前,查瑞蒂·赖特(Charity Wright)是一名年轻的美国军事语言学家,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Monterey)一个名为要塞(Presidio)基地的精英防御语言学院外语中心(Defense Language Institute Foreign Language Center )接受培训。像许多同学一样,赖特依靠搭乘出租车进城。在基地的大门外通常有一些出租车等待乘客。

由于赖特在该学院学习中文课程,所以她感到自己很幸运,经常发现自己坐在一位中国老人的出租车里,他告诉她多年前他从中国移民过来。他一开始就表现出让她感到很有魅力,并通过询问她的家庭背景让她练习中文语言技巧。

然而,几个月后,她感到怀疑,这位老人似乎有着异乎寻常的好记忆,他的问题变得更加具体:你父亲在哪里工作?毕业后你准备为军队做些什么?赖特已被告知,外国情报人员为招募潜在间谍建立档案,可能会收集该学院学员的信息,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将继续从事情报职业。

她将这名男子报告给了基地的一名警官。不久之后,她听说蒙特雷的一个可疑的中共间谍圈遭到围剿,他被捕了。

中共通过美国职业社交网络LinkedIn(领英)招募间谍。(宋祥龙/大纪元)

社交媒体成中共在线招募间谍平台

赖特继续在国家安全局担任密码学语言分析师五年,评估来自中国的通讯拦截。现在她在私营部门的网络安全公司工作。作为预备役人员,她仍然持有美国政府许可证,允许她获取机密信息。她怀疑自己仍然是中共间谍活动的目标。只是现在线人并不是亲自接近她,而是采用在线接近的方式。

她会在领英和其它社交媒体网站上收到信息,为她提供各种去中国的机会:与咨询公司签订合同;提供旅行去中国参加会议并发言,并将获得慷慨的报酬等。这些优惠似乎很诱人,但这种花招直接来自中共的间谍剧本。赖特告诉吉廖:“我听说他们非常有说服力,但当你飞过去的时候,你就进入了他们的巢穴。”

赖特表示,她从蒙特雷老人身上看到的策略是“预先安排的人工情报”。这是老一套,但是,这些策略被社交媒体时代的工具所放大,这些工具允许情报人员从中国大量接触他们的目标,在那里他们没有被抓的风险。

与此同时,情报专家告诉吉廖,中共情报官员在说服目标叛国的技能手段变得更加熟练。

二十年来 中共间谍行为变本加厉

二十年前,中共情报人员基本上被认为是相对业余的,甚至是草率的,一位多年专注于中国的前美国情报官员告诉吉廖,通常,他们的英语很差,他们很笨拙,使用可预测的伪装,伪装成普通民众的中共军事情报人员往往没有隐藏军人的举止,看得出他们的紧张程度几乎到了可笑的地步。他们的主要目标往往是华裔。然而,近年来,中共情报人员变得越来越精明,他们可能会变得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甚至能冒充上流社会。他们的举止可能很流畅,英语通常很好。

吉廖认为,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把对中共采取强硬路线作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工作,他专注于贸易战和关税,旨在纠正中共不公平的经济竞争环境。几十年来,美国政界和商界领袖抱持与中共进行贸易有助于使其行为正常化的想法,但北京咄咄逼人的间谍活动推动美国两党的共识,即当时的想法是错误的。

德默斯说:“当时的希望是,随着它们的发展,随着它们变得更加富裕,当它们开始成为发达国家具乐部的一员时,它们将改变行为,一旦它们接近顶峰,它们将会遵守我们的规则。但我们所看到的是,它们(中共)变得更有资源,更有条理地窃取信息。”

自2017年以来,美国司法部已至少提起十几起中共代理人和间谍进行网络和经济间谍活动的案件。

中共间谍活动的贪婪程度令每个人震惊

詹姆斯·奥尔森(James Olson)是中情局秘密服务的老将,也是前反间谍主任。在他最近出版的《抓间谍:反谍艺术》(To Catch a Spy: The Art of Counterintelligence)一书中,揭开了中共间谍服务及其运作方式的基本原则。

中共国家安全部(MSS)是其主要服务机构,专注于海外情报。公安部侧重于国内情报,但也有国外代理人。以军事情报为重点的中共军方除了更传统的军事目标外,还广泛地定义了自己的角色,并在海外的各种经济、政治和技术情报收集行动中与国家安全部竞争。

