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每年百万澳洲人弃心理治疗 吁曾加预防咨询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光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最新数据显示,尽管患有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澳洲人不断地去看他们的全科医生,但是接受心理健康计划治疗的人只有不到六成。全科医生呼吁在国民健保(Medicare)中增加新的相关项目编号,以为这些患者提供预防性精神健康咨询。

联邦总理莫里森已将精神健康作为政府的一项重点,并责成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采取措施降低国人的自杀率

澳洲卫生福利研究院(AIHW)的关于国民健保服务的报告显示,在2017-18财政年中,尽管全科医生为210万澳洲人给出了心理健康计划,但实际上只有57%的患者去找了心理专家或咨询师。这意味着90多万人并没有使用他们的心理健康计划接受全科医生以外的治疗。

该研究院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同一时期,有420万人接受了与心理健康有关的处方药物,例如抗抑郁药、抗精神病药和抗焦虑药的治疗。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全科医生表示,现在精神健康问题已成了患者就诊的首要原因。医生们要求在国民健保系统中创建一个新的项目编号,以便让他们能用比目前规定的20分钟更长的时间为患者提供精神健康咨询。

澳洲精神健康协会(Australians for Mental Health)发言人迈克尔森(Steve Michelson)表示,昂贵的费用和耻辱感是阻碍人们寻求进一步治疗的原因。

在目前的系统中,看一次临床心理专科医生国民健保的付费是124.50澳元,看普通注册心理医生为84.80澳元,但许多从业者会收取更高费用,患者一次看诊的自付费部分可能要高达100澳元或更多。

澳洲卫生福利研究院的报告显示,在2017-18财年中,有388,418名澳洲人看过精神科医生。这些问诊只需要有全科医生的转诊信,而不需要心理健康计划。

澳洲全科医生学会(RACGP)会长内斯波隆(Harry Nespolon)表示,接受心理健康计划治疗的患者通常是出现了个人危机、身处痛苦状态之中。“通常他们来看诊并与某人交谈一番就足以使他们感觉好些。”

他说:“看心理医生很昂贵,而且在一段时间内要多次去,这可能会带来不便,因此总体成本可能会很高。”

迈克尔逊呼吁政府将精神健康列为“国家政治的优先事项”,以“确保心理健康计划能更广泛地被利用”。

联邦政府的《医疗福利计划》(Medical Benefits Schedule)审查已建议,为“预防性”心理诊治建立一个新的国民健保项目编号;在患者情况最严重的病例中,国民健保付费的治疗次数上限从10次增至70次。

澳洲统计局周四发布的年度死亡原因报告显示,澳洲的自杀率自2017年上升了9%之后,去年下降了2.5%,降至3048人。

周五(27日),亨特对这一消息表示欢迎,但表示“唯一可以接受的目标”是“向零迈进”。

责任编辑:尧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