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文:中共党文化甚于狂犬病毒

2019年5月16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聚集在纽约曼哈顿游行庆祝法轮大法洪传27周年。劝退义工呼唤:快退党自救!(爱德华/大纪元)
人气: 2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5日讯】中共喜欢杀人,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每搞运动就杀人,杀得血流成河。之后如果搞个什么“平反”之类的闹剧,被害人的家属反而感动得热泪盈眶,然后中共就成了他们的再生父母了。可笑不?不可笑,因为大部分中国人已经被中共搞得不知啥对啥错了。

近日看到中共已经从大陆杀到了香港,光天化日、记者云集下敢明目张胆的作恶。他们假扮示威者,身上带着枪,港警说“同志们”,还用自编自导自演的苦肉戏来嫁祸香港民众是“暴徒”。中共的种种表现让我想到了疯狗,于是上网查疯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为什么具有攻击性?

查出的结果是这样的:“我们并非因为狗疯了而叫它们疯狗,它们也并不是因为受了刺激而‘疯’的,而是被狂犬病毒感染了。一旦感染了狂犬病毒,并且发病,神志就会混乱,有恐水、惧光、怕风等症状,还会咬伤其它动物或人。”

我终于明白了以前我的公公的行为。为啥他加入了中共组织后,逐渐的变成了赞成中共屠杀的恶人了?原来是中共的党文化造成的。说起公公令人唏嘘,八岁时他亲妈妈就去世了,之后中共包围长春,饿死二十万百姓。因公公的父亲是国民党高级将领,因此一家人活下来了,还躲过了一次炮弹的袭击。后来有了后妈,又有了弟弟妹妹,就过着寄人篱下般的生活。公公胆子很小,也很善良。

“文革”时因孩子的名字,单位要批斗他,说他怀念他老子,吓的他不敢回家。八十年代末期不讲成分了,公公当上了校长,之后我进了他家门。那时公公最愿意与我聊天,觉得我能读懂他的心。公公说学校的党委书记与他有矛盾,因为公公不愿与书记同流合污贪钱,校长不签字就贪不成,把书记气的够呛。公公说:“现在我是看明白了,共产党就是搞权钱交易。”为这事他没少跟我念叨。不久我听说公公入党了,是那个书记主动发展他的。公公以为书记在向他示好,就同意了。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公公积极的配合邪党,说要“大义灭亲”,然后真的数次把我的行踪提供给恶人。他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用句不过分的词来描述,面目表情就是狰狞,眼里喷的是火。当他用恶毒的语言来说法轮功时,刑侦大队的警察都说“没那么严重”。我一直以为公公是被中共给吓的。

在中共的迫害下,我被迫离婚了,还遭到多次的绑架与非法关押。走出魔窟后,我还像以前那样对待曾经的婆家人。慢慢的在我身上,公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最后终于说出了:“不就是个信仰问题么?”

从公公的经历可以看出,一个曾经对中共不屑的善良人,一旦误入中共的绞肉机后,也成了绞杀他人的绞肉机,而这就是党文化塑造的。看那些跟随中共喊“杀杀杀”的人,真的痛心。狗疯了会被处死,人疯了不也一样吗?现在上天不就是在处理这样的人吗?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三退,就是在从中共的绞肉机里往外拽人,不出来的最后会是啥结局?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9-05 12: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