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艺术家章翠英

武汉仁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4月17日讯】
“我去找人……”

“99年‘7.20’之后,我去悉尼中国总领事馆前请愿,当时有些大法学员甚至大法学会的成员都表示反对。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经过一个码头走向一艘巨大的轮船,轮船上有一个很大的会场。师父(——章翠英法轮功学员,她所说的师父就是指李洪志先生,下同)坐在主席台上,桌子上放着一本金光闪闪的《转法轮》,比我们的书大一倍。(——即普通杂志那么大)会场很空,最边上坐着一些老太太。师父微笑着对我说:‘坐前面,坐中间。’我对师父说:‘我去找人,把位置坐满,好听师父讲。’”

是啊,章翠英在梦中是这样说,在现实中她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她去“找人”,就是去找应该得法的有缘人,就是洪扬大法。她先在车水马龙的交通要道,在悉尼总领事馆前静坐请愿五个月,后来她去天安门广场护法,去北京参加了几十场“国际法会”,“四进宫”,到过四个监狱炼功和讲真相,到过深圳的兵营讲真相,直到现在她去过世界上二十几个国家、四十几个城市讲法轮功的真相,在其中十几个国家还成功地举办了个人巡回画展,都是为了洪法,找来更多的学员,“把位置坐满,好听师父讲。”

艺术启蒙

章翠英,1962年5月13日生于上海。祖籍浙江省温州市,是温州近郊乐清县雁荡山人氏。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与艺术没有什么关系。父亲叫章学荣,是五、六十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他1947年参加解放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当排长,打仗很勇敢,受过轻伤,从部队复员后,在工厂工作,是个七、八级的老钳工。母亲孔香芽,是个车工,她一贯助人为乐,原先信奉基督教,常去教堂。她的父母品德很好,勤劳、善良、真诚、慷慨,家中经常招待很多客人,不太计较钱。“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唐杜甫《春夜喜雨》)他们的好品德对幼年的章翠英有很好的影响。章翠英自幼就表现出过人的绘画天赋,她从十岁开始学画。

“我69年到75年上小学。小学四年级时,有一次教美术的舒老师教我们画国画。家中买不起宣纸。我自己想出一种土办法,就用普通的纸,在水中浸泡放干后压平,画了幅所谓‘国画’,晕染效果很好。我的作品《青松》曾在上海市南市区少年之家参加展出,那年刚十岁。舒老师‘慧眼识真珠’,竟然把我介绍给他的导师沈子丞老先生。沈老当时已年近七十,是上海著名的国画家,尤其擅长仕女、山水,兼作花卉、蔬果等。沈老后来成了我最重要的导师。他人物师法华新罗、郭清狂,山水取法石涛,画风清润高逸而不泥古,笔墨苍浑而有天趣。他多才多艺,诗、词、字、画都达到很高水平,他还精通围棋,甚至还写过围棋书。沈老画德很高,淡于名利,他画十幅画如果有三幅留下来就不错了,不满意的就撕掉,决不滥(lan)竽充数。文革时沈老被打入‘牛棚’,曾长期下放苏州附近的农村,我为了得到沈老的教益,经常自费去苏州农村请教,甚至有时一个月内往返数次。改革开放后老画家的画都很值钱了,沈老依然故我,不执著于钱。他决不了了几笔,敷衍塞责。”

“沈老谆谆教导我做人是最重要的,做人首先要重德,要与世无争,吃亏就是占便宜,技艺方面可慢慢学。所以我从小听沈老的话,与世无争,什么都让着别人一点,老是不怕吃亏。导师们都谆谆告诫我耐心、祥静、正直乃画家之宝。内在的心灵美是画家之根本,作品的形式美是其次的。内在的心灵美和外在的形式美结合起来,才是上乘之作——‘神品’。文艺评论家柯文辉先生写道:‘当采荇(——章翠英的艺名)少不更事时,沈老看了她稚拙(zhuo)而颇具才华的西画习作,认为西画虽然帮助她获得一定造型能力,毕竟对孩子有束缚。就一面教她临顾恺(kai)之的《洛神赋图卷》、顾闳(hong)中的《韩熙(xi)载夜宴图》等,从严要求,不许一笔懈怠;同时教她读古人画论、唐诗宋词,画外求画。还谆谆告诫她:‘画得和老师一样是对老师最大的不尊敬。基础一打牢稳,要早日脱离老师画法,精研名迹,多写真景,取法大自然,发现发展自己的艺术个性,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沈老要他临摹(mo)石涛代表作,开拓心胸。’(柯文辉《序二》)就这样,我自然而然地、稀里糊涂地、幸运地走上了艺术之路。”

