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商旅之拾遗篇(下)

作者:尘埃
云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商道是“济弱扶倾、护卫黎民,匡德以正天下,此乃商道之精神”。(Pixabay)
  人气: 141
【字号】    
   标签: tags: ,

本篇为云游商旅的拾遗,记载着云在云游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事物。

看倌可以先看过《云游商旅(上)》《云游商旅(下)》这篇文章。

接上文

十八 糊涂客人

一对老夫妇,来到云摊子前,看手做品可爱,要挑几个小摆件给小孙子们,也挑了一个稍大的摆件给自己。付了钱,拿走了小摆件,却忘了给自己挑的那个稍大的摆件。等云发现追去时,已不见两位老人家的身影。云在山路上来回找,人海茫茫,到哪儿找人呢?不知何时才能再相遇,而欠人家的要还,拖太久云也过意不去。打个比方吧,相传人有轮回,如果一百年后才再遇到,两位老人家寄在云这儿的钱,加上一百年的利息,等到那时,云就要多送一个手做品当作这一百年的利息了。

十九 成衣云游商旅

某年旺季过后,云准备迎接淡季到来。回程中行经一街道,一位素不相识的人将云叫住,问小皮箱中装的是什么。云说是手工做的东西,贩卖用的。叫住云的人开了话匣 ,说自己也是位云游商旅,贩卖成衣,几十年前,这里刚出现工厂,他从工厂拿了许多成衣,到处贩卖。云听得有趣,便继续听下去。成衣云游商旅的生意一直很好,但是,生意还得有生意命,他旁边的一个卖芋圆的生意就一直不好,怎么做怎么不好,最后芋圆不卖了,成为他的雇员,帮忙他一起贩卖成衣。他们固定跑的几个地方,有些要租金,有些不用。不用租金的地方,那可是半夜就要去排队的,以便第二天能选个好位置。

成衣云游商旅说,云游商旅,就是要跑的,这边卖不好,就换个地方卖。有次他很苦恼,因为他从工厂拿来的黑白条纹裤子滞销,这里人喜欢素色裤,不喜欢双色,但是,都已跟工厂拿了,也不能退,还是只能带着,到离这儿稍远处的城镇卖卖看。结果 ,在那个地方,没几天就卖得一件不剩,每个地方风俗民情不同,在某个地方滞销的商品,在另一个地方,说不定是热销的。

又有次,某款式的上衣热销到客人连他身上穿的那件都要,问能不能回去洗一洗再卖给他,而这位成衣云游商旅说:“这是我自己要穿的,我不想卖。”客人只好作罢。

成衣云游商旅二十年的经历,从搬不到东西到搬得动重物,现在年纪大了,已经不卖了。

他鼓励云在淡季时看看能不能再开一个点,或找找另外的商品卖。云谢谢他,这也是云的希望,希望有天能实现。

若希望晚间分泌多一点褪黑激素,可在早晨多沐浴阳光,把生理时钟调整至正常。(Shutterstock)
示意图 (Shutterstock)

二十 异国云游商旅

又有一次,和一位异国云游商旅聊了起来。异国云游,光路费就很贵,还需有语文能力,也需了解异国的风土民情,而货物是一船一船地出。这位异国云游商旅,有次去远西谈生意,因钱都压在货物及路费上了,荷包羞涩,进不了当地餐厅,只好每天吃面包加一块奶油度过那段时日。云听到这儿,心想,怎么和之前云在那白花落了一地的美丽景点贩卖,吃了半个月玉米果腹的情景那么像,只不过,异国云游商旅吃的是面包,云吃的是玉米。看来无论在哪儿云游,云游商旅吃的苦都是一样的,只是时间、地点还有吃的东西不一样。

云常常在游走时,顺道带了各地特产、花卉,送给亲朋好友;异国云游商旅去过远西很多地方,常带回许多远西奇物送人,如远西人织的包包、远西的食物、果干、书册以及远西的宝石等。

