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竹林深处有茶乡

文/王金丁

欣赏竹林幽雅,听着笔直的竹杆衬着细长的竹叶在微风中萧萧作响,或在烟雨濛濛中欣赏竹丛摇曳生姿的体态。(赖瑞/大纪元)

  人气: 293
【字号】    
   标签: tags:

1、
这茶香太迷人了,虽然我没忘记初衷,也禁不住口渴,一口喝了整杯茶,高耸竹林摇下来一阵风,浑身凉爽,我舒了一口气,点着头致谢,将白瓷杯放回茶托上,轻轻推向那司茶人。渴望地等着第二杯茶时,感觉旁边那人看着我,我抬起头来微笑着表示善意,是位穿灰色长袖的年长者,也向我点点头。杯里很快又填满了茶,“谢谢!”我拿起杯子,闻了一下,慢慢地喝了那杯茶,拿着杯子回味着茶香,可那穿灰色长袖年长者刚才的眼神,还是让心里很是挂意,我又向他点点头,他的微笑里带着暖意,直觉告诉我,这是位茶道中人。

我珍惜地闻着杯里余香时,瞧见那花瓶下木盘里,摆着一片剖了的半圆竹子,竹片里散落着几粒茶球,司茶人心细,半短袖里伸出来的手提着的茶壶停在襟前,向我说:“那茶则是用来盛茶叶放进壶里的。”然后将茶壶轻置长条木板上,随手将那茶则翻了面,上面雕了潇洒的两个字“初心”,我点头示谢,把“初心”藏进心里。

这山间小路两旁竹林茂密,一边竹林下,茶席一桌连着一桌,往前望去,绵绵无尽处,竹叶从空中吹过来绿色的风,拂过我的脸庞,身上的汗都干了。从村口背着包包走到这里少说也有半公里路,两瓶矿泉水都喝光了,刚刚一口喝了那杯茶,那位茶道中人看着,一言不发,让我感受了他的涵养。抱着对茶的好奇,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就是来学茶的,一时想起那位茶道中人,他已经走到另一茶席了。

2、
我赶过去坐在那位茶道中人旁边,女司茶人专注地往我杯子里倒茶,一股茶香扑鼻,我优雅地点头致意,然后转头向那茶道中人微笑着,他看着我,双手端着白磁茶杯送至鼻尖,想了半晌说:“好茶!”嘴唇碰着杯缘,向司茶人点着头,司茶人端着茶壶,唇线微笑着。

那茶道中人轻声地向我说:“这香气带着参香陈韵,想起以前也喝过这种茶,兄弟,慢慢喝,您会感觉茶里含有天地间的智慧。”我心里吃了一惊,也不敢显现出来,只抿了一小口,司茶人或许听见了,伸着半短白袖要给我们倒第二杯,那茶道中人仍闻着杯子,手掌摆向旁边茶客,司茶人开口了:“这是古树普洱茶,只能泡这一壶,还留给后面的客人。”“大家分享吧。”端着杯子,那茶道中人继续说着,茶香里声音有点糢糊:“一棵普洱古树从幼苗长到数百年数千年,在孤寂山里吸收日月灵气,才能成就这杯茶汤。”我望向飘摇的竹叶,沙沙声里送来阵阵凉风,低头看着杯里茶色,心里自在欢喜,徜徉在茶的世界里:“前辈,谢谢您。”

3、
几片枯黄竹叶从头上缓缓落下,竹风中飘来一阵阵叮叮当当的琵琶声,往竹林里瞧去,那坡下也摆了一桌茶席。我顺着石阶步下,琵琶声越显清朗,原来疏密竹林间,有一长发女子坐在石磴上,抱着琵琶演奏,弦音茶香飘荡林间,真是诗情画意。我转头望去时,一不小心,踩上了几片落叶,还好右手抓住一根壮硕竹干,跌坐阶上,已惊动那高耸竹子,惹来了一身水,正想听一会优雅琵琶曲子时,头顶已传来一阵笑声:“兄弟,上来吧,前面还有好茶。”我用袖子抹去脸上水珠,往上瞧去,没想到是那位前辈,就尴尬地大声地笑了出来,心里放松了。

