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翠英何许人也(代序)

武汉仁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4月17日讯】亲爱的读者,如果您有兴趣,请您查查“雅虎中国”。呵!“章翠英”有关文章竟达1320篇!比许多国家的皇帝、总统、总理、首相等国家首脑的有关文章还多呢!

章翠英何许人也?

这本书就是写的澳大利亚女艺术家章翠英学习国画和修炼法轮功的故事﹐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终于脱稿。

本书是迄今关于章翠英的最全面、权威、真实、集中的第一手的记录。虽然社会上流传的有关报道已经很多,但不少重要文件、信件、照片、文章和言论仍然是第一次公开发表。我们主要是为社会上的普通读者写的,希望能有助于大家对法轮功、对艺术家和法轮功学员章翠英的了解。

第一章《艺术家章翠英》,是从艺术家的角度介绍章翠英。是关于她的家庭、成长、师承、学习国画艺术的过程等的简要介绍。第二章《法轮功学员和人权勇士章翠英》,是从法轮功学员的角度介绍章翠英。报道了她生病、得法、通过炼法轮功奇迹般地治愈类风湿关节炎的经历。尤其是详尽地、客观地、全面地报道了因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章翠英四次回国请愿,在中国四次坐牢及出狱后参加“香港法会”的事迹。第三章《有关文章和评论选》是关于章翠英的一些文章和评论,有的是章翠英写的,有的是武汉仁写的,语气上都能区别开来,只有《我们所了解的法轮功》是我们两人合写的,最后我在文字上对这些文章进行了统一整理。这些文章有助于读者更深入地了解章翠英是怎么想的,她为什么会这样做的原因,有助于读者从不同角度、从不同层面更深入地了解法轮功问题。第四章《章翠英绘画画解》是关于章翠英画作的说明。第一篇《章翠英画作总论》概括性地谈了章翠英画作的特点和分类,算是个“总论”;然后分为宗教人物类、仕女人物类、山水风景类、动物花鸟类和其它;每一类中有各幅画作的简单说明,还有部分绘画常识的介绍,算是些“各论”。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可能有助于您对她的画作的欣赏。

为了便于读者阅读,对一些生僻的字都注上了汉语拼音;凡有引用尽可能写出作者、书名和页码(或文章名、出处)等,引文一般都经过反复核对;凡需解释的地方(如绘画专业、特异功能等方面)不厌其烦地加以解释或附注;对干支纪年和公元纪年之间进行了换算等等。

这本薄薄的小书所写的,仅仅只是我们在目前水平所体悟到的。艺海无涯,佛法无边,不当之处,还望读者们不吝赐教。

最后﹐谨以此书献给作者的师父李洪志先生。献给所有关心爱护章翠英的功友和读者。(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莲花与屠刀 (4/14/2002)    
  • “此画只应天上有” 章翠英国画展在全球倍受欢迎 (4/9/2002)    
  • 瑞士日内瓦家庭信息报:章翠英,向往自由的画家 (4/3/2002)    
  • 中国画艺术和修炼(节选) (2/27/2002)    
  • 凛然正气傲霜雪 微微含笑报春来-章翠英赈灾义展纪实 (1/18/2002)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久前,正在日本办画展的章女士听说她的第二故乡,澳洲纽省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山林火灾,马上放下手头千般万绪的工作,赶回澳洲举办赈灾义展,希望用她的艺术来帮助受灾民众。想不到这样一个画展,却因来自大陆的压力而受到阻碍。
    • 中国画和西方绘画不同的是:中国画是一种陶冶性情的艺术,是一个内涵很深的,注重笔墨的传统艺术,诗词韵味,神态写意,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的特殊艺术。
    • 法轮功的传播使用了一些佛教和道教的术语,但他本身并不是宗教,法轮功里没有宗教仪式,也不搞崇拜活动。1999年7月份,江泽民的中国政府开始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镇压法轮功。
    • 明慧网4月5日报导﹐四月初的德国古城海德堡春意盎然,阳光明媚,在海德堡市政厅的古老建筑——卡尔王子宫金壁辉煌的大厅里,第一次展出了中国传统的水墨绘画,澳州画家章翠英个人画展在此隆重开幕。
    • 4月8日至9日在慕尼黑的莫尔别墅-文化中心,澳籍女画家章翠英成功地举办了题为“心灵之窗”的作品展。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会工作者独特的眼光,在封城后有意识地持续书写、思考、细腻的记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出了城里人们的恐慌、惧怕、焦虑和坚强……
    • 我不解为何眼前世界如此单纯的状态无法持续永恒?清醒后人们终究会以领土、种族、宗教、国籍、语言,或生存作为借口,持续争执甚或战争……
    • 北方山区土耳其战机不时针对藏匿在伊拉克山区的库德斯坦工人党(PKK) 土耳其籍的库德族民兵进行轰炸,郊区婚宴厅里开心庆祝的亚兹迪难民们正将音量开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庆祝婚礼——还有活着的那个当下,没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会与今天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