“沈老还把我介绍给其他著名的老一辈书画家,如钱君匋(tao)、谢稚柳、刘海粟等。这些老书画家都很喜欢我,他们看到我就很高兴。钱老是著名书法家和金石学家,擅长篆(zhuan)、隶、魏、草多种书体,篆刻功底深厚,风格多样,还擅长画花卉。我国著名现代作家鲁迅、茅盾、郭沫若等的许多著作的装帧(zhen)设计均出自其手。他曾为我的不少画作题字,还专门为我写了评介文章,说我‘年方二十有余,在沈先生的指授下,潜心磨励,对人物、山水都有一手,其水平非常突出。……为青年画家中的佼佼者。我认为她能潜心传统,不断进取,已成为女画家中的后起之秀。’(钱君匋《序一》)我曾经画了一套山水册页(十二页)送钱老,这是弟子和晚辈对师长表示尊敬和求教,并不需要还礼。他竟买一只金戒指送给我,在当时金戒指还是很贵的。沈老说我的山水画比仕女画画得还好。谢老是著名书法家和书画鉴别家,对我也有好的评价,甚至把自己的画作送给我。有一次谢老把他的一捆画要我挑,画的水平都很高,作为临摹(mo)的范本太理想了,但我不好意思拿,就只拿了一幅画。后来他特地画了一套册页(八页)送给我。现在上海市博物馆镇馆之宝王羲(xi)之的《上虞(yu)帖》(唐摹本)就是经谢老鉴定才确认的。老书画家们带我去见过不少大官,如当时上海市的市长王一平,还有华东局的首长呀、上海市的局长呀等等。全国各地办画展,邀请他们去,他们都喜欢把我也带去。老女画家吴青霞和老画家俞子才都认为我的画没有世俗气,也没有女孩子的娇柔气,竟然像个老头子画家画的。吴青霞的鲤鱼和芦雁用笔工致,设色鲜润,享誉海内外,堪称一绝。俞子才是吴湖帆的入室弟子,擅长青绿山水。当时我只有这些老书画家的孙女或曾孙女那么大。算起来是他们的关门弟子(——就是最后一个徒弟)了。当时我家很穷,根本没有力量送什么礼品之类。这些老书画家纯粹是出于对艺术的忠诚,对后进无私的栽培奖掖(ye),‘水往下流’。这些老书画家都活到八、九十岁,多数先后去世了,我和他们有这样深的缘分。我永远感激、永远怀念这些人品高贵、画德高尚、无私地栽培我、爱护我的老书画家们。我要把他们教给我的国画艺术,尤其是他们的人品、画德向全世界传扬。我也要无私地去教任何国家、任何人种、任何民族的想学画的小孩,正像当年老书画家们对待我那样对待他们,让国画艺术的水往下流,流得更远,流得更广。”

“小画痴”

