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耀明:滥权滥捕民不畏 抗警抗暴无了期

7月8日,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发表联署声明,要求警方及政府必须立即追究滥用武力及违例警员的恶行,并向公众道歉。(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3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7日讯】21日晚上,一队警察进驻元朗街头,惹来街坊一轮围骂,警员立即从人群中抓了一位年轻女子当场搜身。事主其后忿忿不平向直播的媒体申诉,她不满警方用电筒一闪一闪地照射市民,便嘲讽警员了几句,结果马上给抽出搜查,期间警员出言侮辱,骂她“鸡(妓女)都不如”、是“曱甴”,最后还咒她被“黑社会斩死”,才放她走。

这类欺凌事件见怪不怪,已成为香港警民街头对峙后常见的片段,但从中亦可窥见当下香港社会的一些趋势。一是众所周知的警权滥用问题,其中警方对示威者的施暴情况,一直是人权组织关注的焦点。近日国际特赦组织根据二十一宗被捕者个案,写成调查报告,正是一例。报告指责警方滥捕,并在拘捕示威者前后和期间均使用过度暴力,更出现近乎酷刑的手法,向示威者肆意报复。

相比示威者受到的暴力对待,上述街头欺凌是小儿科,但警员罔顾法纪的报复心理却是同样明显,更象征滥权问题正由示威现场向社区散播,警方每次都拿执法之名,耍出不同手段来欺凌街坊。如上面那位女士公开揶揄警方后,警员根据法律授权,即只要合理怀疑她触犯法纪,便可截停她及搜身。问题是单凭这些嘲讽说话,除了说她不尊重警方,还可以合理怀疑她抵触什么法律?

大多数情况下,警方甚至连怀疑她罪犯何条也说不清,或者一味说“你知道自己做过乜(什么)”,便开始搜身,不合作则告你阻差办公。警方的无赖做法,摆明是偷龙转凤,把应有客观依据的合理怀疑才执法,变成单凭自己的主观判断便任意妄为。换言之,“警方执法”已成违法滋扰坊众的遮羞布,上述截停搜身相对而言已是小事,更不幸的是有市民只向警员说“你个良心掉到里?”便被一群警员围殴,也有街坊在行人天桥上被警员从下面放枪施袭,幸好没有击中。

另一方面,尽管警暴横行,枉法扰民,民众不是不害怕,但更多的是愤怒,也更认定该有的反应是正面反抗,而不是恐惧退缩。三个多月来,特区当局回避政治问题,却高举“止乱制暴”,一切视作治安问题,结果警暴大增,再挑起更大的抗争,前线抗争者武力升级,亦有更多和平示威者深表谅解甚至支持。

更可耻是警黑多度合作,让黑势力肆虐,无差别攻击市民,制造白色恐怖,但市民从不退却,更激发民间团结抗暴,除了坚持要求调查及追究,更常在冲突现场呐喊抗衡警暴,用手机拍下警方的一举一动。近日更有市民采取法律行动讨回公道,要求政府对警方的暴行或不作为(如七二一元朗西铁站恐袭)作出赔偿。

可以说,警暴行为教晓市民更小心行事,但不能阻吓他们的政治参与。八月以来,警方不断禁止集会及游行,但多数人依然踊跃上街,公然践踏警方权威,警方既无法拘捕或驱散数以十万计的人群,也无从修复其权威丧落的局面。因此不难理解,警方只能以仇恨安定军心,视示威者以至不满的坊众如仇敌,也更纵容前线警员滥暴滥捕,用暴力宣泄因被大多数市民卑视而无法排解的不安情绪。结果就是恶性循环,惹起市民更大反感以至反弹,围骂警察渐成社区风土习俗,勇武街头亦越演越烈。

无疑,若论武力,警方谁可匹敌,但眼下的民众仍可靠民气、传媒、法律抗衡下去。不少传媒直播冲突场面,加上围观市民现场摄录,每次都捕捉不少警暴镜头,受欺凌者的怨愤亦可一一纪录下来,再通过社交媒体疯传,加强市民认识警察的暴力执法,既坚定反抗决心,也提供有用证据,给受害人他日用法律追讨公道,以至向国际人权组织申诉。警方尽管在日常记者会上不时砌词否认指控(如明明是警员脚踢躺在地上身穿黄衣的被捕者,却说成是踢“黄色物体”),但事实摆在眼前,只会更惹怒民众。

可见,一面是警方严阵以待,以警暴吓人,但另一面是抗命公民不畏死,誓以真凭实据指控警暴,占领道德高地,争取国际声援,并以法律途径将黑警以至警队高层绳之于法。民愤一发不可收拾,六月以来了无尽期的凶残警暴,以至当局对警暴的任意纵容,单凭十场八场对话秀,还事先讲明不再回应五大诉求,民怨怒潮便可以一概化作一缕轻烟吗?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27 12: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