奥尔森指出,“中共军方一直负责中共的网络间谍工作”,尽管国安部也可能在这个领域扩大规模。与此同时,国安部和中共军方都“定期利用外交、商业、新闻和学生为其在美国开展活动进行掩护。他们积极利用中国游客到美国,特别是商业代表、学者、科学家、学生和游客,以补充他们的情报收集。美国情报专家对中国人(中共)在收集活动中的贪婪程度感到惊讶。”

奥尔森指出,中共“一直善于从事间谍活动”。他说:“如果我要重新开始我的中情局职业生涯,我会尝试进入我们的中国项目,学习中文,成为反中共情报专家……我们今天在美国反间谍中的首要任务,也是未来的首要任务,必须停止或者大幅减少中共的间谍活动。”

美国联邦调查局长雷伊(Christopher Wray)2019年7月23日于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指出FBI正在调查的一千多起知识产权盗窃案件中,“几乎都指向中国(中共)”。(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中共使用其最顶尖间谍盗窃美国知识产权

如果资深美国间谍容易受到中共间谍活动的影响,美国公司的情况可能会更糟。在某些情况下,对中共来说,针对美国私营部门和针对美国国家安全可以混为一谈。

一位前美国安全官员现在为一家美国著名航空公司工作,这家公司参与高度敏感的美国政府项目。他告诉吉廖,该公司有一个疑似与中共有关的情报收集人,他说:“我会说他有过间谍情报技术训练。”

这名前安全官员被公司聘来监控这些威胁,他一开始就发现公司缺乏有效的预防措施和培训。他说: “当我进来并在这里得到简报时,认为这是在开玩笑……现在我们确实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防范(内部威胁),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有点像鸡舍里的狐狸。悲伤的是,作为一个行业,我们在保护自己免受外国情报威胁方面非常不足。”

美国司法部在过去一年里提出的一连串案件,突显中共间谍活动概况:一名前通用电气工程师被指控窃取与燃气和蒸汽轮机有关的商业机密;一名美国人和一名中国公民被控企图窃取与塑料有关的商业秘密;一家中共国有芯片制造公司被指控从一家美国竞争对手那里进行偷窃;两名中共黑客被控以知识产权为目标进行网络攻击。

在参议院七月份的证词中,联邦调查局主任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该机构“可能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约1000多起涉及企图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调查……几乎全部都可以追溯到中国。”

自2012年以来,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部门提及的经济间谍案中,有80%以上涉及中共。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的副助理部长亚当﹒希基(Adam Hickey)说,近年来案件的发生率一直在上升。

司法部的国家安全官员德默斯告诉吉廖,中共在针对美国私营部门的间谍活动中采用相同策略,甚至是同一批情报官员。他说:“这表明中共政府如何认真对待知识产权盗窃工作,因为它们真正使用了它们情报界皇冠上的宝石,以及它们最精密、最精良的间谍情报技术。”

中共国家安全部(MSS)是其主要服务机构,专注于海外情报。(Getty Images)

中共将经济间谍活动作为公司“研发”形式

中共被指控偷窃的一些商业机密似乎只是为了帮助某个特定公司或行业。但是,中国公司和中共政府之间的区别往往并不明确。中共法律规定所有公司都要就国家安全问题与政府进行合作。这是美国官员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起诉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时所指出的一个问题。川普政府已禁止美国公司与华为开展业务。

德默斯告诉吉廖,中共将经济间谍活动作为公司“研发”的一种形式。他说:“它们也有非常有才华的聪明人,并以合法的方式使用它们的资源。我认为,人们现在所不理解的是,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做到这一点。你可以公平竞争,对吧?”

吉廖认为,美中之间开放的商业环境,使中共的间谍活动比苏联间谍更加棘手,因为中国既是竞争对手,也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随着美国官员对中共间谍威胁发出警告,美国情报界正在重新面对它,但他们又必须不破坏美国的价值观,因为这些仍然是美国相对中共而言最大的优势。

去年11月1日,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布成立专案小组(中国专案,China Initiative ),旨在应对中共造成国家安全威胁,司法部通过调查和起诉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IP)盗窃案件、打击黑客和经济间谍活动,以保护美国公司知识产权。

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谈判中,解决中共盗窃美国知识产权问题是美方一大要务。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康斯(Chris Coons)9月20日表示,川普总统需要确保,美国与中方达成的任何贸易协议都要包括防止美国知识产权再被中共盗窃的措施。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0月号/第12期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0-13 1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