“小时候我酷爱学画,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个‘小画痴’。有一天,已经深夜十二点了,我还在画呀画呀。父亲说小孩子不能熬夜,我还是画呀画呀,父亲就把电闸拉了。没办法,我就搬一张小桌子,一个小凳子,在街边的路灯底下去画。冬天家中很冷,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妈妈就在我旁边生一个小煤炭炉子,在上面放一铝锅水,就用这种土办法取暖。但过一段时间要记得往铝锅里加点水。父母上班也很累,就先睡了。他们睡了之后我还在画呀画呀,什么都不记得了,结果就烧穿了不少铝锅。我经常一画一通宵,第二天照样背着书包去上学。我走路也在想画画,乘车也在想画画,不是走错了地方,就是乘车搞反了方向,经常闹些笑话。有一次上海发生轻微的地震,地上石头都在滚动,大人都吓得提心吊胆的,我沉浸在画画的乐趣中,不知道害怕,‘“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mi)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孔子《春秋》)管它什么天塌地震呢!我们家和当时所有普通工人家一样,住房很挤,孩子们都是在街上和里弄里玩,我不可能有自己的‘闺房’或‘画室’。但我这‘小家碧玉’足不出户,简直像个‘大家闺秀’。不少邻居很奇怪,老章家的孩子怎么就不出来玩呢?后来他们才知道,我在家学画呢。后来在邻居们的要求下,我给他们画像,当然是不要钱的。他们一坐很长时间,我呢,当然一画就很长时间。我不知道疲倦,他们却坐冷板凳坐不住了。”

“我75年到79年上中学,我上的是上海工艺品公司所属的工业中学,那是为了专门培养工艺美术人才的中专。我们每月有五块钱补贴,伙食费都勉强够了。课程有语文、数学、政治、绘画等。绘画课要学国画的线描,也画过模特儿。还有风景、静物的素描。油画、水粉画也画。有一次工业中学的美术老师怀疑美术作业不是我自己做的,‘请’我到教研组谈话,弄得我非常委曲,气得哭起来了。后来我们都成了上海珠宝玉器厂的工人。在工厂里我先当过玉和翡(fei)翠的雕刻工,后来搞珠宝设计员,还当过仓库保管员,厂里的政治老师等。工厂离家只五分钟的路。我自幼在比较封闭的环境中长大,也没有想考大学,就没有受到太多常人观念的污染。虽然傻乎乎的,不很精明,却对后来修炼法轮功有很大好处。”

名字

父母给起名章翠英,后常自称章晖(hui),或雁荡山人,因她祖籍雁荡山。雁荡山在温州市郊外的乐清县,风景秀丽,是全国著名的风景区,宛如天然的立体的山水画。钱君匋老师认为,晖字,分开看的话,日军也。任何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岂能为虎作伥(chang)?而翠英,作为艺术家又有点俗气。于是给她起名采荇(xing),典出《诗经‥周南‥关睢(sui)》:“参(cen)差(ci)荇菜,左右流之。”荇菜,亦名荇,又名接余,一种水生植物,多长于湖塘之中,嫩时可供食用。章翠英艺名采荇,特别爱画荷花,其实是在画自己的邻居哩。

临摹绘画

学书法要临摹(mo)碑帖,学国画要临摹名画,学文学要背名家的散文诗词。好象很笨,也很辛苦,但大艺术家几乎都要经过这个过程。其实这是一种向前辈艺术家学习的基本方法,偷懒是不行的,混也混不过去。“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元高明《琵琶记》)前辈艺术家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就下过苦功,前辈艺术家齐白石为了学好金石,整担的石头挑回家,刻了磨,磨平了又刻。章翠英也不例外。沈老(子丞)以自己编的《历代论画名著汇编》(文物出版社版,该书现在是美术学硕士专业主要参考书之一)为内容给她讲画论。对她要求甚严,临摹顾恺(kai)之的《洛神赋图卷》、顾闳(hong)中的《韩熙(xi)载夜宴图》、石涛的山水册页等,一笔不许懈怠。由于没有原画,只能以印刷品为样本,看不清的地方沈老就一一仔细地讲给她听。这是多么艰苦而细致的工作!她敢把自己临摹古画的作品《临五代韩熙载夜宴图》、《永乐宫玉女》等拿出来,除了说明她师承有自外,也说明她确实下过一番苦功。大家都知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否则,除了贻(yi)笑大方外,还有什么好处?因为原画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或哪儿摆着呢,混得过去吗?

