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坐立难安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

莲花(郑顺利/大纪元)

  人气: 3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人生很多事,都令人坐立难安,例如:放榜前,求职前,婚前,生产前,约会前,开刀前,压力前……等等,多数坐立难安的状况会随情境改变而结束,怎会有人坐立难安,持续2年还无法排除?

一位30岁长得英俊的资讯工程师,与心仪的女朋友交往多年,终于有情人变成眷属,结婚誓言:要同甘共苦携手走完这一生!这样深情的誓言在残酷的现实中,是多么苍白而脆弱!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但是如果不结婚,那么爱情就死无葬身之地。这小俩口恩恩爱爱的过了半年,新郎官近日老是肛门内痛,但是每天大便很顺利,也没痔疮,并不影响性功能,照常行房。医生开的抗生素、止痛药都不见效。这是怎么一回事?

工程师后来到教学医院作检查,结果是急性肛门脓疡,要手术清脓包。手术后伤口一直愈合不痊,每天大便疼痛流血,晚上须趴着睡,常因痛到失眠!渐渐肛门内腺窝的脓疡扩张突破肛门围墙成为腔洞,而流出和血混合的脓水,成肛门瘘管,中医叫痔瘘。工程师一整天都肛门痛,坐立难安都不足以形容那种痛苦。

工程师后来因感染穿透深层组织至直肠,服抗生素、止痛药、外涂药膏都无济于事,再度手术清脓疡。新娘子受不了相公常生病跑医院,还要照顾他的大小便,于是弃夫而去,留下新郎官独自和病魔作战。前后手术4次,装上3大引流管。工程师身高175公分,体重由73公斤垮垮掉到60公斤,两年内瘦了13公斤,瘦干巴的,走路像企鹅,有时像鸭子,眼睛凹陷,面色惨白,像在病风中摇曳!

针灸处理:采俯卧式,肛门瘘管,针承山、委中穴,其中承山穴是膀胱经之别脉,通肛门,可通络散瘀,清肠清热止血;委中穴可去直肠瘀血,使静脉收缩顺利,针感放射到小腿及足跟处。肛门属督脉,针督脉的长强穴,加强收缩肛门括约肌;整肠,针公孙、内关、大肠俞穴,其中大肠俞穴针感放射到肛门,并在肛门处围刺5针。

针灸采一次俯卧,一次仰卧;仰躺时,提补阳气针百会、气海、关元穴;调肠气,针天枢、足三里穴,其中天枢穴针感向下腹放射;止痛,针曲池、血海、三阴交穴,使气行血行而痛止;解毒:针血海、筑宾穴;有发烧时,加针外关、阳池穴;预防感冒以免加重病情,针百会、风池、曲池、合谷穴。放假时,头上百会穴2针齐刺,本神穴2针齐刺针向瞳孔方向,头上6针,留针3天3夜,留针时和出针当天勿洗头。并将解毒中药汁用针筒注射,工程师开始时请妈妈帮忙,之后自行注入肛门瘘管内。处理完疼痛有缓解,但还是坐立难安。

嘱咐工程师:勿长期使用软便剂,勿久坐,排便后勿过度清洁或擦拭肛门,以防肛门内腺窝受伤。肛门上的黏膜需有黏液保护,勿过度使用清洁剂清除。勿穿紧身内外裤。勿熬夜,11点前入眠,勿食带壳海鲜,芒果,南瓜,竹笋,芋头,花生,刺激辛辣,冰品食物。最好每天坐浴10分钟,一天2次。

工程师历经苦难的半年调理,期间还去动2次手术,一次是先前装的3大引流管,改装3小引流管,清脓疡。脓水减少后,再手术拔2小引流管。半年后拔除最后一根引流管。工程师已能正躺睡觉,不再坐立难安,走路不再鸭步行。肛门不再疼痛,但太劳累会痛。已能正常大便,也吃得下了,体重回升5公斤。换上生龙活虎的步伐和笑容,又是一条好汉,继续保养。@◊

选自《明慧针道——运柔成刚》/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针道
明慧针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40岁的银行女性职员,瘦弱,易紧张,繁重的业务,致使她每天下班都筋疲力尽。回到家,上有公婆,下有一双小女儿要照顾,还要做家事,苦不堪言!一个不小心,每月准时来报到的月经,竟迟2周未来,急忙去妇科检查,当医生恭喜她有喜时,她却愁眉苦脸的欲哭无泪!
  • 孕育生命的子宫,是每个人来到世界的第一站宫邸,是充满生命奥秘美妙的地方,也是七情六欲的摇滚乐器,生命的旋律如果不和谐了,迷一样的子宫就会窜出违章建筑,破坏生命景观,点点哀愁随之漫舞!
  • 人生有许多阶段要“毕业”,毕业是终点,也是起始点,过了一关又一关,前程憧憬无限。作为父母看到子女完成学业的成就,常是感到欣慰,引以为傲。有一位老爸疼爱女儿,竟为了无法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而老泪纵横,那是为什么?
  • 人类号称为万物之灵,万物却各安其位的嘲笑着人类。植物到底有没有灵性?是不是生命体?这是素荤之争的箭靶所在。在所罗门群岛的居民砍树不用刀,却能让树倒下,这是怎么回事?
  • 这位优秀的工程师,有着中国人刻苦耐劳的精神,和朴实、忠厚的特质,自然十分受到公司器重。有一天,他下班后,不知怎么的,傻愣愣的,独自在雪地里漫步,竟走了十几公里,雪花片片掩埋了他的脚印,寒风刺骨,最后不支而昏倒,经过抢救醒来后却精神异常,只好接回台湾。少小离家,却老大落魄回!
  • 老伯要回故乡了!期待又紧张,哀惋夹杂复杂的心情,他知道,这次是他最后1次回故乡。是否他也尝到这样的苦涩味:“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催,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人世的沧桑,故乡变他乡,他乡变故乡啊!
  • 一位53岁的男性企业主管,业绩闪闪发亮,东奔西跑的,精力充沛。有一次到南部出差,晚间应酬,第2天右眼睛出血,红眼如兔子。虽然看过医生,不但眼红依旧,而且日渐肿胀而突出,已高出左眼一倍,侧面看去已突出超过鼻梁,一大一小相差很大,视力渐模糊,甚至看不清,眼睛常流泪;因眼睛胀痛而常引起头痛、头晕,常满头大汗。还有耳鸣、失眠、静脉曲张的问题。
  • 有一天,70岁的老妈跟我抱怨:“女儿懒懒散散,32岁了也不找对象,和弟弟也不积极承接我们夫妻俩白手起家的建材工厂,两个老人还在苦撑,真是苦不堪言!”我回答说:“这可能和她的眉毛有关!”老妈很惊讶的问:“怎么会?”
  • 莲花
    一位32岁小姐,鲜亮而红的月亮脸,像炸开的大气包,水牛肩,嘴翘翘的,坐下来,话一开口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拍抚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纸帮她擦眼泪。冷静下来后,大气包开始述说病情:“医生,我的脸烫到不能睡,不能见阳光。已经看病17年了,类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哪里也不能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没有人敢爱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着千万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 一位50岁的比丘尼到印尼去,短短住了3个月,回台湾之后,开始失眠,心悸。最困扰的是整个脸暗沉而黑,掩盖过了老人斑,而眉毛一下子变全白,满头削发过后的发根也全白,成了黑白脸,这是怎么回事?出家师父非常担心,被关心的信众问个不停,造成很大的困扰。看了几位医生,大家都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