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国打工–只有辛酸?

王京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0月14日讯】五年前的夏天,我和男友同时申请斯图加特的博世(Bosch)公司暑期工。他得到了一个六个星期的在生产汽车油泵的流水线上的工作,我没得到。报道的那一天,我还是去了,正好在男友的车间里有人没来报道,这样我临时申请得到了这份工作。

要生产的油泵是给几大汽车公司的实验品,生产程序还没简化到最优。加上油泵本身结构就复杂,不象那些装大配件的力气活,有把子力气就成,而且越快越好。在别的生产线上,工人们听到的工头最常喊的话是:Laufen lassen!(继续干!),而在我们的生产线上,为了保证质量,我们不许干得太快,工头一个劲儿提醒:Langsam machen!(慢慢来!)我们当然也乐得慢慢来。

试验品嘛,不可避免地会出技术故障,我们也就有一些时间互相交谈。在我的旁边是一个已经在流水线边上干了三十几年的希腊老头,秃顶,硕果仅存的一圈头发也已经灰白了。他诙谐幽默,会的德语很有限,但他总是能想办法用很简单的话和手势把他的一些对人生的小感悟表达出来。他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但他的那些淡泊人生的小警句常常把我逗乐了,给枯燥的流水线工作增添了几缕明亮的阳光。有时我看着他俯身于他已在其旁边度过了三十多年光阴的流水线,我在想,他的心灵远远超越于这一条小小的流水线。

我和男友住在斯图加特小山上的学生宿舍区,一层,屋子里有一个直接向外开的门。往外一走,只一脚就跨上了一个大草坪。十几米外是一个大下坡,绿茵茵的草地象个无边际的大地毯般铺下去,坡下开阔得能跑马。不远处隐约能看到一个不大的池塘的影子,人称狗湖,还有湖中温泉冒出的白气,湖上经常可以看到一只鸭妈妈带着六七只整齐地排成一队的小鸭子练习游泳。再远处是一片墨绿色的森林,据说林子里有一个更大的湖,名字与狗湖相对,称作熊湖。在我们的门外平坦的草地上,我们扎了一个帐篷,男友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整套露营设备。下午上完早班回来一直到晚上太阳落山我们就在帐篷里和草地上呆着,读书,画画,邀请朋友侃山。天儿好的时候还能晒晒在德国很稀有的太阳。

男友是个心胸宽广而又细致入微的人,遇到多难的事也不急不慌,不忙不躁,把所有的事情事无巨细都打点得很好。遇到我偶尔耍小脾气或心情急躁时也是一笑了之,不予计较,闹得我自己倒挺不好意思。每天我们一同说说笑笑上班,在一个车间做八个小时工,然后一同说说笑笑回家。工作的枯燥和一星期倒一次班的辛苦在这平凡的日子中渐渐地淡忘了。

五年前的这次打工是我第一次打流水线工,当时不觉得什么,以后听到很多流水线上的故事,什么身体不好,没干两天就受不了了,打工挣来的钱大打折扣,或是同事关系处不好,钱是挣来了,也惹了一肚子气,或是住得太挤,室友之间矛盾很大,身心疲惫……不一而论。想起我的相对轻松的工作,至今我除了幸运也想不起什么别的词,因为我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却有一些较少沾染尘世的灰尘的心灵让我看到了平凡生活的另一面。

欧洲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2-10-14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