家庭

“丈夫周忠明比我大七岁。我不知道怎么找对象,既没有怎么挑选,甚至也没有谈过恋爱,父母同意了我就同意了,几乎像包办婚姻。他是青岛海洋学院毕业,18岁就在上海远洋公司的海船上当三副,84年我们见面时他已经当大副了,见面后他就又上船了。一去就是一年,回来就结婚了,我们是85年结婚的。86年生下女儿周煜(yu)。1989年我丈夫在澳大利亚留学,恰逢中国发生‘“六四’”事件,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理霍克为此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就批准当时的中国留学生可以申请澳大利亚国籍。我丈夫因此而在1990年获得澳大利亚国籍,其实他并未参加‘“六四’”。不久,他办好了手续,我和女儿也来澳大利亚定居了。目前他是出租汽车司机,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很辛苦。我呢,有台湾商人来订画。我们生活还可以,在澳大利亚算个中等吧。他英语还行,会拉点二胡。他是法轮大法学员,比我早一天得法,也可算个师兄吧。

“女儿周煜(yu),英文名Bella。今年15岁,读高中,也有点艺术细胞,能用电脑设计绘画、搞点泥塑之类。她性格有点内向,不大会说中文。近年来她也得法了,也是法轮大法学员。”

目前章翠英家住在澳大利亚悉尼市附近的班克斯唐市(Bankstown)。有一栋二层楼房,面积约250平方米。楼上是四间卧室,有洗澡间和厕所。楼下是客厅、厨房、厕所和车库。楼房旁有130平方米的花园(后边30平方米,旁边100平方米)。共花了十来万美元,目前还在还买房贷款。悉尼临海,气候很好,终年不下雪,温度常在摄氏十几、二十几度之间,热也只有摄氏三十多度。水产鱼类很多,四季鲜花和水果不断。家中有两辆伏特牌的小汽车。

艺术成就和重要作品简介

在艺术上章翠英是水墨画画家,她长于仕女、佛像,兼作山水、动物和花卉之类。她和她最重要的导师沈子丞都属于“吴门画派”。吴门,就是苏州,历代名列画史的著名画家就有1220多人。明代中叶的“明四家”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开创了“吴门画派”,声震中国画坛,以至影响到东南亚和日本,日本称之为“南画”。以“吴门画派”为正宗的文人画,几乎占领着清代的画坛。“吴门画派”的一个主要特点是题画诗,诗的内容多是表述画意,诗书画相辅相成形成一种有感而发的文人画,书卷味很浓。

钱老(君匋)说她“年方二十有余,在沈先生的指授下,潜心磨励,对人物、山水都有一手,其水平非常突出。……采荇的水墨山水,通过沈老的精心培植,并多年来研习石涛,颇得其妙,在笔墨的运用中,结合风雨晦(hui)明,万象出没的微妙,爽然神解其理,深得古人三昧(mei),因此她的山水画能获致超越之趣,直追摩诘(jie)的潇洒,其功力不减关仝(tong),为青年画家中的佼佼者。我认为她能潜心传统,不断进取,已成为女画家中的后起之秀。”(钱君匋《序一》)在水墨山水方面,钱老认为作者在唐朝的王维和五代的关仝之间,这是相当高的评价。“后来,钱君匋先生见了我其他一些画,介绍我的仕女画和山水画。我感谢他的一片奖掖(ye)之情,嗣后又有些报刊登载我的画和介绍文章,对于那些褒(bao)扬之辞我总觉得受之有愧。”(章翠英《苦恋丹青心中甜》)“当然,作为国画家,我还很年青,那是我努力的方向。因炼法轮功病也好了,以后有时间,我还应多作画,争取在艺术上有更大的成就,不辜负老前辈们对我的培养和期望。”

章翠英的人物仕女画自成一格,或清丽秀雅,或庄重蕴藉(jie),或超凡脱俗,或飘逸出尘,不受陈规之羁(ji)绊,另创新境,皆有可观。文艺评论家柯文辉先生说“她的仕女画有清淑之气、庄重蕴藉,线条畅而不滑,淡墨生光,无女孩子柔媚纤巧的弱点,显然和起点较高有关系。”并预言“她会成功的。”(柯文辉《序二》)

