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溪笔谈》:活字印刷的发明

作者:谭梦溪
font print 人气: 8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梦溪笔谈》简介

沈括,字存中,浙江钱塘(今杭州)人,生于宋仁宗天圣九年(公元1031年)。三十三岁考中进士。作过县令,担任过管理全国财政的最高长官三司使,兼任过提举司天监,职掌观测天象,推算历书。他博学多才,研究的领域极其广泛。为了发展农业生产和兴修水利,他写了《圩田五说》、《万春圩图书》等关于圩田方面的著作。为保卫北宋的疆土,他编成《修城法式条约》和《边州阵法》等军事著作,他还提出了用“十二气历”(纯粹的阳历)代替原来的历法(阴阳合历)的主张,这个历法既符合天体运行的实际,也有利于农业活动的安排,等等。

沈括晚年在梦溪园以笔记体裁形式完成了闻名中外的科学巨著《梦溪笔谈》。《梦溪笔谈》涵括了中国宋朝以前在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生物学、医药学、考古、语言、史学、文学、音乐、绘画以及财政、经济等等领域的巨大成就,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应有尽有。《梦溪笔谈》原有二十六卷,后来增加《补笔谈》三卷,《续笔谈》一卷,总计三十卷。全书分成十七类,计有:故事、神奇、异事、谚谑、杂志、人事、辩证、乐律、象数、官政、权智、艺文、书画、技艺、器用、药议。

活字印刷的发明

《梦溪笔谈》中详细记载了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工艺过程。活字印刷的出现比西方约早400年。以下是书中所述的活字印刷工艺过程。

北宋庆历年间,平民毕升发明活字印刷。用胶泥刻印,每字一印,用火烧印,使其变得坚硬。排版时先准备一块铁板,板上铺一层由松香、蜡和纸灰混成的粘合剂,板周围用铁范框住,然后取所需的字排版,排满铁范后把铁板放在火上加热,待粘合剂稍微熔化,用一块木板按在字面上,使字面平齐,同时与铁板黏牢,即可印刷。如果只印三、二本,制作过程并不简单;如果印数上百上千本,就极为神速。通常准备两块铁板,一板排好字进行印刷,另一板进行排字。第一板印完,第二板已排好字,这样交互使用,瞬息可完成。每一字皆有几个印,像常用的“之”、“也”等字,则有二十几个印,以备排版时遇到重复的字。活字厚薄如钱唇,不用时用纸贴上,每韵为一贴,贮存于木格之中。如果遇到事先没有准备的字,就随时刻字,以草火烧,瞬息可就,非常便捷。印刷完后取字的方法,是把印版拿到火上加热,使粘合剂熔化,把活字取下。因是泥字,不会被黏合剂沾污。

由上述的活字印刷工艺过程可以看到,活字印刷的工艺简单,使用和保存方便,工效又高,它的发明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原文】庆历中,有布衣毕升,又为活版。其法用胶泥刻字,薄如钱唇,每字为一印,火烧令坚。先设一铁版,其上以松脂腊和纸灰之类冒之。欲印则以一铁范置铁板上,乃密布字印。满铁范为一板,持就火炀之,药稍镕,则以一平板按其面,则字平如砥。若只印三、二本,未为简易;若印数十百千本,则极为神速。常作二铁板,一板印刷,一板已自布字。此印者才毕,则第二板已具。更互用之,瞬息可就。每一字皆有数印,如之、也等字,每字有二十余印,以备一板内有重复者。不用则以纸贴之,每韵为一贴,木格贮之。有奇字素无备者,旋刻之,以草火烧,瞬息可成。不以木为之者,木理有疏密,沾水则高下不平,兼与药相粘,不可取。不若燔土,用讫再火令药熔,以手拂之,其印自落,殊不沾污。升死,其印为予群从所得,至今保藏。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山,云
    从记载中可以看到传说的尸毗王墓其实就是一个巨人的坟墓,从“胫骨长二尺余,颅骨大如斗”来看这个巨人的身材大概是普通人的两倍多。
  • 至今无解的神奇传承,目不识丁却能唱颂数百万文字的英雄史诗。西藏说唱艺人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神力相助?
  • 蔓延中的疫情方兴未艾,人类在力寻出路之余,其实,还得回归原点,重新审思自古以来瘟疫的真实面貌,才能找到正解良方。
  • 京剧《智取威虎山》是文革时期的八大样板戏之一, 剧中的“座山雕”被描绘成一个盘据在东北深山里的土匪恶霸,打家劫舍,无恶不作。然而他的原型谢文东却是真正的抗日英雄。
  • 被中共高调宣传的“千人计划”以巨大的名利诱惑海外华人学者,然而70年前“中国石油之父”萧光琰的悲剧应引以为戒,满怀热情的萧家才子被骗回国后到底遭遇了什么?
  • 中共两会期间,习近平在出席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提到“三千孤儿入内蒙”的历史事件,并将其描绘成中共领导下的“民族大爱”。然而,了解这段真实历史的人却说,那是一出能够让“说的人悲痛欲绝,听的人伤心落泪”的人间惨剧。那么,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 欢迎来到《百年真相》节目。今天让我们走近中国著名翻译家傅雷,一起回顾他最后走过的那段绝望、凄凉的岁月。
  • 不明的疾病对人类发动攻击,医疗资源的崩溃;不断焚烧尸体的火葬场,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瘟疫?为什么只发生在这里,而不是发生在那里?背后是否有我们应该思考的原因呢?
  • 江浙一带有一个人叫郑夷甫。他少年有为,令人羡慕。嘉祐年间,在高邮做官。后来遇到了一个有功能的人,可以推算人死的时间,没有不准的。郑夷甫叫他一算,原来自己只能活35岁。他一下子就开始感伤起来。有人劝他学一学《老子》或是《庄子》来给自己宽宽心。后来听说有一个和尚,坐在那里和别人谈笑中而圆寂。郑夷甫听了感叹说:“我不能长命百岁,那也要象这个和尚一样,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到了那个日子前十天,他四处走亲访友道别。到了那一天,他沐浴更衣,来到屋外的一个亭子里,亲自叫人打扫烧香。就在挥手指画之中,突然就死了。
  • 中国的学术界对于梦溪笔谈评价极高。或是“知名度最高,影响最大,传播最广”,或是“我国古代科学的杰作,是世界科技史上的一份宝贵遗产”。然而,对照学者的评论与梦溪笔谈原文,我们不难发现,学者们一律对梦溪笔谈中记载的神秘现象避而不谈。其中原委,这里先不论。我们将整理出梦溪笔谈中记载的一些神秘现象,和一些现代科学置之不理的科学方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