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商界与中共的关系变迁(上)

处处对着干 香港商界政党与中共矛盾激化

中共央媒炮轰香港地产商后 亲商界议员公开反击港府

6月16日,近200万市民再次上街反恶法,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游行人数创香港史上最多纪录。(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47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香港商界与中共的矛盾正在激化。

9月12日传出中共国企将加紧控制香港企业的消息,同时中共官媒及政法委炮轰香港地产商,要求政府从地产商手中用行政方式收回土地。此后香港商界议员明确表态,不支持《收回土地条例》,直接与中共对着干。

本文共有上、下两篇。上篇向读者展现香港部分商界及代表议员在这次反修例事件中的取态;下篇主要讲述香港主权移交后的22年中,香港商界与中共之间关系的变迁,及曾庆红操控香港的办法。

香港商界在反修例事件中的取态

香港建制派除了以民建联、工联会等党派组成的传统建制派,还有自由党和经民联等政治取态较温和的商界派别。香港立法会共有70名议员,有35名来自功能界别,当中又有约一半界别与工商界有关,如金融界、进出口界、饮食界等等。中共和港府过去因为得不到商界支持而无法推动一些关键议案,例如2003年的“23条”立法。

这种分歧在这次修订《逃犯条例》争议中也逐渐显现。传统建制派的民建联在6月9日港人大型反修例游行后,仍坚持支持修订建议,认为修例有助填补“法律真空”。最近,民建联又建议港府用《收回土地条例》,从地产商手中拿回地皮。

民建联是香港最大的建制党派。

但自由党、经民联等商界政党没有紧随港府,立场也远较其它建制派政党模糊。今年早些时候,商界一度多次就修例提出忧虑,最终在港府改变修例建议,把许多商业罪案剔出可引渡范围后才改变立场,变成支持修例。但对港府近期处理示威的做法方面,他们有不同看法。

到了9月12日,中共政法委、新华社、《人民日报》炮轰李嘉诚、香港地产商后,商界与港府、中共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在是否引用《收回土地条例》、动用《紧急法》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诸多问题上,部分商界政党与中共和港府的取态不同。

亲商界议员反对《收回土地条例》 与中共对着干

9月20日,香港立法会地产及建造界议员、经民联石礼谦质疑当局推出一手楼空置税,以及可能会更积极引用《收回土地条例》,是因为政府民望处于谷底,希望借处理房屋问题、“打地产商”,令外界觉得政府“做紧嘢(正在做事)”。

他在出席电台节目时,批评港府实际是创造矛盾,更认为建制派不能盲目支持不合理的政策,否则将重蹈《逃犯条例》修订的覆辙。

他还质疑港府藉民建联表达有意更积极引用《收回土地条例》,是“好事都变坏事”,又指当局如此突然的举动,并没有考虑对社会、经济和相关持份者的影响。

乡议局主席刘业强于9月17日警告,希望政府不要以为手持《收回土地条例》就是“尚方宝剑”,可“盲抢”新界私人土地。

9月19日,地产业界人士施永青对旗下《AM730》表示,“(民生议题)都是香港社会存在已久的老大难问题;解决需时,远水根本不能够(救)近火。”

香港商界派别议员反对动用《紧急法》

8月份,有消息指,港府可能利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下称:紧急法)处理示威浪潮。对于未来是否会使用《紧急法》,港府态度一直不置可否。

赞成使用这一法律的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认为,《紧急法》只是给予香港执法机关临时权力,帮助他们更有效执法。

张国钧在9月下旬的一个采访中说,香港社会有意见认为政府应引用紧急条例制定《蒙面法》,禁止示威者配戴口罩掩盖容貌,方便警察辨别暴力示威者的身份,事后把他们拘捕。

自由党则对是否动用《紧急法》等法律处理示威与民建联有不同的看法。自由党党魁、代表纺织和制衣业的议员钟国斌认为,紧急法不是处理示威浪潮唯一办法,成效也存疑。他以《蒙面法》作例,质问立法后如果有10万人在街上戴着口罩示威,“你如何做?全部都拘捕吗?”

钟国斌表示,使用《紧急法》会对国际社会发出错误讯息。

“如果是50年前,香港只不过是亚洲其中一个小城市,没有人管你,你可以用这种方式处理。但现在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会,全世界都在看你香港,你不能用这种单纯的方法,以为就能解决香港的问题。”

自由党三荣誉主席促设调查委员会

在处理港人反修例示威过程中,由于港警滥用暴力严重,港人五大诉求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以期调查港警的违法行为。直到现在,港府仍拒绝此要求。

早在7月份,自由党创党主席李鹏飞、包括田北俊等三名荣誉主席以及党魁钟国斌,向特首林郑月娥发公开信,促请政府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并委任独立调查委员会。

另外,钟国斌在报章专栏说,若然特首对目前的乱局,心情不胜负荷,没有精神去做,就应该离开,放手给真的为香港好的人去处理。

中共政法委点名李嘉诚 遭强硬措辞回应

不只商界议员对港府和中共的做法抵触,连一些香港大地产商也与中共矛盾重重。

9月12日晚中共政法委微信公号“长安剑”发文点名指责李嘉诚“纵容犯罪”,并质问“到底谁该给香港人‘网开一面’?”文章还扭曲了香港高房价的原因,把脏水都泼到李嘉诚等地产开发商身上。