或许,看见亲友收到礼物时的惊喜,也是云游商旅们继续云游的动力之一吧!希望有天,云也有机会和异国云游商旅一样,去远西很多国家游走并做生意。

二十一 商业教育

这是一所建校已数十年的商业学校,当新生一入学,就被开宗明义地教导:“生意人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

云总觉得这句话太过贸然,云游商旅们都知道彼此辛苦,会关心彼此利润足够否,而懵懵懂懂的孩子们,从没贩卖东西的经验,没有经过淡旺季的洗礼、没有经历手中的存货卖不出去的痛楚,以及客人杀价杀到几乎快是成本的苦楚、在各地云游穿梭来回奔波的劳累、付出整天当日却开不了市的闷闷……而是一进校门,就被教导灌输了这句话,加上教师如果本身也没有贩卖经验时,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呢?会让人觉得生意人就是贪得无厌,或做生意就是要贪得无厌,从而对做生意的人没好感,或在毕业后,带着仇视的心理,去看待能发给他们薪水的老板们,造成雇主与雇员间的隔阂。有些父母是做生意的,孩子小的时候,可能没让孩子参与,先让他去商业学校,等到孩子毕业后,再让他们参与经营。然而这句话,也很可能会造成孩子们对自己的父母亲起疑惑。而另一部分,则是往他们想像中的、断章取义理解的、奇怪的生意人发展,从中去揣摩所谓生意的样貌。愈是相信书本、愈是聪明的孩子愈会这样想。

但在实际生活中,云却遇过发完员工薪水与店租及各项杂费后,自己能领的薪水比他的员工还少的老板,他继续开店,对员工是一种义。

云有次将小皮箱及行囊放在推车上,推着走过一车站前,见一对年轻夫妇愣愣地望着云,云心想,他们在望什么呢?不一会儿,少妇说话了,问云是在卖东西吗,云说是,少妇的先生接着说:“她(指自己的妻子)出来卖一天就吓到了。”

原来少妇曾想作为云游商旅云游,但只出来卖一天就吓得不敢再出来了,原因是招架不住客人的疯狂砍价(和云初贩卖时一样),且卖出物品所赚的钱,又全都投入批货去了,根本没赚到现金,就不敢再卖了。

种种事情,诉说不完,可是这些,对一个初入商业学校的孩子,是不会知道也想像不到的。

写这句“生意人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的人,虽是没有恶意,但毕竟未考虑不同层次 、不同境界、背景的人的角度,以及他们会将这句话理解的方式,看上去想让人亲近商业,最终却很可能带人远离商业。

义利之间义为先。示意图。(大纪元合成)

云一个亲戚的孩子,就学时深受这句话影响,认为做生意的人都贪婪,因而愤世嫉俗,跟着云云游一段日子后,亲眼看着云在旺季时不停地被客人砍价;看见不是每种手做品都能一下卖掉,有些手做品甚至好几年后才卖得掉;看见淡季时,云收入不佳, 更惨的时候是,几乎没有收入,这个孩子突然明白了,才改变对生意人的态度,开始愿意学做生意,不然他之前很排斥。

因此,与其对这些懵懵懂懂的孩子这样教,不如一入学校就这样告诉他们:

“义利之间义为先。”

“商业是一种调节各地所需的行为,让货畅其流,丰富当地物资,使人受益。”

“商业也是一种面对各类人群的修炼方式,端看你自己想不想用这种方式修炼自己。”

任何学问只要能和天道相衔接,就会给人正面的感受,云觉得这些文字,比较能适应于各个生活背景的人,而从没做过生意的人,也比较不会将商业理解偏。

商业教育还有一部分,是教人销售东西时,要强调自己的优点,找出并打击竞争对手的缺点,还要列表出来。云亲戚的孩子,也把这理解为,做生意就要先学会说别人坏话,并且将对手打到死,所以毕业后,打死他都不做生意,在他的眼里生意太可怕。

