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凿刻家貌》

长手长脚的红萝卜女娃

作者:郑如晴

医生把她抱到我怀里,她那舞动着的半透明手脚,被挤压得又扁又长的一张小脸,皱在一起的五官,全不是我祈祷中的样子!(fotolia)

  人气: 6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没有人天生会做父母,父母一职必须学习。何况我从小没有母亲,无从模仿,对母亲形象的塑造,多半来自于自身多年的渴求与企盼。

有了孩子后,我发现自己其实无法做到想像中的那个“完美母亲”的角色。虽然,人生充满了失望、恐惧、忧伤与挫败,但是两个孩子让我有了前进的动力。

老二钧甯更是在我意料之外来凑一脚。那时瀛瀛才七个月大,在手忙脚乱之余,听到医生的恭喜,我愁容满面。对于这个不速之客,内心委实挣扎了数个小时。虽然,那时一边上学一边带孩子,简直焦头烂额,哪有精力再照顾第二个孩子。但是,我还是决定接受老天的安排。

几个月后照超音波,医生宣布:

“肚子里的老二是男孩!”

做为台湾的传统媳妇,我如释重负,总算可以交代。

朋友给我许多男婴的衣物,并要我多想几个备用的男孩名字。也告诉我,将来在照顾男婴和女婴上的差异性。最重要的是有关胎教,例如看什么书,可以培养出未来的科学家、天文学家、生物学家等。

不过,我私心希望他是个文学家。

总之,为了这个小男孩,我做了很多功课,准备迎接他。此外,还有个小秘密:我每天都对着房门海报上,可爱得让人想咬一口的男婴微笑遐思,因为大家不都说这样有助生出漂亮宝贝?

唉!生老大时没经验,错过了看漂亮宝宝的时机。有时望着瀛瀛像小肉包般的圆脸,我就一肚子愧疚,无限自责。

德国的红萝卜很便宜,过去怀老大时,我每天榨汁,喝约五百CC,她出生后半年几乎从未生过病。有这么好的实战经验,当然希望接踵而来的老二也一样健康,何况男宝宝需要更强健的体魄。因此,我每天喝更多的红萝卜汁,喝得好安慰,也喝得好辛苦。

终于,老二哇哇落地了。

“天啊!红萝卜!”接生的实习医生大叫。

咦?医生怎么知道我每天喝红萝卜汁?我纳问。

“是个长手长脚的女娃!”医生接着宣布。

什么?我吓得差点从产台上摔下来,硬是撑起上半身,仔细瞧着医生手上的婴儿。真的,像一条大红萝卜,而且真的是个女婴。

应该不会抱错吧?但产房只有我们一家是东方人。怎会这样?难不成出生前,老天收回了小鸡鸡?我简直不能相信,也不愿相信!更糟的是,爷爷奶奶一直期待,并以为这胎是男孙!这下怎么解释?

医生把她抱到我怀里,她那舞动着的半透明手脚,被挤压得又扁又长的一张小脸,皱在一起的五官,全不是我祈祷中的样子!这是我的孩子吗?我眉头深锁,定定的望着她。此时,她那怯溜溜半眯的眼睛,好似看出我的惊讶,像试图说什么,她张着小嘴,左右吮动。

我把食指放到她的唇边,立刻被温暖的小嘴紧紧的吸住。瞬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自身体末梢传来,涌进心中深处,化成无限的温柔,包容我也包容这个在期待外的女儿。

“嗨!你好!”我轻柔的招呼。

她“咿、嗯”的回应着。我小心翼翼,把她抱得更紧,护着她,有如护着手掌心的颤颤雏鸟。窗外,雪花飘飘落下。无声,却好美。◇

——节录自《凿刻家貌》/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没有妈妈的陪伴和坚持,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我可能被成绩压垮,变成愤世嫉俗或叛逆的少女。她的教育方式,让我更明白: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条可以选择。
  • 随着妈妈和姊姊的脚步,我的阅读范围愈来愈广。现在终于明白,阅读对一个人多么的重要。如果不是那“愤怒的萝卜”之刺激,我也不会关起门来,矢志大量啃书了。
  • 大人何妨有时也变成“大的小人”,和孩子一场混战,保证立刻拥有孩子的单纯快乐,受益的岂止是孩子?而童年的意义,不就是一代代浪漫纯真的憧憬与回忆?
  • 这些年随着我们愈来愈独立,我渐渐看到那个真实的妈妈,她敏感、脆弱、幽默、大方,在文字的天地里总令我佩服,敏锐的体会与观察,加上细腻、真诚却充满意象的文字叙述,这个妈妈,总是一直在发光。
  • 很多父母常抱怨孩子不读书,通常我会反问,是否有帮孩子从小布置一个读书的角落?在孩子学习的开始,对文字单纯好奇与喜爱时,是否有认真的为他们挑选过几本好书,陪着他们一起进入书中的世界?
  • 所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终于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后,他懂得反馈,或许也能尝尝,一个人困在阳台上,那种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 小孩天真无邪的童言童语,让人忘了苦闷,顿时心情开朗。(Fotolia)
    家就像一个沉重的行囊,装着各种酸甜苦辣,也装着各项争执和谅解。提着它很累,丢下它很慌。我们珍惜家圆满的一面,也需面对它破损的一角,像领受一个既让我们圆满,也让我们失落的人生。
  • 想成为母亲的渴望,她选择用领养小孩的方式。因他和另一半,不想刻意隐瞒孩子身世,所以没有一定要领养3岁以下孩子的顾虑;相反地,他们反倒愿意给大一点的孩子机会
  • “永清浴室”已逾半世纪,有记忆以来,它就存在了,坐落在一条五金街上。这条街两边由两排上下二层的洋楼所组成,从街头到街尾,一楼的店面卖的全是五金类,像铜条、铁板、螺丝钉、铁钉、云石……
  • 他察觉自己从未理解千变万化的螺贝世界:为什么是这种网格花纹?为什么有这些介壳、这些结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