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和尚去处不同 神佛看的是人心

作者:刘晓

修行要以自我提升为至关重要,任何有为之事都如幻泡影,神佛只见人心。(公有领域)

  人气: 254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古往今来,修行的人重在修心,而那些表面也在修,内心却怀着各种各样不纯净念头的修行人,最后的结局会怎样呢?史书上的一则故事就在给人们启示。

元魏时,洛阳城中的崇真寺有个和尚惠凝,死了七天后又活了过来。至于原因,他告诉众人:“阎罗王在查阅案卷时,发现弄错了名字,所以把我放了回来。”惠凝还详细地讲述了过去七天内发生的事情。

当时,与惠凝一起接受阎王审判的还有其他五个和尚。一个是宝明寺的智圣,因为坐禅刻苦修行,升入了天国。一个是般若寺的道品和尚,因为可以背诵《涅槃经》四十卷,并遵照其修行,也升入了天国。

明朝正德十二年中国山西铁铸阎王像(第六尊者)。(吴沃/大纪元)

第三个是融觉寺的昙谟最和尚,他能讲涅槃、华严两经,听众常常有上千人。然而,洞察秋毫的阎王却判道:“讲经的人心里总想着别人如何不及我,以傲气对待万物,这是和尚中最没出息的。我现在只看你能不能坐禅诵经,不管你会不会讲经。”昙谟最回应说自己“只喜欢讲经,实在不熟悉诵经”。于是阎王下令将其交付给有关人员。马上有十个黑衣人把昙谟最押到西北边的黑黑的屋子里,那看起来不是一个好地方。

第四个是禅林寺的道弘和尚,在说到自己在世间的功绩时,称其教化了四代施主、造了十尊佛像。他本以为凭此可以上天国,不料阎王却说:“出家之人必须专心守道,一心一意坐禅诵经,不管世人之事,不做有为之事。你虽然造了佛像,但这正是想得到他人财物;既然得到了财物,就会产生贪心,有了贪心就是没有除去三毒,没除去三毒就仍有全部烦恼。”他也被交付有司,送进了黑屋子。

画中描绘:一僧诵经,上供佛像。图为清王云《山水》局部。(公有领域)

第五个和尚是灵觉寺的宝明。他自己说,出家之前曾做过陇西郡太守,建造了灵觉寺,之后弃官出家修佛。虽然不坐禅诵经,却能按时礼拜。阎王对他的判词是:“你做太守的时候,违背情理,贪赃枉法,假借修造寺庙为名,大肆搜刮民脂民膏。这座寺庙的建成绝不是你的功劳,用不着自我表功。”他也被黑衣人送进了黑屋子。

西魏太后听说惠凝讲述的事情后,半信半疑,就派遣黄门侍郎徐讫去查访其所说的寺庙和和尚。查访的结果是:城东有宝明寺,城中有般若寺,城西有融觉寺、禅林寺和灵觉寺;智圣、道品、昙谟最、道弘、宝明等,确有其人。

魏太后这才相信因果不虚,遂请了一百个坐禅诵经的和尚,长期供养在皇宫里。同时颁布了命令,不许拿着佛像沿街乞讨。此外,还昭告如果有人用私有财产制造佛像可以自行其便。而惠凝也进了白鹿山,隐居修行。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京城一带的和尚都专心于坐禅诵经,加强自身的修行。

这个故事其实是在点醒世间的修行人:修行要以自我提升为至关重要,任何有为之事都如幻泡影,神佛只见人心。@*#

修行要以自我提升为至关重要,任何有为之事都如幻泡影,神佛只见人心。图为清 徐天序《坐禅》局部。(公有领域)

参考资料:《太平广记》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西王母授道后,汉武帝认真修行了六年之后,他觉得心胸清爽,格调高雅,因此相信自己一定能得道成仙...
  • 受现代影视剧的影响,现代人想当然地认为,高高在上的天子、皇帝只有接受臣子们跪拜的份儿,根本不可能有皇帝反过来给臣子行这样的礼的情况,偶尔有天子求贤若渴,最多也就是行行揖礼罢了。然而,真实的历史却让我们大吃一惊。比如在现代鲜为人知的尊养“三老五更”的仪式上。
  • 因为汉武帝虔心向道,西王母又将最珍贵最秘密的经典《五岳真形图》授予武帝,希望他抛开所有的疑虑和杂念,专心修行,并通过他来启发人间那些想学道的人们,使更多的凡人知道天地间确实有神仙道术存在,以此使那些不信神道的人能抛弃愚蠢狂妄之念。
  • 绿叶与水
    唐玄宗时期有个官员叫唐绍,小时候就不同寻常,因为他能记得前生的事情,而且历历在目,甚至能预测自己的生死。不过,他从没对人说过自己有这个功能,连他的妻子、孩子也不知道。
  • 唐朝初期有一位青史留名的宰相,名叫娄师德,他身长八尺,嘴方,嘴唇很宽厚。史书说他为人深沉、有度量,有人触犯了他,他就谦虚退让以求得别人的原谅,而且不在脸上流露出恼怒的样子。大家熟知的成语“唾面自干”就和他有关。
  • 古代在台湾和日本九州间有一个岛国叫琉球国,其疆域包括琉球群岛及其周边海域。虽然今天琉球国的领土大部分隶属于日本,但早在1372年中国明朝统治时期,琉球诸国就成为明朝的藩属国。1429年,统一后的琉球国仍一直与中国保持着宗藩关系,往来频繁。1609年,日本萨摩藩率兵入侵琉球国,逼迫其向日本进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