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窗:这是谁的人生

理查•卡尔森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2日讯】我终于问了自己这个问题:这究竟是谁的人生?当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时,我就晓得我必须改变了。

我并不想骗自己说,我对每个人的痛苦,都能感同身受。虽然,我非常渴望他们乌云密布的脸上,可以因为我的关心或帮忙,出现难得的阳光。

她和许多十七岁的男孩女孩一样,对自己未来的方向十分疑惑。她是个夜校生,白天在某公司打工,老板和同事们都对她不错,但她得为自己的生涯抉择:她想上大学。但以目前状况来说,得利用白天上补习班,可是老板表明了“少不了她这么一个人”,不希望她辞职(而她也舍不得这份薪水),所以她陷入了“非常巨大的痛苦”之中。

什么嘛!你也许会觉得好笑,听起来没有“非常巨大的痛苦”啊。和我的反应一样。你会觉得,她总要做选择,一切都可以解决的。你若是成年人,必然会想像我一样告诉她:尊重你的人生决定,任何公司少了谁,都像地球一样,不会停止运转。但我们都不是真正的当事人,所以在她看来,才可以说得如此轻松。

在十五二十的少年时(其实,七老八十的人也一样),我们常因为别人看来“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陷入非常巨大的痛苦”,连个小小的决定也使我们肝肠寸断。

陷入混乱和痛苦无法避免,然而,一个生命的乐观者,会比悲观的人早一点做决定,早点跳出混乱的漩涡来。

这究竟是谁的人生?当自己多方考量觉得各有利弊而无法选择,当周遭众说纷纭企图左右我的决定,我总会在烫热的骚乱暂时停止之后,深呼吸,问自己这个问题,然后,拨云见日,未来的路就在脚下和我打招呼。我做过许许多多没人看好的选择,只因为这是我的人生,我觉得这样对我比较好。

“该怎么办?问问你自己吧,你想怎么样呢?”对于身陷困惑的人来说,我们惟一有用的帮助,是请他们找出自己的答案。连自己的意愿都搞不清楚的人,任何帮忙,只是帮忙制造混乱。

很多人关心自己能否长命百岁,却从未问自己:这是谁的人生?万一活到了一百岁,才问自己:天哪!我为谁而活?对我来说,那可比看《七夜怪谈》更恐怖。

“走我自己的路?听我自己的就对了?万─……走错了怎么办?”建议一个人选择自己认为对的那条路时,总会发现,他们并不信任自己。还有人曾直觉地回答:“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也就是只要我喜欢,没什么不可以,那杀人放火怎么办?”

“你会去杀人放火吗?”

“当然不会。”他又直觉地回答。“那你在担心些什么?”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每个人的自信心那么低,总会推理到一放任自己,就会无恶不作。

我相信真正杀人放火的人,从没清明地问过自己:这究竟是谁要的人生?

如果那是你要的人生,凡走过的,就不会是冤枉路。永远无法回答或面对这个问题的人,仿佛水母,在无意识的一张一缩之间,过了一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是古代人生极高的一种追求和境界。现代社会人们熙来攘往,充满竞争,充满诱惑,也充满无奈。但却缺少一份宁静,一份淡泊,使人分外怀念逝去的平淡。
  • 一个青年背着一个大包裹千里迢迢跑来找无际大师,他说:“大师,我是那样的孤独、痛苦和寂寞,长期的跋涉使我疲倦到极点;我的鞋子破了,荆棘割破双脚;手也受伤了,流血不止;嗓子因为长久的呼喊而喑哑……为什么我还不能找到心中的阳光?”
  • 美国的专栏作家辛迪在1997年时多番努力,约定在曼哈顿俱乐部采访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这个俱乐部有着百年历史,庄重典雅。那天辛迪先到,便在大厅等候,可到了时间第一夫人还没来,她急了,悄悄把手机拿出来,想打个电话了解一下。
  • 某个周末,与两位友人至西门町用餐,餐毕在附近散步,经过红楼戏院时,决定进去参观。走进大厅不久,传来一阵争吵声,原来,一位老伯因索取不到免费的戏票而对工作人员大发雷霆。
  • 一天,弟弟在郊游时脚被尖利的石头割破,到医院包扎后,几个同学送他回家。
  • 美国知名主持人"林克莱特" 一天访问一名小朋友,问他说: “你长大后想要当什么呀?”
    小朋友天真的回答:“嗯,我要当飞机的驾驶员!”
  • 我不能走得太快,蜗牛已经尽力爬,每次总是挪那么一点点。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彷佛说:“人家已经尽了全力!”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拚命往前爬。
  • 一个资深的教育家说过:“孩子的心是一块奇怪的土地,播下思想的种子,就能获得行为的收获;播下行为的种子,就能获得品德的收获;播下品德的种子,就能获得命运的收获。”诚然,家长是孩子第一个老师,也是最好的老师。
  • 孩子为什么比我们快乐,因为他们保有生命本来的纯真!她看到自己的小女儿一个人走在街上,却发现每次闪电时,她都停下脚步、抬头往上看、并露出微笑。 看了许久,妈妈终于忍不住叫住她的孩子,问她说: “你在做什啊?”她说:“上帝刚才给我照相,所以我要笑啊!”


  • 我们常为失去的机会或成就而嗟叹,好像自己应该得到自己向要的一切,但往往忘了为现在所拥有的感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