“我的导师曾说我的山水运以虚和,出之妍雅,挥洒自如,浓厚浅淡,颇不容易,既得浓厚又有浅淡,浓纤得中,愈浅淡而愈见浓厚,结合风雨晦明,万象出没的微妙,重归自然,颇得古人三昧。”(章翠英《我的艺术之路》)

沈老认为她的山水画比仕女画画得还好。谢老对她也有好的评价。

老女画家吴青霞、老画家俞子才都认为她的画没有世俗气,也不象女孩子画的那样柔弱,而是像老头子画的那样凝重。

1986年《已凉天气未寒时》荣获全国以诗征画比赛二等奖。当时“书与画”杂志社举办全国以诗征画比赛,题目是唐诗“已凉天气未寒时”。唐代诗人韩翃翎(hongling)七绝《已凉》:“碧阑(lan)干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蘅(heng)塘退士评此诗说:“此亦通首布景,并不露情思,而情愈深远。”作者为了表达这种意境,画了枫树、房内床上有龙须席和薄被,一位古装仕女在床边依窗而坐,作沉思状。在这一年最舒适“已凉未寒”的季节,那闺女在深闺绣阁中想什么呢?你想想看,“八尺龙须”,多大多空的一张床呀。这时要有位“乘龙快婿”、有位“白马王子”爱她就好了,那不就暖和了?那不就美满了?该画很好地表现出夏末秋初的季节性特点,天气已经渐渐凉快,但还不冷,晚上有时也要盖薄被了。

这幅画得了全国以诗征画比赛二等奖。去领奖时,评委也好,观众也好,台上台下一片惊愕:大家以为来领奖的多半是个老头子,万没想到竟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小姑娘!(该画详细画解见第四章)

1987年在上海市虹口区第一次举行章翠英个人画展,那年她25岁。参展作品有1980年的《清凉世界》,、1982年的《儿戏》(七夕)、《玩童斗鸡图》,1983年的《人与梅花一样清》、《幽篁琴声》、《听雨》,1984年的《屈原》、《和乐图》、《空山寂无人》,1985年的《仕女图画册》,1986年的《已凉天气未寒时》、《荷塘清趣》(灯节)、《仙山楼阁》,1987年的《松壑鸣泉》、《睡美人》、《黄山半山寺》、《迎春花》等。

章翠英的绘画作品曾发表在《朵云》、《朝花》、《笔会》、《书与画》等杂志和上海、澳门、杭州、苏州、温州等地报纸上。出国前她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上海的海墨画社社员。早期艺术事迹被收人《上海中青年书画家荟(hui)萃(cui)》一书。她在上海、江苏、日本福冈、澳大利亚悉尼等地多次参加联合画展并获奖及举办个人画展。1990年底她携女儿随丈夫移居海外,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1993年《树熊百趣图》(又名《澳洲之珍》)荣获“首届亚太地区中国水墨画大赛”(93悉尼金奖)优秀奖。考拉,又叫袋熊,俗称树熊,树袋熊,属哺乳纲爬行目有袋属动物,这是澳大利亚的代表性动物。通常体长60-82厘米,尾巴很短,故有人又称其为“无尾熊”。它们生活在澳大利亚东部的桉树林中,住在桉树上吃桉树叶。此画为一长卷,宽45厘米,长达七米多。作者在此长卷上画着一百只考拉,纤细传神,曲尽其妙,憨态可掬,跃然纸上,功力确实不凡。

这些考拉很象一个个好动的小孩,有坐有卧、有动有静、有吃有玩、有合有分,有的爬在树上,有的仰在地下,有的在翻斤斗,有的在拿大顶,有的在谈恋爱,有的在打闹台……。百熊百趣,无一相同。你再稍微仔细点看,这样的鸿篇巨制,竟然用的工笔,每一只考拉身上的毛,每一片树叶都不马虎,作者为这幅画花了半年的辛勤工作!“吉祥之物,澳洲之珍。前顾后盼,淳朴天真。画于一图,妙趣横生。百福自集,百寿自臻(zhen)。”(该画详细画解见第四章)

