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对话发言者2/3批警暴 林郑回避被指演戏

2019年9月26日,林郑月娥预计在湾仔伊利沙伯体育馆举办社区公开对话。伊利沙伯体育馆外,已聚集很多抗议人群。(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22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已经近4个月,港府的无视民意纵容警方过度滥暴,使社会陷入冲突和严重撕裂。

9月26日晚,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湾仔伊利沙伯体育馆(简称伊馆)与香港市民举行首场所谓“社区对话”,对于发言市民追问最多的警暴问题、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COI),林郑始终拒绝任何正面回应。她的表现再受各方批评“好似破烂录音机”,无任何新承诺。民间认为,林郑的回应及表现只会激发更多市民走出来抗争。

三分之二批警暴 四成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香港当局在事前从二万名报名的市民中抽出150人参加对话会,结果在历时两个多小时的对话中,被抽中发言的只有30人,发言市民中有4人言论亲建制派。大部分与会的市民均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支持者。

据统计,在30名发言市民中,有20人提及警暴问题,占三分之二;有12名发言者(四成)直指,必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COI)。

1997年出生的陈先生问林郑,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有没触及你的底线?如果警方没错,独立调查委员会可以还警方公道”。另一提问女士说,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很多港人的期望,质问当局有什么原因拒绝。

多人都提及警方蒙面、不展示编号或委任证,导致市民投诉无门,还有人问林郑会否下行政命令,要求警员展示编号。

另有市民建议重整香港电台、应设国民教育,同时亦认为很需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并建议委任退休法官调查“暴动”原因,包括调查议员有否参与,以及警察做的不合理之处。

面对多名市民关注,林郑仍重申应由监警会调查,强调监警会定会在6个月内提交报告并公开。

市民质疑问责制 批评郑若骅卢伟聪缺席对话会

多名发言者质疑在问责制下没有官员在反修例事件中被问责。有发言者批评,要为反修例风波负责的律政司长郑若骅及警务处长卢伟聪为何没有现身。

首位发言的女市民质疑,卢伟聪和郑若骅在反送中运动冲突中需负最大责任,他们却缺席。她认为,即使林郑已撤回修例也于事无补,因为元朗、北角有人持刀袭击记者和市民,警方竟然不立即拘捕。她反问林郑“宁愿维护三万名警察都不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另一名发言的市民郑女士,说林郑是令香港如此撕裂的“第一人”,也非称职政治家,无法团结社会。

市民提政改、普选 林郑未正面回应

出席对话会的市民除了关心警暴及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问题外,普选与政改问题也是市民追问目标。

有一名以市民身份出席的《南华早报》记者发言,他引述民调数据指80%市民赞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75%市民赞成双普选。

有市民表示支持一国两制,但应遵守《基本法》;有人则担忧制度变质。有“连登仔”发言时表示,一直感受到中共不断干预香港,并称一国两制不是被港独破坏,“港独只是假想敌”,表明自己支持实施一国两制及香港自治。

林郑回应时对政改及普选诉求基本没有正面回应,称一国两制有底线,并称“香港自治就不是一国两制”。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形容林郑月娥犹如“说漏了嘴”,因香港有高度自治,“为何认为‘香港自治’就没有了一国两制,是否说漏了嘴?现在是否只讲全面管治权,不讲高度自治,甚至不能说自治?有自治就无一国两制?”他认为大众会疑虑是否已收紧香港高度自治,称这是林郑整晚表现“最大败笔”。

岭南大学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广形容有关说法“一定错”,疑惑林郑是“口误”或“说漏了嘴”,如非口误则可能带出严重问题,会令人怀疑香港无高度自治。

市民关注新屋岭扣留中心暴虐事件

网上流传新屋岭扣留中心有被捕的抗议者遭强奸或被打死,亦有被捕者受访时控诉被警员用警棍虐打。对此,警方曾在记者会上对所有传言“全盘否定”。

昨晚,多名发言的市民关注新屋岭扣留中心曾否发生警暴,有人问林郑为何新屋岭的透明度低,律师不能够协助被捕者,太平绅士提出要视察新屋岭亦遭拒绝。

自称有三名子女的吴先生批评,警方的记者会歪理连篇,林郑要负很大责任,因为林郑利用警队解决政治问题,质疑港府“要搞到(家庭)妻离子散?”

林郑回应时称,警方使用新屋岭是因被捕人数众多,但鉴于外界关注,警方不会再使用新屋岭。

林郑拒绝释放被捕的抗议者,认为这个诉求无法接受。

现场保安森严 令发言市民紧张

据港媒报导,对话会在开始前已有警员到场,之后全面封路,有警员更将武器抬入伊馆,记者及市民入场要全面安检。

没有抽中发言的程小姐及张小姐认为,整场会面布局“令人好紧张”,两人发言只给3到4分钟。程小姐说:“有好多警察保安布防,加上发言受限于3分钟,市民不能放开心扉发言。”

另一名没有机会发言的黄先生亦指对话会“无对话的感觉”,原本对对话会就没有什么期望,“只想看政府做得有多虚伪”。

对话会现场气氛大致平和,结束时有人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香港人加油”等口号,并高唱《愿荣光归香港》。对话会晚上7时开始,9时30分结束。

民阵料激发更多人抗争

会后,多名与会市民批评会面形式“答问多过对话”、欠缺互动,“市民讲完一大轮,林郑再回应几句,好没意思”。被问到对今场对话会如何评分,以10分为满分计,受访5人中4人给5分或以下,认为林郑表现不及格,其中无被抽中发言的黄先生只给1分。

对于这次对话,有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批评林郑的回应如“破烂录音机”,屡屡回避市民对警暴问题的关注,对话并无效。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认为,林郑仍没有回应民间诉求,“拖泥带水”,相信其回应及表现只会激发更多市民走出来抗争。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认为,对于市民提出的尖锐问题,林郑“好似破烂录音机”,无助改善眼前问题,尤其回避警暴问题,且对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一事只是重复政府立场,无任何新承诺,“只是扮有诚意”,认为对话无效。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批评林郑“从头到尾都无新意”,只是提到新屋岭扣留中心已停用,“但停用不代表不用调查”。他说,警察滥权已成为焦点,林郑仍回避市民对警暴问题的关注。

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批评林郑已有预设立场,回应并无新意,与会者发言反映主流民意要求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及改变社会制度。

对话会场外千名市民抗议 林郑龟缩4小时离开

昨天对话会场外气氛一直紧张。近千名被摒于对话会门外的市民包围伊馆,市民们一同举手张开五指,持续齐声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加油”等口号,希望将港人的声音传入场内。对话会完场后,群众不肯离开,一度堵塞伊馆前后门,要求林郑出来面对市民。

未能入场的市民在伊馆对面行人路聚集,打着“兑现竞选承诺 立即谢罪下台”的横幅,并高喊“林郑下台”等。有人举起“与被捕义士对话”标语。

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批评,过百万香港人已表达五大诉求的声音,林郑却一直听不到;工党亦到场抗议,主席郭永健指出,对话不会有任何结果,“唯一结果就是做一场戏”。

到晚上8时50分对话会即将结束时,伊馆外气氛再度升温,市民涌往伊馆停车场出口,意图堵截林郑月娥。

同时,伊馆后门的皇后大道东亦有逾200名市民聚集,以防林郑月娥走后门。

而林郑龟缩近4个小时,到凌晨约1时30分,她才乘私家车从伊馆后门离开,有示威者高喊口号,促林郑下车对话,但林郑并无回应。#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9-27 5: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