唉……教育啊……

云有次在两家店的对面贩卖,两家店都是做吃的,云以为,这两家店应该是彼此的竞争对手才是,几天后,发现不是这样,会进左边这家店的客人,不会进右边这家店 ,会进右边这家店的客人,也不会对另一家店有兴趣。两家价格与食材烹调方式及口味,都做出自己的特色,吸引的顾客几乎是完全不同的客群,没有重复,因此,若哪天其中有家店不开了,对另外还开着的店的生意,也不会有多少助益。

又在另一个地方,云贩卖不久后,对面来了一个也是卖摆饰的,一看就知道对面的摆饰样式和云不同,在二十年前,摆饰几乎都是手工做的,后来有人发明了机器,于是逐渐一些摆饰就变成用机器打的了,拿到市场贩卖,就会比手工做的摆饰便宜,但纯手工还是有其市场,工夫到化境之时的手工做工栩栩如生,绝对是机器打不出来的。

这时,有两位客人走来,其中一位想去对面看摆饰,觉得那边比较便宜,另一位却拉住他先来到云这儿看,觉得云的东西比较细腻、真实,就像真的一样。

被拉来的客人问:“这些东西和对面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价格比较高?”

云说:“对面是机器打的,我这儿是纯手做,工夫要练很多年,才能做到这样,我这儿的摆饰历久弥新,彰颢品味,又栩栩如生。”

拉人过来的客人说:“就买这个吧!”

被拉来的客人不乐意,云就说,那你们就到对面看看吧,东西要买到自己合用、自己喜欢的,那才最重要。

两位客人到对面晃了一下,他们会在那儿问什么呢?

“这些摆饰看起来没有那么精致。”

那边的老板会说什么呢?

“我们的价格比较便宜,摆在那儿可随时更换,不会可惜。”

最后两位客人看了看,还是走回云这儿跟云购买。

即使在对面,双方的客群还是有不同,也有的客人是在对面买了,又来跟云买,或买了云的东西后,又到对面买买看看。

而云跟对面会不会交流呢?当然会,有天对面走来跟云买东西,因为云的东西精致,送人是很好的礼物,而云也会跟对面带几个迷你摆饰,回家时带给云家族中很小的小孩子玩。

这一切,没有说人坏话吧!

示意图(shutterstock)

二十二 岩边少年

岩边的人群比较杂,不像有些地方,人潮众多,但来人的性质都很单一,个性上在某方面都是相同的。

曾有位拄着枴杖的老人家,看云初来乍到,两天一直站在云旁边,和云说说话,又和经过的人聊天,等到云身边来了其他的云游商旅,老人家看这些云游商旅和云处得不 错,便说句:“我放心了。”拄着枴杖离开,云这时才知道,原来老人家是在保护他呀!赶紧追上送了一个小礼物。

云的左手边,有次有几个少年及几个孩子,互相是表兄弟与堂兄弟姐妹,最大的大约 十六岁,小的约八岁,比较大的少年有抽烟的,其中一个较年长的少年喝了酒,来到云这儿和云说话,云看少年的样子,如果在学校,应该是教师眼中头疼的人物吧。 因少年身上沾着酒气,云不敢大意,生怕一个不小心,少年会有什么动作,特别注意自己的口气,尽量温和地对少年。少年感觉上还蛮喜欢云,在云身旁绕来绕去,没有恶意,说了一阵子话后,不知道要再和云说什么,觉得没啥意思,自己又回去和自己的堂(表)兄弟姐妹在一起了。

这几个少年及孩子们的家就在附近,他们从家中搬来一些小朋友会喜欢的玩意儿来卖,卖着好玩的,他们长辈会来看看他们,还问云要不要一张椅子坐。

慢慢慢慢的,少年酒醒了,酒醒后的少年做起生意,卖起东西,颇有架式,相当自然,是这几个少年及孩子中最好的。

云心里暗吃一惊,望着少年招呼客人的身影,若有所思。

岩边某处有个小吃摊,主事人小时很苦,后来做起小吃,生活比较好,小吃摊营业到深夜,老板的哲学是,做生意要忍得住,不要和人有冲突,以免遇到太过血气方刚的人,否则,即使事情发生后对方有赔偿,也是得不偿失。