文章同时引用民建联近期提出的“收地建屋,刻不容缓!”广告,广告内容是支持政府采用行政措施,收回地产商手中囤地。

同一天,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题为“解决住房问题,香港不能再等了”的文章,新华社发表题为“香港社会的住房问题,已到必须解决的时候”的文章,都提到了民建联提出的《收回土地条例》。

《人民日报》的文章还污蔑香港地产商为“赚尽最后一个铜板”,致使年轻人买不起房。文章威胁香港地产商:“释放最大善意”配合政府交出囤地就是对年轻人的“网开一面”。

对于中共政法委的点名,李嘉诚基金会9月13日发表了声明,其中部分内容措辞强硬。声明指“多年已习惯了那些莫须有的指责”,并重申反对任何暴力,包括“语言暴力”。

传中共试图侵蚀商界利益 要求国企加强投资香港

与官媒炮轰香港地产商几乎同时出现的,是中共要求国有企业加大在香港投资,以及加强对不同范畴企业控制的消息。

路透社9月13日的报导称,中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资委)近日于深圳召开会议,会上有包括中石化及招商局集团在内的近百家国企高层参与。

其中一名知情人说,会议要求中共国企不仅要持有香港企业的股份,还要寻求控制港企,并在这些企业中拥有决策权。一名代表告诉路透,“香港的商界精英肯定做得不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是我们中的一员。”

会上国资委还要求国企加强投资香港的旅游业及地产业。

香港商界代表与中共不齐心

香港商界在反修例事件中与中共不齐心,早有迹象。

7月1日,港人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后,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批评港府和港警指,政府下令让警方退后,是有意“让学生出洋相”。田北俊说,“看起来他们是在鼓励这些暴力行为。”

更有一些香港商界代表提出是否应该重启政改,以缓解港人在政治上的担忧。自由党钟国斌说,“现在很多人都在抱怨政治安排的不公平”,“我不反对政治改革。”

另一位亲北京的立法会议员、零售业巨头田北辰更进一步,“我恳请行政长官跟北京对话,以引入宪改。”田北辰说,“在我看来,这是年轻人感到沮丧、渴望自己的声音被听到的又一个例子。”

中共人大在2014年提出“8·31决定”,让中共控制的一个委员会提交一份受认可的候选人名单,供香港居民选举。但此决定在当年遭到香港立法会否决。

这次港人反修例抗议的五大诉求包括“双普选”。

8月16日,李嘉诚以“一个香港市民”的身份,在港多份报章刊登两个内容不同的全版广告,呼吁停止暴力。其中一款全版广告词为:“正如我之前讲过:‘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出自于唐朝“章怀太子”李贤的绝命诗《黄台瓜辞》。李贤临死前写下此诗句,借此劝告武则天,不要再对自己的子女赶尽杀绝。

9月8日,李嘉诚出席大埔慈山寺活动,期间向在场民众发言,谈到香港局势时表示,希望(抗议者)能够体谅大局,而执政者“都能够对我们未来主人翁, 亦都能够网开一面”。

正是李嘉诚一句“网开一面”的言论,之后引来中共政法委、新华社、《人民日报》连续发文炮轰。

港府修例触及到香港商界的利益

此次,港人反修例运动抗争不息,警民冲突逐步升级,但香港商界代表人物在运动开始后的一段时间内却集体失声。中共对香港商界未能积极发声支持港府不满。

分析认为,中共想借修例将大陆党领导司法一套伸延至香港,“加强党的领导”,此举触碰了香港商界的底线。《逃犯条例》一旦通过,香港法治倒退,商界赖以为生的自由营商环境将无法维持。同时,只要中共愿意,任何商界人士都可能面临被引渡回大陆的问题,引发港商恐惧。

今年3月,中共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商人何柱国在其旗下传媒的周年晚宴上,炮轰修订《逃犯条例》的做法,说有朋友向他吐苦水,担心新例通过后明年“见不到他”。何说,在大陆做生意并不容易,以往生意人一回到香港就感到“如沐春风”,希望将来也是如此。

何柱国“如沐春风”的说法道出了很多人包括商界对修例的忧虑,担心香港的安全法治环境将被彻底改变。

8月5日,中共凤凰网发表题为“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的文章,点名李嘉诚、李兆基、吴光正,郑家纯这香港四大富豪,对香港混乱局面集体保持沉默,“如置身事外一般,悄无声息”。

中共也一直向香港企业施加“爱国压力”,并在8月的一场与香港商业精英会面时表达不满,认为他们没有采取足够行动来平息示威。

分析:中共正将香港部分工商界推向对立面

9月6日,惠誉(Fitch Group)下调香港的信贷评级,由“AA+”调低至“AA”,评级展望由“稳定”降至“负面”。

9月16日,另一家知名评级机构穆迪也将香港的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为“负面”,指近期动荡的局势正蚕食香港的既有制度。

香港德国商会总裁宁马克(Wolfgang Niedermark)表示:“持续的动荡让香港商界的信任度明显下挫。”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近日中共官媒和政法委攻击李嘉诚,国企准备加大收购港企力度,大有赶走港商华资,取而代之的势头。其实中共对香港商界部分人士早有不满,最终要他们让路给中资财团是迟早的事,但这样做会引起两大后果。

李林一认为,第一个后果是,中共此举直接会把很多香港商界人士推向中共的对立面。从中共官媒炮轰香港地产商,但商界议员仍然反对《收回土地条例》上,就已经出现这种迹象。第二个后果是,香港社会对中共和港府的这些动作,会产生更大反弹。

近几月来,如何把财产调离香港及移民海外,成了香港投资界和中产阶级的热门话题。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10-01 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