1998年画有《主佛》等佛像。主佛是最伟大的佛,“谁知天地大?银河在脚下。乾坤有多远?转轮手中拿。”(《洪吟佛主》)这三幅主佛的背景都是法轮,画的是不同姿态的主佛。

正中为主佛坐在三层莲花座上。所配诗:“乾坤茫茫,一轮金光。觉者下世,天地同向。宇宙朗朗,同化法光。圆满飞升,同回天堂。”(《洪吟同化圆满》)你看,主佛面部的皮肤极为细嫩光滑,面色泛青白色,好像在放光,他的手指又细又长,浑身皮肤细腻到连汗毛孔都没有。我敢说,如果不是曾亲眼看到过主佛之法身者,肯定画不出来。主佛莲花座下有九位飞天仙女,这些飞天仙女在主佛讲法时散花供养,就和我们烧香供佛是一样的意思。

“佛身后光圈代表什么?其实,佛身体周围,他是带了一个很大的场。……开始它是一种玄关形式。后来,……这个玄关已经长到体外来了,也同时罩了比身体大一点的范围,我把它叫做佛的世界,就是他自己的世界。而这个世界里面丰富得什么都有,……。那么,佛头上这个光圈代表什么?它其实就是佛的智慧、神智慧的象征,是从他的思想智慧中放射出来的。”(《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第6-8页)

画家顶多也只能画到这一步,本来这些就不是给常人看的,人世间也没有这种颜料色和绘画技术。这些佛像、诗和手印具有极深刻的含义,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如果你修炼法轮大法,可在修炼中自己慢慢去体悟。到一定时间,你开了天目了,可以自己去看。那时你就会知道,章翠英画得怎样。(该画详细画解见第四章)

《重峦(luan)叠嶂》长三米,宽半米,在章翠英的绘画中算是大幅的了,图后有不少导师题词,此图可视为作者在水墨山水画方面的代表作。水墨山水“为浓厚比较容易,为浅淡却颇不容易,既得浓厚而又有浅淡,则更是难乎其难。”(钱君匋《序一》)作者多年临摹研习石涛的山水册页,颇有心得。你看这幅《重峦叠嶂》,“既得浓厚而又有浅淡”,虽然“难乎其难”,她还是做到了重返自然,再现万壑(he)千山。(该画详细画解见第四章)

2001年以来,章翠英在世界十几个国家成功地举办了个人巡回画展,画作义展义卖,所得款项用于救援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她的画作被赠送荷兰女王贝亚特丽克丝、日本皇太子德仁、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乌克兰总统库其玛等,并为许多博物馆和知名人士所收藏。现已出版了英文、俄文和中英文的画册。

谈国画艺术

“艺术是为了教育人,感化人的,也就是所谓‘移风易俗’、‘陶冶性情’吧。国画家其实只有很简单的工具:宣纸、颜料(包括墨)、毛笔、印章,如此而已。作为一位艺术家,要把心性的修炼放在第一位。‘做人首先要重德,要与世无争,吃亏就是占便宜,技艺方面可以慢慢学。’(沈老(子丞)语)站得高,才看得远,你的心地越单纯,你的艺术越动人。‘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三国诸葛亮《诫子书》《前出师表》?)如果你只从技艺的角度去学艺术,那叫舍本逐末,顶多只能成为艺术的工匠,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俗气、匠气是艺术家的死胡同。这就是沈老(子丞)当年谆谆教导我的深层意义。当时我很小,并不懂这些话的深刻的含义,只知道导师经常这样讲,肯定是对的,我就这样去做。现在学了法轮大法,才知道这些话讲的是做人的根本,也是讲的艺术的根本。根本不固,岂能长成繁茂的大树?”