二十三 亲切的土地主人

这个季节,云在某座山的腰间一块平地上欲贩卖,不一会儿,一位戴着斗笠、瘦高、年约八旬的老翁出现,说这个地方今年他租给别人了,并指着云左边不远处的平地,告诉云,现在先不用移动地方,等到下午向他承租土地的人来了,云再移到左边的那块平地上就好了,那里是不收租金的。

云眼睛望向前方,发现有块畸零地,便问说,“那前方那块地要租金吗?”

老翁笑着说,那里也可以,不用租金。于是没等到下午,云就火速移过去了。

慢慢,贩卖各类商品的云游商旅来得愈来愈多,大多都集中在左边那块平地上,因为今年人数比较多,云游商旅们之间偶有口角,左边的土地主人见状,便来收租了,觉得付租金不合算的云游商旅便离开了,人数一下少了很多,无从起争执。

左边的土地主人收了租,也没自己留着,而是全数捐出。

第二天,右边土地的主人——戴斗笠的八旬老翁,一见到云,就赶忙跟云说对不起,神情有些慌张,说他真的不知道左边的平地今年会收租,以前都没有收过租,实在很对不起。

云一愣,觉得自己并没有在那块平地上,老人家为什么要道歉呢?赶紧对老翁说:“老人家您别这样,我是小辈,而且,我并没有在那儿。”

而戴斗笠的老翁说:“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因为昨天是我叫你过去那里的,我怕不跟你说,不解释一下,你会觉得我在骗你。”

多么淳朴的山间人,朴直的言语中给人一丝的感动。而左边平地的主人,其实也只有人们起口角的那天来收过租金,其余日子,没有收过租。

示意图 (fotolia)

二十四 一枝草、一点露

有次,云卖了半年的地方,被他人拿去了,等明年,云就没法在那儿卖了,云伤心地向一位老云游商旅诉苦。

老云游商旅静静听完后,说,其实自己的一生经历很多事,从小就开始吃苦,经历过水灾、火灾,就像前几个月的一次火灾,如那时他没有醒来,赶紧把另一半也叫醒逃出来,那今天他已经变成一具焦尸,也就无从在这里和云说话了。所以人生,不要太计较。

云说:“你也觉得我太计较吗?”

老云游商旅说,他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说,人只要还活着,就必须感恩。

他们今年初,原本经营很久的市场贩卖地被人拿走了,对方说得很好听,使房东将那个地方转租给对方,他们生计一下没有着落,后来经亲友帮助介绍,紧急找到这个地方,可以再贩卖,租金也低。

他的另一半对此愤愤不平,觉得市场那边做那么久了。而他开导另一半,“不要抱怨,一枝草、一点露,只要肯做,上天总不会饿死你。”

这句话一下子打进了云的心房,相传神韵艺术团有段歌词:
……
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
……

云没想到,会在这位老云游商旅身上,看得那么深刻。

二十五 另类货物流动

云游商旅们互相卖的东西不同,有时候一聊得开心,就互相赠送东西了,像旁边的冰棍云游商旅和果汁云游商旅,就是他喝他的果汁,他吃他的冰棍,而云此时在另一位云游商旅撑起的遮阳大伞下,看他俩互赠。

不一会儿,冰棍云游商旅拿了冰棍请云,云回赠一个小小的摆饰,这儿成为一个小小的以物易物的世界。

过一会儿,云渴了,向果汁云游商旅买杯果汁喝,而他见云站得辛苦,要将果汁折价给云,云见他那日生意没有很好,不给他折价,付了全额。

又一会儿,云饿了,到摆在果汁摊旁的烤肉云游商旅那儿买烤肉,烤肉云游商旅看看云,满烤肉架上的烤肉,就是不拿给云,叫云先回去等着,等云离开面前,烤肉云游商旅将烤肉串拿给果汁云游商旅,再由他拿到云面前,坚持折价给云,云只好付一部分钱,另一部分钱拿给烤肉云游商旅,坚持要他收下。