我坐在前辈旁边时,那司茶人轻快地倒给我一杯茶,“谢谢,”我爽朗地向前辈笑着。那司茶人说:“尝尝红茶好吗?”前辈点点头,我喝了茶,将茶杯推回壶前,一看,这席上只我们两人,那瘦高花瓶上的黄花在竹风里正摇曳生姿,花片儿微微点着头,我向司茶人说:“辛苦了,泡茶一整天了。”司茶人往壶里注满开水,盖上茶壶,手指轻按壶盖,双眼微闭,“我喜欢茶这东西。”然后,张开眼睛,慢慢将茶注入茶海,接着给我们杯里倒了茶,平静地说:“茶的香气从壶里升上来,看着水汽飘动,多美的画面。”司茶人望着茶海里的茶汤,沉静里带着欣悦:“将茶叶放到茶壶的刹那,听着茶叶与茶壶碰撞的声音,掀起壶盖时,香气扑鼻而来,这是泡茶过程的美妙感受。”前辈喝了口茶,点着头,我跟着点头:“我能体会。”我喝了茶,话也听进去了,司茶人给杯里填了茶,看着我,眼神攸攸地说:“心里感觉茶叶在水中舒展开来,获得新生,开始了另一段生命的旅程。”

一阵微风拂来,拂过花瓶上的黄花,拂过一排黑色陶杯,拂向左边桌布上的几粒白色小石头,空气里弥漫着茶香,感觉,茶席间自成一片天地。

4、
竹风中一股花香飘来,我们正走过一茶席,席上已静静坐满了人,前辈停下脚步向我颔着头,我跟着走了过去,站着。司茶人亲切地说:“难得一起喝茶,这是凤凰山单丛茶。”司茶人一取一放间,缓慢而俐落,两杯茶经由茶客循序送了过来,花香般茶气已飘溢席中,我们都躬身接了一杯。

“蜜兰香气”,前辈向着杯子,点着头:“回味回味……”这应是向我说的,我嘴里含着茶,倾着耳朵:“这茶有苦的余味,苦味中更能回味茶里的蜜兰香气。”两个杯子又循序送了回去,前辈这一说把我搞糊涂了,只感觉席间洋溢着谐和与善意。

我们躬了身,准备离去时,那司茶人说了:“懂茶的人,天涯海角,留给人们茶韵般优雅的背影。”原来,茶还有这么深的意义。

5
“走吧,兄弟。”前辈头也不回,缓步向前行,我调整背包赶了上去:“这片竹林连着下一个村庄,前辈去哪里?”晚风迎面吹来,前辈放大嗓门,许是怕我听不清楚:“去找明朝的茶”,然后,回头望了我一眼,继续往前迈步:“去找宋朝的茶。”我心里笑着:“前辈,您干脆去找唐朝的陆羽泡茶吧。”可我脚下仍然走着,斑黄竹叶纷纷从头上沙沙落下,飘过身后,风声里,恍惚间似乎已走过几世几代。

跟着前辈向竹林尽处走去,仰望远山,隐约瞧见那山腰里矗立着一座黄瓦古寺。暮色里凉风习习,风里带着丝丝琵琶弦音,我停下脚步,回望前端竹林,仍见茶客散布茶席间,更远处灯光点点,此时,那茶则上雕着的“初心”二字忽然浮上心头,我想,该把这份初心带回红尘人间。@*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儿子停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回去看家门前那棵龙眼树上的月亮。”儿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机视讯断了,老伴眯着眼笑着,脸上的皱纹还想着两个孙子:“科技进步了,从手里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孙子。”
  • 那年春天,我们拜访了台湾北部横贯公路海拔最高点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脉、标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终日盘旋崇山峻岭间,领略了台湾山岳的宏伟与俊秀。
  •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 灯光暗了下来,戏台布幕后面有人挥了一下荧光棒,大锣被重重一击,锣声响彻礼堂上空,学生屏息等待着好戏上场。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 这棵高大的槐树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顺着箭头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还有坊号的淡蓝色云朵釉彩,看得出来,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废弃的碎片,定是父亲特意留下的记号…
  • 一生为台湾创作乐曲的郭芝苑(1921-2013)说:“我最光荣的,就是能创造出属于台湾人的民族音乐。”
  • 姐姐倔强的个性造成现在离我们那么远,想到这,就想起小时候唱的那首《离家几百里》的美国民谣,姐姐真的嫁到遥远的美国,应了母亲说的,筷子丈量的距离。
  • 1949那年,台湾音乐家吕泉生为李白的千古名诗〈将进酒〉谱曲后,那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就不断回荡在胸臆间,盼着马蹄声从远古归来,吕泉生也要销解心中的郁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