“绘画(书法、音乐等也一样)是一种艺术,但如果你只想从技艺的角度去学,你只不过是个低层次的技师,画匠,你永远都学不好的。因为画如其人(推而广之,扩而充之,书法如其人,音乐如其人等等),你只有把这种艺术的追求和道德品质的修炼结合起来,你才会胸怀博大、品德高尚、不慕荣利、气度不凡,这些内在的心灵美会不知不觉地在你的艺术术作品中表现出来。这样的艺术作品叫做‘神品’,它当然能震撼人心。实质上这就是一种修炼。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公元778-865年)擅长楷书,结体劲媚,法度谨严,创作出传扬千古的‘柳体’楷书。人们将他和颜真卿并论,世称‘颜筋柳骨’。相传唐穆宗李恒(公元792-824年)曾经问他用笔之法,他回答说:‘吾唯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有人认为这是‘笔谏’——借谈书法劝戒皇帝。为什么大画家、大书法家、大音乐指挥都特别长寿呢?‘世间人都迷,执著名与利,古人诚而善,心静福寿齐。’(《洪吟‥放下执著》)我的导师们都活了八、九十岁,刘海粟活到九十八岁,比常人寿命长得多。反过来,你看那些唱流行歌的、跳迪斯科舞的、画抽象派、印象派、现代派画的人能活多久?你看我们炼法轮功的老学员,个个都是越来越健康,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我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别人说我只二十五岁,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在修炼法轮大法。所以,一个人要想在艺术上有所创造、有所突破,就要从最基本的地方着手。”

“李老师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的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法轮佛法精进要旨清醒》)李老师揭示了一个秘密,心性高,意念纯净,语言就会有感动人心的力量。‘可是你要真正能够达到思想清静的时候,或者你执着心越来越少,思想杂念越少的时候,你发现你讲的话就有力量了。……有力量的话就能改变别人。……那么到了更高层次上的时候,你的思想就越来越纯净,你思想所带出来的东西,讲出的话,非常的干净。越干净,越单一,越符合宇宙这层的理。讲出的话一下子就能穿透人心,打到人思想的深处去,打到他生命更微观中去,你说它有多大的力量哪?!’(《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第19-20页)艺术创作不就是为了使艺术作品能感动人心吗?只有心性高、意念纯净时才能创作出感动人心的高水平的作品。当然作为艺术品来说,还要通过一定的艺术手法去表现才是完美的艺术品。”

“李老师还谈到了所谓美术气功、音乐气功、书法气功、舞蹈气功等。谈到一个书法气功师,‘我到书法气功那儿一瞅,这个人拿笔在那写字,写完字之后,用手往一个一个字上发气,发出的都是黑气。满脑子是钱、名气,你说能有功吗?气也不会是好气的。……我说谁买家去谁就倒霉。那黑气能好吗?看那个人的脸都是黑的,他钻到钱眼里了,就是想钱呢,能有功吗?……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因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发,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转法轮》第219-220页)既然买了不好的书画家的字画,会带着不好的信息,谁买家去谁就倒霉;反过来,你买了好的书画家的字画,会带着好的信息,谁买家去谁就幸福,至少也不会有坏作用、不会有副作用吧。你在看字画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会受到熏陶、会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不仅绘画的人要注意心性的修炼,买画的人应选择心性高的画家的作品买,连看画的人也得有个起码的标准,非真、善、忍者不观。我们大法学员要讲修身、修口、修意。‘炼功人每时每刻都要高标准要求自己。……炼功人要少或不接触那些低级的不健康的东西,应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为别人所动,不动心。……永远处在心理平衡状态。’(《法轮功(修订本)》第74-75页)孔老夫子不也说过:‘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孔子《论语》)吗?”