大家要收摊时,云和冰棍云游商旅正聊着天,突然卖果汁的那位仁兄拿两杯果汁,一杯给卖冰棍的,一杯塞给云,说,最后两杯,不用钱,你们收下了我可以早点收摊。 之后,便跳上车,驾车走了。

云欲追,冰棍云游商旅看着云,说道:“我是有请他吃冰啦,所以不会不好意思,你可能就比较不好意思了,不过……”冰棍云游商旅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不过……你真的不喝吗?”

示意图 (fotolia)

二十六 义商

商道是什么?很多人都在想,都在体悟商道是什么,包括云。

云的一位朋友,二十年前,当时邻国土匪横行、无法无天,却巧言蒙骗了很多人和土匪合作,被骗的人性命被威胁、财产被抢夺,血本无归,有许多人甚至丢了性命。

云的朋友,当时呼吁人们不要去和土匪打交道,人们骂他、不相信他,只有吃过苦头的人,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后来这位朋友到了南方,十几年后成为当地的蔬果谷物批发零售商,底下雇了数人,并以营收所得,持续不断地从土匪窝中救人,二十年从未间断,至今土匪气势已弱,已近覆灭。

云在一次聚会后巧遇这位朋友,问他这些年生意上的体会,朋友说,其实很多体会,是言语很难讲出来的,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重点,就是放下。成功并不值得高兴,最重要的是失败的过程,因为没有失败,哪来的成功。

很多事情的确是说不出来的,而云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商道,却是这样的,商道是“济弱扶倾、护卫黎民,匡德以正天下,此乃商道之精神”。@*#(全文完)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处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或许没有很高的学历,却生命力强韧;他们多数有一些好手艺,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艺品,以服务人群顺便换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说,我们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艺;我们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书,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好像……什么都不会。
  • 这其实是位好客人,一次跟云订了20个摆饰。云在一个大节日开始时遇到他,因逢节日开始,云想请客人直接去炼土厂和前辈订做,客人觉得麻烦,要从云这里订。因订做数量多,客人也杀价,云便也接受了杀价,认为有赚就好,就当帮客人多服务一下。
  • 话说,在某个朝代、某个皇宫中,有个清秀美丽的大宫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让她掌管宫中很多事情。她虽非国色天香(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只是宫女了),却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宫庭仓库的大总管。
  • 这是一个日渐国际化的时代,人间由处处是乡村,在几十年间转变为处处是城市。一个女学生生长于这样的转变中,因父亲的关系,她是少数能从乡村至远洋留学的人,在那个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学习了一门古典学科。数年后,成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爱护她的先生,众所周知,在她被排挤、被中伤、被妒嫉时,总能默默地在身后支持她,她在国际间小有名气。
  • 约莫七八年前,接触到拨弦乐器,清丽的声音,让我慢慢往弦数更多的乐器寻去,最后停在了竖琴。我在网路搜寻一切关于竖琴的资料,聆听着竖琴演奏,如诗般温柔,如梦般温润细腻,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演奏着好听的竖琴曲。
  • 眼睛接触太阳光线,能让你清醒过来。(Shutterstock)
    某年过年,云在这个山坡间贩卖,时常有位老妇人走过,与云相谈甚欢,在云旁边,一边聊着也一边帮云向走过的游人介绍云的手做品。年节结束后,生意开始渐渐下滑,天气也开始变化,云心想,再卖个几天,今年这个地方就差不多了。
  •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 朝圣即回“家”,往自己的“心”前行。透过身体的徒步,向真实的自我靠近。
  • 每个星期一是成衣市场的固定批发日,来自各地的小贩带着超级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较衣服品质的好、坏,价钱也在你来我往的喊价中降至合宜价位。
评论