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夫妇又遭逼迁 陷入困境

近日,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夫妇,再次遭到西城区国保跨地区逼迁。(本人提供)

人气: 1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近日,住在北京通州的人权律师倪玉兰夫妇,再次遭到西城区国保跨地区逼迁,一家已签约的中介公司迫于压力欲解除合同,使得倪玉兰夫妇面临着无钱租房,无处安身的困境。

倪玉兰对大纪元记者说,8月29日,她们与前一家中介公司合同到期,27日,她们与接续的另一家中介公司已签好了协议,继续租赁现住的房子。但在28日,警察威胁中介公司强迫她们退房。

“好不容易借了一万多块钱,把前期的租金先交上了,让我们再租房,我们也没钱啊?”倪玉兰说,“我的家被他们强拆,去维权,他们就定我们是上访人,说上访人就是跟政府作对的。”

“我们没有房子住,肯定得到处去租房子,还是被他们控制,然后又逼着中介驱赶我们,每一次我们都要向外交官求助。一个正经的政府官员做事,应该本着安民守法为主,我们自己找住处,他们还要找麻烦。如果没有好处,他们会这么做吗?”

倪玉兰说,据身边的朋友说,这些专门做逼迁的警察被称作“房虫子”,他们就是利用这种方式,从中介及租户身上捞取好处费。

“北京的房租非常贵,整天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国保)每天深更半夜一二点钟砸门,都吓出心脏病了。”“我们愿意自己有个家,而他们给强拆了,为什么不给我们安置补偿?”倪玉兰气愤地说。

倪玉兰原本应该享有退休金,但所有手续均被当局控制,断绝了生活来源,全家只靠老伴儿的退休金生活,除了3,000多元的房租金,扣除水电费,余额连生活都不能保障,女儿也不断遭到国保骚扰,只能打点儿零工维生。

倪玉兰于1978年考入北京语言学院,在中文系获本科学位,后来又获得中国政法大学的本科学位。1986年开始从事律师工作,曾在中国国际贸易总公司担任法律顾问、正义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

而如今的倪玉兰只能在轮椅上坐着,原本是律师的她曾帮助很多因强拆被迫流离失所的人维权,没想到她自己的家,也于2008年北京奥运筹办期间被政府强拆,未得到安置补偿,倪玉兰从一名维权律师变成了为自己维权。

十几年来,当局通过骚扰、多次拘捕、判监、酷刑等手段,阻止她们全家进行维权,在被拘押期间,倪玉兰受到酷刑折磨,几次险些丧命,双腿被打残,需要以轮椅代步。

早在2002年4月,北京申奥成功后,倪玉兰因围观邻居家遭强拆时拍摄照片而被抓捕,11月27日,以“妨碍公务罪”被判刑一年,同时被吊销律师执照。

2003年出狱后,她开始为自己维权上访,因而遭遇更大的迫害。

2008年,倪玉兰位于西城区的家遭到了数次强拆,倪玉兰再次被抓到派出所,12月18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倪玉兰有期徒刑二年。

被关押期间,她遭受酷刑虐待,被五花大绑地捆起来之后,绳子还要往上拉,可听见“肋骨嘎巴嘎巴响”;她被人用膝盖死死挤压住身上的各个穴位,表面上不露痕迹,却疼痛得让人生不如死;警察还用摔碎的水杯碎片割她,割了很多次,乃至很多年之后才能康复,她双腿被打残,至今无法站立。

2012年4月,她再度被以“寻衅滋事”和“诈骗”罪名判刑二年八个月,而她的丈夫董继勤也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刑二年。

2017年4月,一群男子闯入她西城租住的房屋内,将她与丈夫以及女儿拖出住所,强行押送到通州,他们一家在寒冷的冬天被迫露宿街头,无家可归,且持续遭到公安监视,境遇悲惨。

倪玉兰曾经荣获荷兰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她曾感言,惨无人道的迫害,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面对邪恶,残忍的酷刑不能让我屈服,残酷折磨不能丧失我的坚强意志。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9-07 8: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