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窗:阴差阳错的缘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15日讯】
在杭州读书的时候,每天晚上,我们宿舍的几个人总爱闲聊。那天晚上,大家心血来潮,提议每个人讲故事,要求必须是真事,主题必须是“阴差阳错”。
  
我讲了一段我向报社投稿的故事。因为众所周知,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业余时间常写些一般人看不懂的文字投向报社,无奈,当时自己的作品少有知音,投出去的稿子大多如泥牛入海,只有一次发表了,还是因为把稿子投错了。那次,我在给报社投稿的同时,也给母亲写了一封信,匆忙之中,装错了信封,把稿子寄给了母亲,把信寄给了编辑。一周后,我收到两封回信,一封是母亲的,另一封是报社编辑的。母亲在中说:儿子呀,你在外读书,写来的信看了有些奇怪,内容是爱情方面的事情,妈希望你今后再来信时写明白一点,另外在学校最好别谈恋爱……再打开另一封信,只见上面写道:大作拜读,有真情实感,文章发在下周副刊上,题目定为《一封学子的信》。
  
听了我的故事后,大家都笑起来。
  
轮到老大讲的时候,他讲了一次打错电话的故事。那是他刚到大学以后,一次给家里打电话,不知怎么的拨错号码,但他开始并不知道。电话拨通了,他听到一位中年妇女的声音,老大以为是他母亲,就大声喊妈,对方说:“是强子吗?妈可想死你了,你在部队里好吗?”当他一听“强子”、“部队”时,他知道肯定是打错了,刚想放下电话,但那位元妇女却喋喋不休地讲起来。从谈话中,老大隐约知道,这位妇女的儿子在部队当兵,已经好长时间没往家里打电话了,这位母亲还得了一种病,并且病得还不轻。老大只好将错就错地说,我最近就请假,回家看望妈妈。这位元母亲满意地放下了电话,老大也记住了这个打错的电话号码。一个多月后,好奇心促使他又拨打了一次这个电话,不过,这次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在电话里对老大说,他的妻子已于一周前去世了,他对老大表示感谢,感谢他让妻子在临终前听到“儿子”的声音,因为他们的儿子已经在一次执行抗洪任务时牺牲了,而他一直瞒着她的,医生说她的病情不能经受一点刺激,她的生命比医生估计的延长了二十几天……
  
听了老大的故事,我们都沉默了。

多少年过去了,这个故事我始终难以忘怀。也许在茫茫人海中,相错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它留给人们的却是一份难以泯灭的回味。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再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这虽是一个西方的节日,却越来越受到华人的欢迎。当与她(他)共进烛光晚餐时,你该说些什么?对她(他)讲讲关于情人节的传说如何?让思绪飘向远古的罗马,感受古罗马时爱的悲欢离合,然后,好好珍惜眼前的这段缘分,因为这是你在佛前求了千年才得以与他(她)结下的一段尘缘。
  • 伟仔与嘉玲结束十一年爱情长跑闹分居,有一说是嘉玲主动要分手,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伟仔顾家,不再忍受嘉玲。梁朝伟与刘嘉玲一冷一热互补个性,可说天造地设,但爱情路上程咬金不少,风雨不断,都无法拆散他们视彼此为家人的承诺。每回传媒都大胆预言他们他们玩完了,他们快玩完了,他们迟早要玩完。但过去几年事后检验,八方风雨撼动不了她俩始终同居的事实。
  • 纽约是中国高干子女的大本营,旧金山和西雅图次之。纽约虽然是中国高干子女的活动场所,但他们聚居处则在邻近纽约的新泽西州的高尚住宅区。经常在纽约出没的高干子女,并无确切统讦数字,有人估计约在三百人之谱。
  • 在刘嘉玲与梁朝伟的这段漫长感情中,"离合"传言传出不下数次,最近连鲜传绯闻的伟仔,也被传与安雅拍拖。对于这段绯闻,嘉玲破例开腔,并且坦言对这绯闻一点也不惊讶!"我都是看报纸才知道,(惊不惊讶?)----一点都不惊讶了!(为什么?)他是靓仔嘛!自然有女孩子喜欢。(有没有问伟仔?)没问,那样太傻了嘛!"记者趁嘉玲难得有心情开腔谈伟仔,于是把握机会追问两人目前的感情状况。嘉玲坦言说:"我才不会喜欢一个没有女孩子喜欢的男人喔!是不是对自己有信心?这是一啦,二来这种事情要讲缘分,有缘的话,是你的就一定是你的
  • 偶然也是必然。不只邂逅,更是归乡。如同人间的神国,在美的惊叹中宁静我的灵魂。如同亲自沐浴在两河流域的永恒之光。在公元两千零一年的台北,我来到历史博物馆,重温了六千年前美索不达米亚的旧梦。感觉到和身边的观众似乎一起生活在几千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彷佛前世今生的缘分,牵引我们短暂相聚在人间神国的遗容。心情是虔敬的,面容是肃穆的,思想是如星般闪烁的照耀,意念空明。只是,唯物的都市中我们辨识不出彼此。不变的是眼前依然的景物,诉说这个人类古文明的辉煌。
  • 小S昨晚找到了高中时期暗恋的学长,他是目前在云门舞集的舞者郑宗龙,即将于11月公演新舞码“烟”。昨晚惊爆当年两人“差一点”成为情侣,却因为小S长水痘阴错阳差,缘分随风而逝
  • 虽然有1997年的《反贪风暴》、1999年的《真假一家亲》以及去年的《三喜临门》等几部代表作,但自1991成功地塑造完《雪山飞狐》里的苗若兰后,人们在银屏里已很少见到这个有着一双大眼睛的美人。昨天,刚刚从永康赶至桃花岛的王夫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笑言与桃花岛主金庸先生颇有缘分,《雪山飞狐》让大家记住了我,而《天龙八部》应该算是我真正复出的一部戏。由于王璐瑶在天龙一剧的所有三集戏份均将在桃花岛上拍摄,如此算来,在她眼中有着一个浪漫名字的桃花岛应该是她息影数年后复出的第一站
  • 万物欣欣已向荣, 鸟鸣小满夏风轻。 尽观草木叶趋茂, 惟有山楂花正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