“李老师批评了现代变异的文化艺术,包括绘画方面的抽象派、印象派、现代派的美术,他认为这是变异的邪恶的魔性的东西,而不是人所应有的传统的善良的真正的文化艺术。‘这些艺术家追求的是甚么?他讲人性的解放,……现在这些文艺作品,你看吧!常人不知是怎么回事,其实都是魔性的大暴露。’(《转法轮〈卷二〉人类的滑坡与危险的观念》)‘文艺作品也一样,过去画画,画得非常漂亮的,非常美丽的,人才动心,因为你有善心,觉得好。你现在画一幅很好的画他不动心,因为他没有善心在。你乱画一气,什么抽象派呀,什么印象派呀,现代派的东西,他认为很好。好在那里呢?你真正用人的理去说一说,你说不出来。在什么状态下说出来呢?进入那种恍恍惚惚的,神魂颠倒的状态下才能说它是好。可是这种状态恰恰是人的魔性出来时的表现。就说现在人的观念不只是反过来了,魔性也这么强了。过去的雕塑作品雕塑得非常漂亮,他的技巧手法,基础都非常的好。现在摆一堆垃圾放那儿这就是作品,而且是大师的高级作品。人的观念都反到这种程度了。……魔是恶的,人应该是善的,善恶是分明的。你不喜欢正的东西,喜欢魔的东西,这样的人除了这个人的外形还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之外,一切都是魔的。’(《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第33-34页)‘……美国对全世界造成现代派的变异人思想起了很大作用,包括方方面面,比如艺术呀,文化呀,观念呀各个领域,这种现代派东西是一种变异文化,不是人的文化,这一点是肯定的。’(《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第62页)李老师这里指出了,‘你现在画一幅很好的画他不动心,因为他没有善心在。……你不喜欢正的东西,喜欢魔的东西,……’所以有些艺术家的变异是由于迎合观众的变异造成的,他们不能用正的善的人的艺术作品去“移风易俗”,而是只追求商业上的利润,降格以求地‘媚俗’,去迎合观众邪恶的变异的魔性的欲望。作为观众,如果你没有善心在,你硬要花钱去买变异的魔性的艺术作品,有意去接受不好的熏陶和影响,那就是你个人的选择了。作为艺术家也好,作为观众也好,我们怎样才能跳出这种艺术家和观众之间的恶性循环,恶性互动呢?我觉得只有通过正法修炼人心向善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国画的很多道理和气功很相似,身要正,体要松,心要静,运笔要缓、慢、圆。因为画如其人,每一笔、每一划都带着画家本人的信息,所以对心性要求很高。有的画家画风纯正、高雅、清淡、隽永;有的画家画风媚俗、匠气、娇柔、怪诞,观众皆一望而知,这些都与画家个人平日的艺术情操、思想修养有很大的关系。”(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章翠英何许人也(代序) (4/17/2002)
  • 莲花与屠刀 (4/14/2002)
  • “此画只应天上有” 章翠英国画展在全球倍受欢迎 (4/9/2002)
  • 瑞士日内瓦家庭信息报:章翠英,向往自由的画家 (4/3/2002)
  • 中国画艺术和修炼(节选) (2/27/2002)
  • 凛然正气傲霜雪 微微含笑报春来-章翠英赈灾义展纪实 (1/18/2002)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亲爱的读者,如果您有兴趣,请您查查“雅虎中国”。呵!“章翠英”有关文章竟达1320篇!比许多国家的皇帝、总统、总理、首相等国家首脑的有关文章还多呢!
    • 4月8日至9日在慕尼黑的莫尔别墅-文化中心,澳籍女画家章翠英成功地举办了题为“心灵之窗”的作品展。
    • 明慧网4月5日报导﹐四月初的德国古城海德堡春意盎然,阳光明媚,在海德堡市政厅的古老建筑——卡尔王子宫金壁辉煌的大厅里,第一次展出了中国传统的水墨绘画,澳州画家章翠英个人画展在此隆重开幕。
    • 法轮功的传播使用了一些佛教和道教的术语,但他本身并不是宗教,法轮功里没有宗教仪式,也不搞崇拜活动。1999年7月份,江泽民的中国政府开始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镇压法轮功。
    • 中国画和西方绘画不同的是:中国画是一种陶冶性情的艺术,是一个内涵很深的,注重笔墨的传统艺术,诗词韵味,神态写意,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的特殊艺术。
    • 】不久前,正在日本办画展的章女士听说她的第二故乡,澳洲纽省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山林火灾,马上放下手头千般万绪的工作,赶回澳洲举办赈灾义展,希望用她的艺术来帮助受灾民众。想不到这样一个画展,却因来自大陆的压力而受到阻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